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阳江婉菱 > 第668章 换一种打法
蓝映真更是冲着林阳调侃道:大外甥,你就跟慕容公子打一架吧,别怪小姨没提醒你啊,假如你打输了,我和他今天就拜堂成亲,以后你就管他叫姨父,所以,自己看着办吧。
  这位美女教主显然故意的,知道林阳和慕容轩有仇,愈发引起对方的怒火。
  反正你输了,我就嫁!
  当然,也是对林阳有着莫大的信任。
  若是换了别人,她肯定不能这么说啊。
  尽管慕容轩各方面无可挑剔,近乎完美,却让蓝映真觉得太能装了,为人虚伪,根本入不得她的法眼。
  林阳心头恼怒,沉声道:那好吧,就让我来领教慕容公子的高招,一决胜负。
  慕容轩下意识的觉得这家伙不是善茬,却并未往心里去,毕竟自己武艺超群,进境神速,甚至成为南方武道的代表人物,对付一个神仙教头目,岂不是手到擒来。
  南慕容,北彭冲!
  绝对不是浪得虚名,而是具备惊人天赋,罕逢敌手。
  想到击败眼前戴着面具的家伙,自己就能迎娶美女教主,走上人生巅峰,何乐而不为呢!
  ……
  神仙教演武场,就是用木栅栏围成的大片空地,众人聚集在此,饶有兴趣的围观两位青年才俊的决斗。
  慕容轩长身玉立,分明就是翩翩美公子,吸引了好多神仙教女成员的目光,觉得对方貌似潘安,好比画里的人物。
  林阳脸上戴着青铜面具,完全遮掩了帅气容貌,目光却极为凌厉,显得非常神秘。
  微风吹拂着蓝映真的裙摆,明眸中涌现期待神色,能有两位武林中最优秀的帅哥为她比武,内心难免有些兴奋。
  这妮子开口道:那就别耽误时间了,开始比武吧。
  话音落,慕容轩已经纵身而起,出掌如电,荡出极为强劲的青色锋芒,犹如张开血盆大口的巨蟒,让人不寒而栗。
  好些人惊呼出声,觉得慕容公子的攻击力太过强悍,果然名不虚传。
  关于慕容轩,林阳再熟悉不过了,曾经不止一次的交手,开始的时候远逊于对方,后来差距逐渐减小,乃至功力相仿,处在伯仲之间。
  林阳自然不会有丝毫畏惧,只不过为了隐藏身份,必须换一种打法。
  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
  这小子先是挡住对方攻击,双掌在瞬间内温度升高,倏地甩出,竟然有火焰涌现,形状如刀,猛地奔向慕容轩,显得无比诡异。
  哗!
  众人一片哗然,简直难以置信,怎么回事,竟然弄出火焰攻击了?
  蓝映真更是眼前一亮,眸中涌现笑意,臭小子很厉害啊,竟然具备如此绝技,真是好玩呀,估计那位慕容公子要倒霉了!
  慕容轩无比惊骇,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好在反应够快,挥动手臂形成气流涌动向前,想要阻挡火焰。
  只不过还是略微慢了一点点,被火焰燎到了头脸,原本飘逸的长发被烧掉一片,发出焦臭气味,脸色发红,火辣辣的疼,让他无比恼怒。
  自己这么帅,平日里最在意的就是脸了,精心呵护,如今却差点被毁容了!
  围观者中,有人看出端倪来了。
  一身大红袍的摩地上人惊讶出声,竟然是火焰刀,失传多年的绝技,怎么可能?
  众人愈发震撼,关于火焰刀,大伙都听说过,据说练成以后,能以真气燃烧变成火焰,杀伤力极强,万万没想到,竟然亲眼目睹了。
  没错,这就是火焰刀绝技,对于林阳来说也是来之不易,先是以不死鸟在背上纹了火凤凰图案,又服用了至阳药物朱炎果,使得体质发生变化。
  去往冥梵境之后,又胆大包天吃了火龙蛋,差点没把他烧死,好在各种因素融合,让他无师自通,拥有了火焰刀技能。
  林阳凭借着无比惊悚的绝技,使得武艺卓绝的慕容轩落入下风,这小子心中暗喜,觉得打铁要趁热,当即狂吼出声,以火焰刀和高深招式融合,发起变本加厉的攻击。
  火凤焚天!
  双臂挥舞间,火焰迎风而掌,如同两只巨型翅膀扇动着,发出呼呼声响,向着慕容轩奔涌而去。
  太恐怖了!
  周围传来一片惊叫声,啊……
  慕容轩更是大惊失色,下意识的使出家传绝技斗转星移,气流涌动,想要迫使火焰翅膀调转方位,使得自己躲过一劫。
  不料,火焰愈发升腾,已经令他衣袖燃烧,双手感觉到灼热的剧痛。
  情急之下,慕容轩身形如电,使出浑身劲力,咆哮道:排山倒海!
  不愧为大名鼎鼎的慕容公子,气流如同惊涛骇浪般呼啸而出,不但衣袖上的火苗熄灭了,进而狠狠挡住了烈焰,发出一声巨响。
  轰!
  火苗纷飞,形成柱状向上而去,场面蔚为壮观,也是无比凶险。
  实际上,慕容轩天赋极佳,苦练多年,功力绝对不逊色于林阳,只是突然遭遇火焰袭击,有些猝不及防,导致狼狈不堪。
  林阳更是狡诈多端,知道再使用火焰刀,未必能够奏效,竟然如同幽灵般窜过来,出现在慕容轩近前,使出卑鄙无耻的招数,阴毒三式。
  这是幽冥殿主夫人鬼母阴姬传授给他的,为那女人独创的阴毒攻击技巧,堪称下三滥的打法,向来为武林正道人士所不齿。
  反正林阳戴着面具呢,慕容轩等人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干脆把这门绝技使出来了。
  第一式,鬼缠身!
  第二式,幽灵噬魂!
  第三式,炼狱千变劫!
  只见林阳与慕容轩近身对打,所使招式不堪入目,扯发,插眼,撩阴腿等等全都用上了。
  嗷嗷!
  惨叫声传出,不绝于耳。
  慕容轩长发被扯掉一缕,耳朵差点被抓掉了,狼狈不堪,进而下面中脚,疼的实在受不了,用手捂着向后退去。
  这厮脸色惨白,脸上渗出冷汗,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英俊潇洒,变得惨不忍睹。
  尤其下面挨了那一脚,有着开碑裂石之力,尽管慕容轩功力深厚,却毕竟为血肉之躯,可想而知,他忍受了多么大的痛苦,感觉要被踢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