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天道图书馆 > 第二千六十六章 通天桥现
    两分钟后,张悬一脸满意的看向躺在地上重伤的白玄生:“白宗主,如果还想从我这里要回东西,还请直接开口,不用客气……”
  
      “……”白玄生不想和他说话。
  
      刚又被勒索了三件仙君巅峰兵器,对方才让玄背龟停手。
  
      再要,岂不倾家荡产?
  
      本还想着,能够借助大势,将之前被对方拿走的伪神境法宝抢回来,做梦都没想到,折了三件兵器不说,还身受重伤,差点没死在当场!
  
      “白宗主……”
  
      见玄背龟被收走,谷追云这才来到跟前。
  
      “我没事……”
  
      服用了丹药,恢复了一些,白玄生牙齿咬紧,传音过去:“先让他们得意,通天桥开启后,按照原计划进行……到时候,有他哭的时候!”
  
      谷追云点头。
  
      将二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张悬淡然一笑。
  
      通神殿为何要给对方伪神境法宝,要对方镇宗之宝的目的到底为何,现在还看不出来,但这两位与之有联系的宗主,明显已经和他们,截然不同了。
  
      也就是说,已经无法联合在一起,甚至极有可能变成敌人。
  
      既然如此,不如先下手为强。
  
      故意教训对方一顿,正好能看看还有什么底牌在手,还有没有其他伪神境兵器。
  
      现在看来,除了那条铁链,应该没了。
  
      轰隆!
  
      突然,天空中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宛如雷霆降临,众人抬头,随即看到漆黑的天幕之中,一座大桥,缓缓从虚空中蔓延而来。
  
      “通天桥开启了……”
  
      寒剑秋神色凝重。
  
      张悬看去,虚空中出现的这座大桥,从漆黑的夜幕,倒挂着向下延伸,看不出什么材质,但给人一种冰冷之感,还没近前,巨大的压迫感,好像要将整个接天石,都碾压成粉末。
  
      众人齐刷刷后退到石台的一侧。
  
      几个呼吸过后,大桥与石台完美结合在一起,石台似乎承受过多次,表面符文一闪,并未出现任何异常。
  
      “通天桥,只存在一天的时间,宗主,你们快点上去吧!”
  
      见桥与石台完美连接,寒剑秋道。
  
      “怎么上去?”
  
      张悬皱眉。
  
      空中出现的这座大桥,是竖在石台上的,表面光滑如镜,就算他这种实力,也爬不上啊!
  
      “走上去就知道了……”
  
      也不解释,寒剑秋向前招手。
  
      张悬不再多问,招呼洪武长老三人,抬脚来到桥梁跟前,玄镜门、缥缈仙宗的两位天才,也紧跟在后面。
  
      深吸一口气,脚掌往桥梁上一踏。
  
      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趔趄,向下一沉,随即发现,桥梁已经出现在脚下,自己站在了桥上。
  
      向后转头,看到寒剑秋等人站着的石台,已经和自己垂直,众人宛如倒挂在石头上,奇异无比。
  
      “重力不同?”
  
      张悬一愣。
  
      这种情况和前世的地球相似,地球这边的人,感觉自己站着,另外一边,明明方向相反,同样不会掉到空中。
  
      桥面和接天石的平面,呈九十度垂直,却都能站稳,感觉和站在平地上一样,不光重力不同,极有可能,已经踏入另外一处空间了。
  
      其他几人也落在桥面,环顾一圈,和他一样,充满了吃惊。
  
      知道时间耽误不得,沿着桥梁向前走去。
  
      不知多长,看不到尽头,只能看到通往漆黑的深处。
  
      沿着桥面缓步前行,四周安静的只能听到众人的呼吸,知道随时都会有神殿强者出现,众人全都精神绷紧,不敢有丝毫放松。
  
      呼!
  
      前行了不远,漆黑的夜幕中,五个人影走了过来。
  
      身穿盔甲的神殿武士,全都达到了仙君巅峰级别。
  
      “只有战胜这些武士,才能继续前行,得到突破伪神的机会!”
  
      洪武长老神色一凝,体内真气激荡,其他几人,同样眼睛眯起。
  
      来之前,他们就知道了通天桥的规矩,六个人闯关,会出现五个神殿武士。
  
      按照以往的情况,都是五个人冲上去,拦住这五人,给其中一人,争取机会。
  
      “宗主,我们拦住对方,你想办法过去……”
  
      仙力汇聚全身,洪武长老道。
  
      “宗主,你先走……”
  
      其他二人也同时点头。
  
      经过几天接触,他们早已对眼前这位佩服的五体投地,知道只有他,才能带领四大宗门走的更远。
  
      “你们看着办吧,我们先过去了……”
  
      正在交流,玄镜门和缥缈仙宗的两位天才,淡淡一笑,抬脚向前走去。
  
      眨眼功夫,就来到五位神殿武士面前,合身向其中两位武士冲了过去。
  
      其他三位武士,并不围攻,而是继续守在桥面上,等待张悬等人过来。
  
      嘭嘭嘭!
  
      两者交锋,玄镜门和缥缈仙宗的天才,像是得到了制约神殿武士的功法,每一招都能料敌先机,三招过后,两位武士连续后退了几步,侧开身形。
  
      嗖!
  
      二人趁机向前窜了过去。
  
      两位与之对战的武士,刚想追过去,他们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后面还有四个……追我们的话,他们就闯进来了……”
  
      听到这话,二人忍不住停下,再次回到之前的位置,看向张悬等人。
  
      “这两个家伙……”
  
      洪武长老等人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变故,全都脸色一沉。
  
      之前,是六个人对付五个,现在已经变成,四人对付五人了。
  
      早知如此,就应该和之前二人一起冲过去。
  
      “和他们一起,更加被动……他们早就知道这五位神殿武士的优缺点,一旦不慎,很容易落入陷阱!”
  
      对方熟知神殿武士的手段,你却不知道,同时出手的话,很容易被神殿武士伤到。
  
      就好像神殿武士施展出一招,本来进攻玄镜门那位天才的,结果他知道招数的后续,躲闪开来,洪武长老却不知道,很容易中招。
  
      众人都久经战斗,知道这种情况,同时点了点头,不再纠结。
  
      “宗主,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万兽门的天才满是担忧的看了过来。
  
      “他们能冲过去,我们自然也能!放心,施展出你们的全部修为,神殿武士……并没想象的那么可怕!”
  
      张悬轻轻一笑。
  
      他待在上苍的时间,不会太长,一旦能够进入神界,绝不会放弃。
  
      所以,未来宗主之位,肯定还是要重新交还到这些人手中的。
  
      想成为宗主,首先要确立,无敌的信心,如果面对神殿武士,还没战斗就害怕了,以后又如何掌控宗门,走向更远?
  
      “是!”
  
      当先点了点头,洪武长老看准一位武士冲了过去。
  
      掌风呼啸,各种武技施展出来,整个人非但没有落败,竟然短时间内,还占了上风。
  
      “这……”
  
      其他两位仙君巅峰,看到这一幕,全都一愣。
  
      洪武长老施展的,都是宗主之前教授的,既然他能够抗衡,自己二人也未必会输!
  
      想到这,紧跟了上来。
  
      刚开始,还觉得有些生涩,伴随战斗的速度越来越快,竟然越发得心应手。
  
      “宗主虽然没说过,神殿武士的缺陷,却专门讲解了,战斗中的技巧,以及如何战斗,才能占据上风,似乎……刚好克制对方……”
  
      三人越来越惊讶。
  
      这几天的修炼,宗主只是讲授如何战斗,并且想办法增强他们的仙力,并未说过,如何对付神殿武士,此时与之战斗,全部施展出来,竟然说不出的顺畅。
  
      原本眼中,无法战胜的神殿武士,此刻变得和自己切磋一般,再没了以往的恐惧。
  
      “原来短短几天,进步了这么多……”
  
      三人同时恍然。
  
      换做之前的他们,遇到神殿武士,可能三招不用,就会被当场斩杀,而现在,却能压制的对方无法还手,进步之大,难以置信。
  
      一直潜心修炼,还察觉不到,此刻进行战斗,感受到身体对力量的掌控,对武技的判断,以及如何还击,哪还不明白!
  
      短短几天功夫,他们竟然都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是宗主……”
  
      眼中全都露出了感激之色。
  
      直到此刻,才明白宗主的良苦用心。
  
      他们现在的实力,依旧挡不住宗主一招,也就是说,后者想要击杀这几位神殿武士,根本不需要花费太多功夫!
  
      明明可以自己获胜,却要花费精力训练自己等人,并且让他们亲自出手,明显是想让他们获得更大的成长!
  
      只有经历过厮杀,成就的伪神,才会更加强大!
  
      “一鼓作气,将他们击败吧!”
  
      知道这些,三人信心大增,再没有任何顾忌,各自施展出绝招。
  
      嘭嘭嘭!
  
      三个闷哼,三位神殿武士,齐刷刷后退。
  
      噗通!噗通!噗通!
  
      几分钟后,全都倒在了地上,断绝了呼吸。
  
      呼!
  
      击杀完三头神殿武士,同时松了口气,各自对望一眼,齐刷刷向剩下的两头武士看去,却见他们二人早已经趟在了地上,宗主正站在不远处,带着淡然的笑容。
  
      宗主出手比他们晚,竟然还以更快的速度,解决了对方!
  
      甚至……他们都没看到,到底是如何出手的!
  
      其实不光他们,躺在地上,已经被杀的两位武士,临死前,也满是忧伤……
  
      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就躺在了地上,就这样死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