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二章 黑钻

  张一鸣怀着激动的心情,将幼年黑龙的卡牌装备上了。
  白色的无限魔方,也传回了两条信息。
  按照张一鸣所理解的自走棋规则,这两条信息形成了如下翻译。
  第一,他目前是等级1,也就是1人口状态,只能装备一张卡牌,等同于上场一枚棋子,棋子一旦绑定就无法再交易给其他人,棋子被召唤时无法更换其卡牌,如果棋子在战斗时死亡,卡牌就会消失。只要棋子没有当场死亡,那么收回无限魔方后都会缓慢修复其伤势,使用无限值可以加速恢复。
  第二,棋子也可以升级,但每个星级,有等级上限,例如,1星紫卡,幼年黑龙,目前可以升级的上限为5级,每提升一个星级,额外增加5级等级上限。提升等级后,棋子各方面属性会加强,但依然受星级上限限制。
  张一鸣忍住了将幼年黑龙召唤出来的冲动,他明白财不露白的道理,这里人多眼杂,不是合适的时候。
  一边小区物业保安也接到了警局的通知,开始帮忙疏散人群,在火势得到控制前,他们需要尽量远离,撤去安全的地方。
  张一鸣跟着人群前往安全区域,走在路上,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直入云霄的巨大尖塔,漆黑的夜幕下,尖塔散发着神秘的气息,巍峨的形态让人无法久视,心底难免的产生一种颤栗之感,其上不断减少的数字,也让人心头像压了一块沉甸甸的巨石,满载着不安。
  张一鸣在江堤上呆了一夜,无偿给蚊子献了几百毫升血,一宿没睡的他,已经疲惫到没力气生气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老天爷打了几个闷雷,终究没有把雨洒下来。
  凌晨时分,险情解除,江堤上避难的人收到通知,可以回去休息了。
  回到家的张一鸣直接倒在床上,一觉睡到了下午。
  张一鸣,今年25岁,父母得知在本书没有出场机会,便留下几套房,早早领便当杀青了。大学毕业后他也找过几份工作,但那种朝九晚五的日子他始终适应不来。索性将就着爹妈留下来的铺面,开了个小超市,光棍一个,偶尔跟朋友出去喝喝酒,除了日常开销,挣的大部分钱都存了起来,日子过得倒也舒坦。
  所以这大白天的,他也是睡觉睡到自然醒,啥时候起床,就啥时候开店。
  “舒服~~啊~~~”
  伸了个哲学懒腰,张一鸣抓过床头已经失去报时能力的闹钟一看,两点五十分。
  洗了个澡,泡面煮上,为了庆幸劫后余生,他又往锅里加了一罐午餐肉一根火腿肠和一个鸡蛋,从冰箱里拿出酸奶,美滋滋的喝了起来。
  张一鸣坐回了电脑桌前,胸口白光一闪,无限魔方已经被他握在了手上。
  【幼年黑龙(已绑定)】
  昨天抽到的完美品质的紫卡已经多了个后缀。
  他心念一动,一头幻想中的生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黑咕隆咚的小兽,瞪着一双黄宝石般的眼瞳,好奇的盯着他,这只幼年黑龙还不如一只成年哈士奇的大小,翼展两米左右,嗷嗷的叫了两声,露出两颗尖牙,有些奶凶奶凶的。
  初见传说中的生物,张一鸣很是新奇,也许是因为小黑龙是自己的召唤兽的原因,他在看这条小黑龙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恐惧或不和谐的感觉。
  张一鸣鼓了鼓自己的二头肌,感觉一拳能打死一条龙的那个味道。
  不过这好像是我自己的召唤兽吧?我为什么要打死它?
  张一鸣摇摇头,仅从外观上看,感觉一条幼年小龙的战斗力也就那样。
  他从锅里捞出了煮好的方便面。
  “要吃点吗?”
  小黑龙凑上来闻了闻,大嘴巴十分人性化的撇了撇,又不为所动的缩了回去,似乎是看不上这种食物,只瞪着个大眼睛继续一脸好奇的盯着他。
  “嘿鸭?你还挺挑食啊你!这样会长不高的!”
  “你看你主人我,多强壮!”
  张一鸣吸溜吸溜猛嗦了几口面条,抬起头道:“以后我们怕是要相依为命了,作为我的处女战棋,我得给你取个高大上的名字!”
  张一鸣又埋头嗦了几口面,似在思考小黑龙该取啥名,偌大一盆方便面,很快下去了一半。
  “叫你黑钻怎么样?”
  “看你黑不溜秋的,又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
  “嗷!”
  小黑龙昂起脖子欢快的叫了一声,似乎是认可了这个名字。
  “好勒,等我干了这碗面,我们就出去活动活动,溜溜龙!”
  张一鸣三两下解决了最后的残余,将碗往池子一扔就不管了,他习惯攒够了召唤神龙的量,再一起清洗。
  张一鸣换好衣服,单手一招,黑钻化为一道黑光,回到了无限魔方内。
  他刚一出门,就碰到了昨天一起扶老婆婆的那位美少女。
  张一鸣还在思考要不要搭话时,对面的美女已经主动向他问好了。
  “你好啊,这是要出门?”美女穿着灰色套裙,黑丝袜将一双美腿的曲线完美展现出来。
  “你好,是的。”张一鸣看了一眼,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他还是不太擅长跟女孩子讲话,特别是美女。
  “公司提前下班了,回来的路上看见街上的店铺基本都没开门,小区门口还有停气停电的通知,还不知道晚饭怎么办呢。”
  美女有些发愁。
  张一鸣思索了一秒,还是将邀请她吃晚饭的话咽了回去。
  “哦,对了,我叫杨晴,晴天的晴,就在前面的医疗器械公司上班,小哥哥怎么称呼啊?”
  杨晴这声小哥哥甜的张宅男背脊都苏了。
  “张一鸣,楼下的超市就是我开的。”张一鸣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如果实在买不到吃的,回头我可以给你送点上来。”
  杨晴甜甜一笑道:“不用了吧,这也太麻烦你了,我等下还是自己点个外卖吧,先谢谢一鸣哥了。”
  “不客气,有啥需要可以直接来找我。”张一鸣走进电梯,深深吐出一口气,整个讲话的过程,消耗程度不亚于30分钟有氧运动。
  电梯直达小区地下停车场,坐上这台祖传82年小面包车后,张一鸣突然心情出奇的好,甚至哼起了歌。
  “坐上我心爱的小货车,他永远不会堵车。”
  油门一踩,排气的轰鸣声中,张一鸣驾驶着他的老伙计冲了出去,径直朝着市郊区的方向行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