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四十九章 彩钻

  口器在他面前缓缓闭合,那章鱼般的触须似乎感应到了他的存在,正向他伸了过来。
  张一鸣狠狠吞了口唾沫,但转头又想吐出来。他缓缓的,幅度很小的,将探出去的身子缩了回来,碎岩蠕虫作为一种结构极其简单的虫型怪物,智慧接近于无,攻击性也不强,毕竟它们只吃岩石,对肉或许没多大兴趣。
  这只碎岩蠕虫没有追过来,它一边啃着岩石,一边继续自己的工作,将半透明粘液涂抹在岩壁上。
  张一鸣缩回去,迅速思考的目前的状况。
  碎岩蠕虫的数量无法估计,少说怕也是上千只,这还是不算地上的卵的情况,那堆肉丝一样的事物,明显是碎岩蠕虫的虫王,类似蚂蚁的蚁后,主要负责产卵,战斗力未知,由于相隔太远,无限魔方暂时没有给出信息。
  这洞窟内,是一个碎岩蠕虫的完整族群,跟张一鸣一开始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如果只是逃回去的那部分碎岩蠕虫,张一鸣倒是有把握将其全灭,但面对这一整个数量上千的族群,他还真不敢轻易动手。
  所谓虫海战术,光凭数量就能把他堆死,就像那句话说的,站着不同让你杀,你都得杀到手软。
  “要不先宰一个试试水。”张一鸣摩挲着下巴,觉得这样还是很冒险。
  虫族都有所谓的集体意识,单个或者单独一群,可能会很蠢,但女王亲卫,这些族群首脑什么的都在,那很可能它们就能发生某种程度的改变,团结有序,战斗力飙升,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万一宰了一个就被蠕虫女王标记,那就有点危险了。
  “还是先宰个虫卵试试?”张一鸣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虫卵,这些尚未孵化的虫卵没有意识,自然就不可能连上集体意识的大网。
  鉴于刚才近在咫尺的碎岩蠕虫都没有攻击他,他想着要不要直接接近看看,因为这些生活在地底的蠕虫没有眼睛,没有视觉,张一鸣想了想,也没有将霞流外皮拿出来,这件隐身物品,在这里应该没啥用武之地。
  小心的迈出洞口,两侧与头顶都传来细微的粘液拉扯声,它们完全没有对张一鸣表现出任何兴趣,甚至连头都没转一下,只专心的分泌半透明粘液,涂抹岩壁。
  或许在这个洞窟中,它们的意识都收束在中央的女王那,暂时成为了没有自我的,只知道按照既定命令做工的傀儡。
  看到周围几条碎岩蠕虫的表现,张一鸣稍微大胆了一些,他深弯下腰,俯身小心翼翼的踩着脚下绵软的粘液地毯,朝不远处的虫卵靠近过去。即便他接近到了虫卵十米范围内,周围的碎岩蠕虫依然没有任何反应,这虫卵也没有突然裂开,跳出个抱脸虫什么的。
  至此,他基本放下心来,要潜入这种五感不全的怪物巢穴,还是相对简单的。
  正因为如此,他踏入这个洞窟时,甚至都没有生出任何危机感,当然,也或许是这里并不算换地图。
  【碎岩蠕虫卵Lv4】
  【品质:劣等】
  “还没出生就有4级了?怪不得成年就是问号级。”张一鸣有些惊讶的扫了一眼无限魔方给出的提示信息,他蹲在一枚虫卵前,里面粘液浑浊,借着旁边矿石透过的光,能隐约看见其内蜷缩着一条缩小版的碎岩蠕虫,而他上下打量一眼,看着这足有半人高的虫卵,犯难了。
  “那么如何破坏呢?”
  黑钻绿钻体积和气息都太明显,肯定不能再这里召唤出来,否则他马上就会被发现,成为众矢之的。
  “还是要靠你了!”
  张一鸣轻轻抚摸着粉钻头顶的心形白环,后者蓝宝石般的眼睛一眯,得意的昂起头来。
  “腐蚀加致命!”
  粉钻得令,小嘴一张,一道毒液箭瞬间喷射而出,命中了眼前的虫卵。
  轻微的呲响声中,薄膜般的虫卵外壳迅速被腐蚀,流出蛋清一般的粘液,毒液侵入内部,那条缩小版的碎岩蠕虫猛的挣扎了两下,旋即缩成一小团,不再动弹了。
  “消灭碎岩蠕虫卵,美人心获得经验120。”
  “可将碎岩蠕虫卵转化为150点无限值,或是进行战利品抽取!”
  一颗虫卵居然有这么高的奖励?!怪不得能把幽蓝吞噬者和那一群血魔蝠都喂成问号级的怪物!
  这碎岩蠕虫的特殊能力,恐怕就是变成食物啊!
  “乖乖!这才是练级圣地啊!”张一鸣目光扫过全场,数之不尽的虫卵海,眼底燃起一团灼热的光芒!
  “改变战术!”张一鸣眼中精芒一闪,带着一丝决绝的神色,取出了无限魔方中的三张卡!
  经验符石,无限符石,五行蛙!
  他要将这一巢穴的碎岩蠕虫,连虫带卵,全收了!
  要是几天前,他肯定不敢做如此冒险的决定!
  但为了生存,为了变强!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做出改变!兵行险着,在刀尖上起舞!
  人都是逼出来的!
  环境不来就我,我就去适应环境!
  取下了自己的王牌卡,幼年黑龙,转而将五行蛙放上了战斗栏位。
  五行蛙卡面名称后瞬间多了已绑定三个字。
  这只青蛙张一鸣一直没有装上,因为他不确定能不能找到其他用途,比如跟别的欧皇交换一张幼年黑龙卡什么的,反正4人口还早,满级一张卡也还需要点时间。但此刻形势所迫,他也展现了应有的果断,立刻将其装备,并其召唤了出来。
  从4级降为1级的五行蛙体型可谓是大幅缩水,之前能够比肩泥甲鳄的体型,如今变成了只有牛犊大小,好在它也算是个施法类型的战棋,体型上的损失,只会稍微影响它的体术。
  换下黑钻之后,张一鸣目前依然拥有3羁绊。
  蛇,爬行者,孤儿忍者。
  其中爬行者这一羁绊,更是将三只召唤兽都串联了起来!
  张一鸣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大青蛙,五行蛙的影遁-霞流发动,变成几近透明的颜色,它也在盯着眼前的人,成为召唤兽后,一人一蛙之间,再也没有了隔阂,感官上变的非常和谐。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战棋了!”
  “你的名字是……”
  “彩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