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全球自走棋 > 第四十六章 水炮

  “一鸣哥,我看过了,这一段地下河里,除了那条浑身发光的巨兽以外,一条鱼都没有,不,可以说是一点活物都没有。”方阳气喘吁吁的说着自己的见闻,脸上有着不安,但他很克制,不让情绪表露出来,他已经跑遍了地下广场的两头,没有发现任何可食用的东西,那头浑身发光的巨兽,一直潜伏在河床下的隐蔽空间中,对河边的生物也有着惊人的感知力,并且攻击性极强!
  每当他靠近河岸边,河底的蓝光就会开始变的浓郁,有过被袭击经验的方阳,也撒丫子就跑,赶紧逃离了危险范围。
  这个消息对于两人可谓是雪上加霜,张一鸣默默点了点头,对方阳说道:“我还要在探索洞窟,你继续在这守着。”
  方阳道:“我跟你一起探索吧!”
  张一鸣摇头道:“不,你守在这里还有事情,你要继续监视这头巨兽。”
  “根据我之前的经验,被收为战棋的怪兽不需要进食,但野生怪兽的却会保持进食行为,其中的原理我现在还说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只幽蓝吞噬者肯定也是需要进食的,河水里没有生物,那它一定会设法从其他地方获取食物。”
  “你要做的就是盯紧它,弄明白了它从哪里觅食,我们自然也能找到食物!”
  方阳听得眼前一亮,好似注入了一针强心剂,精神头立刻就好了起来。
  “我明白了,一鸣哥你放心探索,这里就交给我了!”
  张一鸣没说的是,万一这只巨兽是那种一顿吃饱,能顶好几个月的类型,他们恐怕就没法靠这个办法找到获取食物的渠道,那么到时候饿疯了的他,只能冲到一号洞口对面去,要么他吃蝙蝠,要么蝙蝠吃他!
  方阳看着张一鸣在各个洞口中进进出出,竭力安抚着开始抱怨的肚子,眼睛盯着幽蓝的河面一眨不眨,忠实的执行着张一鸣吩咐的事,不知过了多久,好几次他都眼皮打架,差点昏睡过去,又不敢去河边洗脸清醒一下,他只能猛扇了自己几个耳光!
  睡意就像被拍散的乌云,隔了一会还会在聚集起来。
  所以可以听到在这个空旷的地形广场中,时不时就会响起一两声清脆的啪啪声。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张一鸣回来,疲惫的坐下,看着旁边脸肿的像包子的方阳,有些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一遍,怀疑他被什么有毒的蚊虫咬了。
  在听到方阳自己扇自己的解释后,张一鸣有些哭笑不得。
  “累了就睡一会啊。”
  方阳坚定摇头,“不行,一路上我啥都没干,如果这么个小任务再完成不好,连我都会看不起我自己。”
  张一鸣笑道:“看不出你还挺要强啊!”
  方阳咂咂嘴,“我感觉还行吧!”
  张一鸣道:“先不说这个,我基本将这些岩洞都逛了个大半了,剩下的,我感觉也没有太大必要继续逛了。”
  张一鸣拿着小刀,从左往右,依次指点各个做了标记的洞口,“1号,15号,17号,23号,36号,41号,这些洞口尽头有大有小,其背后都是一个空间,不大,但里面生存这非常多的怪物!”
  “叫血魔蝠,一种等级问号,完美品质的强力怪物。我在1号洞口遇到过,光凭一嗓子声波就震掉了我500多护盾值。”
  方阳也是眉毛一挑,心中一阵惊骇,他之前还毛遂自荐,想要去探索岩洞,若真换成是他去,恐怕现在就回不来了。
  “我怀疑这半边的岩洞,后面要么是死路,要么就是通向那个满是血魔蝠的空间。”张一鸣所指,就是他们这边背后的岩壁,而河岸对面,隔着一条有水怪的地下河,他们过不去。
  “而且那个洞……”张一鸣皱着眉,抬起手指,指向他们这方,岩壁上一个很大的窟窿,“不要进去,不要靠近,我怀疑那里很可能是一个能供血魔蝠出入的孔洞。”
  方阳听的心思有些乱,感觉自己已经没救了,顺着张一鸣所指的方向,看向那个巨大的窟窿时,就像看见了图谋人性命的深渊的入口,他突然莫名的打了个寒颤,这前是狼后是虎的,当真是不给人一条活路。
  而仿佛是为了验证张一鸣的猜想,岩壁上那巨大的窟窿内,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叽叽叫声,音高且刺耳,第一时间就能让人联想到黑夜中的蝙蝠。
  张一鸣脸上一变,“这些蝙蝠怕是姓曹啊!”说着他已起身,一手拿住方阳的衣领,直接将他提溜起来,就往一旁的小开口岩洞中跑去!
  高分贝的叽叽声逐渐接近,一股黑潮猛的从那巨大窟窿中喷出,在这片地下广场中四散开来。
  躲在洞里的两人,接着河里散发的蓝光,渐渐看清了天空中的魔影。
  那是一片张开恶魔般肉翅的巨大蝙蝠,体型跟4级的黑钻比也不遑多让,浑身血红,体表除了翅膀,都覆盖了一层浓密粗糙的黑毛,面孔狰狞,尖耳凸鼻,满嘴獠牙参差,宛如地狱恶鬼!
  “这就是你说的血魔蝠?”方阳的脑袋不自觉的跟着天上的血魔蝠晃了几晃。
  就在这时,河面的蓝光开始浓郁起来,两人顿时都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河面。
  一道巨大的水柱毫无预兆的破空而出,直奔天上的血魔蝠,飞的较低的直接被水柱击落,掉进了地下河里。而这水柱余威丝毫不减,径直轰上快50米的高空,将穹顶之上岩石震碎,大片大片的从高空洒落,在上面留下一个个奇形怪状的凹坑!
  河面瞬间翻腾起激烈的浪花,伴随着岩石落水的扑通声,场面简直沸腾起来了,只见水下射出的蓝光逐渐变得耀眼,水面如气球般拱起又落下,河面上的血魔蝠一只只消失不见,十几秒后,一切再度平复。
  浓郁的蓝光继续在水下游弋,轰天水柱接二连三的绽放,发出炮击般的哄鸣声,不断有躲闪不及的血魔蝠被击落,成为幽蓝吞噬者的口粮。剩下的全都飞上穹顶,挨着岩壁小心翼翼的飞行,不得不往来时的巨大窟窿里缩去。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吞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