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衰神正传 > 第五十五章 蝎虎兽

  乔伊斯那家伙其实并没有骗人,如果是第一次来这个跳蚤市场,用不了半天时间,你就会被琳琅满目、种类繁多、千奇百怪、什么破烂都有的跳蚤市场弄得晕头转向。。。
  弗雷德和克里斯蒂娜,两个小家伙仅仅才转了三条街,就在海量的二手商品和各种口音的吆喝声中迷失了方向,仿佛是陷入一种强大的幻术一般,两个人完全不知道该继续往哪走,往哪看,似乎什么都不错,又似乎全都是一堆破烂。。。
  就在两个人满头冒金星,眼前一片花的时候,突然感到前方不远有一块空地,那门庭冷落的样子和其他地方简直格格不入,就像两个世界一般。于是,在本能的驱使下,两个小家伙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两人才发现,相比其他商铺的小巧玲珑或是破败不堪,这家店简直是超级无敌至尊豪华极品巨无霸!这高高的举架,气派的格局,光鲜亮丽的油漆,铮明瓦亮的玻璃橱窗,无一不是王都顶级铺子的标准,想不到竟然在这种地方出现。要不是弗雷德确信他是清醒的,几乎都要怀疑他和克里斯蒂娜进入了幻境!
  别的不说,单是那闪烁着强烈光辉的金字招牌,恐怕就是一件不低于三级的炼金产品。招牌上面用鲜艳的金色颜料写着“弗兰克收藏馆”。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专业收购、出售各种高端炼金产品、传奇物品、亚神器、神器!只要你敢卖,没我不敢收,只要你有钱,神器都能买到手!虽然这标语实在是无厘头了一些,但招牌都是炼金术做的,那里面的东西或许真的有宝贝呢?
  推开门,店铺里面的装饰也尽显奢华,无论是宽阔的展台还是精美的挂饰,无论是闪烁着魔法光泽的物品还是寒光毕露的锋锐武器,无一不是上上之选,目光从四周快速的扫过,终于在一张真皮搭配实木的豪华靠椅上,找到了这家店铺的掌柜。呵,好一个烂醉如泥、一身腐臭气息的糟老头啊。。。
  “弗雷德,他还活着吗?”克里斯蒂娜小心翼翼的问,与其说她担心对方的生死,莫不如说,她更怕对方突然醒来,朝他们撒酒疯。。。
  弗雷德摇摇头,没有理会鼾声如雷的老掌柜,而是拉着克里斯蒂娜的手,安静的在店铺里转悠起来,他心里想的是,难得找到一个没那么眼花缭乱的地方,就当进来休息一会了,如果没有让自己感兴趣的宝贝,再走就是了,没必要吵醒对方,徒生事端。
  “你看这件护臂,明显是三百年前多铎王朝的炼金风格,那上面火红色的纹理并不是什么颜料,而是货真价实的红宝石粉末,这种不计成本的设计,虽然有些浪费,但是效果却不是一般的好。恐怕,这件护臂对火系四级以下的法术都是免疫的,并且,我猜测,当初这应该是一套完整的铠甲,天呐,如果每个缝合处都用这样的宝石碎片缝合,但整套铠甲的防御力将达到多高的程度?恐怕都能硬抗禁咒了吧?”
  “还有这条蓝色的项链,虽然中间的两颗主石不见了,但是从两端六颗宝石的大小来看,这条项链很可能真的是一件传奇物品,那么大的蓝宝石,无论是储存魔力还是刻印魔法,都至少足够三个禁咒了!”
  顺着弗雷德的手指,克里斯蒂娜赞同的点点头:“是啊,项链上最小的一块宝石都和我的戒指差不多,大的更是和你赢得的那几块一样,我不敢想象这条项链在刚刚被做好的时候,该有多么漂亮!”
  “是啊,就像墙上挂着的那把剑,虽然只剩下一半剑身,但是从剑柄的宝石和锋利的剑刃就可以看出,这把剑的巅峰时期该有多么完美,只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只剩下这么一截?”
  “不想和那把剑一样的话,就给我滚出去,立刻!”
  弗雷德和克里斯蒂娜一惊,原本醉醺醺的老头不知何时竟然站在了他们身后,看着他们讨论那把剑,眼中好像要喷火一样,愤怒的朝着他们咆哮道。
  “抱歉,前辈,我们没有恶意,只是对这些物品很好奇。”
  “没听过好奇害死猫吗?这里不是你们这种小屁孩该来的地方,滚!”
  老头愤怒的一扬手,露出马甲上的一个胸针,弗雷德愣了一下,似乎在哪见过类似的东西。眼看着老头又要发火,他突然叫道:“我想起来了,那是贝宁家族的纹饰,您是贝宁家族的人!”
  老头闻言也是一惊,用浑浊的眼眸打量了弗雷德两眼,“居然认得我家的纹饰,小子,难道你也是八大家族的人?”
  弗雷德赶忙点点头,恭敬的说:“前辈您好,在下弗雷德里希.王尔德,这位是我的同学克里斯蒂娜,我们真的只是随便看看,绝无恶意。”
  老头哼了一声,“王尔德家的小鬼跑到这儿干什么?还带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丫头,你又是谁家的?”
  克里斯蒂娜似乎不愿意被眼前这个酒气熏天的糟老头叫做小丫头,她挺了挺稚嫩的胸脯,说道:“我是艾迪欧家族的克里斯蒂娜,我的父母都是王都的学者!”
  “学者?”弗兰克脸上闪现出一丝怪异,然后嘿嘿笑了起来,弗雷德以为出身大家族的他瞧不起平民学者,却不料弗兰克竟然朝克里斯蒂娜点点头,“学者好啊,学者比那些魔法师和战士强多了!学者好啊,要是学者就不会死了,唉。。。”
  说着说着,仿佛又陷入了回忆之中,眼看着他又要昏睡过去,弗雷德赶忙叫住他,指着房间最内侧橱窗里挂着的一件破旧的斗篷问道,“弗兰克先生,请问这件斗篷怎么卖,我很喜欢。”
  “哼,那件斗篷不卖!”
  “为什么?外面的牌子上不是写了,只要有钱,神器都买到手的吗?”
  “哼,因为你买不起!”
  弗雷德咧了咧嘴,笑道:“您还没说价格,怎么就确定我买不起呢?”
  “哼,那好,二十万一口价,你买吧!”
  “二十万?”克里斯蒂娜当时就叫了出来,什么就二十万,就那么件破袍子,也能卖二十万?是衣服上的破洞值二十万,还是破洞里的灰尘值二十万?就那种破烂,如果不是被高高挂起,而是扔在地上,就算用来擦地她都嫌破!
  弗雷德拦住想要发怒的小傻妞,笑呵呵的说:“弗兰克先生,您说的对,二十万我的确拿不出。”
  “那还不快滚,别在这碍我的事!”
  克里斯蒂娜见对方这个态度,眼看又要发怒,弗雷德没办法只能再次抓住她的手,然后继续笑道:“您先别急着赶我走,我是真的诚心想买那件斗篷,不如咱们打个商量如何?”
  “少在这跟我扯那些没用的,二十万一口价,没得商量。”
  “您别看我岁数小,可我是一个五级炼金术士,如果不是因为对炼金术的热情,我是不会对那种东西感兴趣的,我想,这件东西放在您这里怕是有些年头了吧?”
  “哼,这是本店的镇店之宝,从家父传到我手里已经整整七十年了!不过那又如何?二十万,少一个子都别想带走!”
  弗雷德笑了笑,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口大箱子,打开箱子,露出里面整整十万金币。“弗兰克先生,二十万我真的没有,这里是十万金币,是我全部身家。我想,对于一件无人问津的老古董来说,应该不少了吧?”
  当明晃晃的金子出现在眼前,几乎半个屋子都被金灿灿的光芒充满了,弗兰克浑浊的眼睛猛地爆发出一片金光。
  “空间戒指!”
  “诶?”
  “小子,你居然有空间戒指!好,十万金币再加上这个戒指,镇店之宝就卖给你!”
  弗雷德还没说什么,克里斯蒂娜却再也忍不住了:“老酒鬼,你怎么不去抢?单是这个四级的戒指就不止二十万了好吗?”
  “居然还是四级的?嗯,那倒是的确很值钱。这样吧,老夫也不欺负你们,十万金币加这个戒指,你可以拿走我的镇店之宝,另外其他东西,你可以任选一件!”
  “前辈,生意不是您这么做的啊,我承认您这里的东西曾经都是宝贝,但是现在,现在顶多能算文物,宝物可算不上了。。。别说任选一件,就算任选十件也是我亏啊!”
  “那你说怎么办?”
  “前辈,不如这样,看在八大家族的情分上,我们各退一步:我这枚戒指里还有一些我的炼金作品,您可以任选一件,再加上这十万金币,如何?”
  弗雷德一边说,一边从戒指里拿出了火焰龙头炮和藤蔓树精,之所以拿这两样是因为看起来气势上比较唬人,另外如果再加上石头怪和魔爆蜘蛛,那价格甚至都要超过十万金币了,这老头狮子大开口,弗雷德不得不留一手。
  弗兰克围着两件傀儡仔细的转着圈子,足足过了三分钟,老头眼里猛地爆发出一片金光:“小子,你说这都是你炼制的?”
  “是啊。”
  “能教出你这样的弟子,你的老师是哪位法圣?”
  “额,其实我的炼金术是自学的。”
  “自学的?靠自学就能做出五级炼金傀儡,小子,你很拽啊?”
  “额,多谢前辈夸奖,那咱们的交易?”
  弗兰克惋惜的摇摇头,“可惜了,小子,假如你的老师是一位法圣的话,那么只要你请他帮我一个忙,我就是将这斗篷白送给你又何妨?”
  看着他捶胸顿足,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弗雷德心中一动,难道这老头还有什么仇人不成?可是以贝宁家族的势力,就算仇人是圣域强者,也不至于解决不了啊?
  “前辈,可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唉,事到如今,我就和你说了吧!我之所以留着这件斗篷,是因为家父在临终前和我百般强调,这是一件真正的宝贝,即便到了生命的终点,也不能将他转手卖掉。可是,我的儿子,我唯一的孩子马尔斯啊!”
  “马尔斯?马尔斯.贝宁?”弗雷德心中一惊,一个名字脱口出道:“马尔斯.贝宁是您的儿子,那个天才武士,大陆上最年轻的六级高手?”
  “什么天才武士,什么最年轻的六级,狗屁!狗屁!全是狗屁!如果不是这些虚名,如果不是追求所谓的狗屁武道,我的小马尔斯不可能离开我,他不会死!”
  弗兰克冲着他疯狂的咆哮,弗雷德心里也非常的难受,不知为什么,他突然在想,如果父亲看到这一幕,不知会有何感想?或许,马尔斯更适合成为凯多的儿子,而他,更适合在这里地方每天无所事事的看着铺子吧。。。
  发泄过后,弗兰克仿佛在一瞬间又老了十岁,他颤抖的去拿酒杯,克里斯蒂娜却递给他一杯温水。
  “我的儿子三年前永远的离开了我,他们在一个山洞外发现他的时候,他全身上下最完整的就是那把剑,我可怜的马尔斯啊。。。”
  弗雷德和克里斯蒂娜瞥了一眼墙上的短剑,心中都仿佛堵了一块千钧巨石,嗓子很干,说不出话来。
  “他们说,我的马尔斯是被一只蝎虎兽杀死的,哼!除非是变异的蝎虎之王,普通的六级怪兽怎么会是马尔斯的对手!”
  “那您没有想过给儿子报仇吗?”
  “怎么没有!”弗兰克像个老狮子似的咆哮道,“我每天每夜都在思考着报仇的办法,我不是武士,也不是什么强大的魔法师,但是我的家族有钱,我愿意出钱雇佣人手去为我可怜的马尔斯报仇!但是无论我派出多少强者,那只蝎虎兽却仿佛石沉大海一样再也没有出现!我现在甚至怀疑,这世界上到底还存不存在那只该死的畜生!”
  “前辈,既然那么多高手去寻找都一无所获,那些人又凭什么说蝎虎兽就是凶手呢?”
  “就凭这个!”弗兰克激动的跑到最里面的柜子旁,拿出一个黑铁包裹的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露出半截带着血迹的怪兽利爪。
  “看,这就是那个害死我儿子的凶手留下的,我可怜的马尔斯一定是英勇的战斗到了最后,我的儿子啊。。。”
  弗雷德和克里斯蒂娜面面相觑,蝎虎兽这种成年体可以达到六级的怪兽,他们之前只从书本上看到过,而且当初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书上还记载着像巨龙和凤凰那样更加神奇和强大的传奇生物。此时近距离打量那半截利爪,克里斯蒂娜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单是半截手指就有成年人手掌大小,那这家伙的本体又该有多大。。。
  转过身,弗雷德郑重其事的说道:“弗兰克前辈,如果我能除掉那只蝎虎兽,是否可以用它的尸体抵作十万金币?”
  克里斯蒂娜当时就是一惊,可是还没等她拦住弗雷德,弗兰克却抢先大喊道:“只要你能宰了那畜生为我儿报仇,别说十万金币,老夫就是把这斗篷送你又有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