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林阳江婉菱 > 第665章 永不言败
数日之后,原来的煌上煌KTV经过简单的装修,改名为火凤凰重新开业,依然是本地规模最大的娱乐场所。
  夜晚,镶嵌在大楼上的火凤凰图案闪烁着七彩霓虹,无比璀璨。
  林公子的威名在大里城已然传开了,各界人士争相过来捧场,生意相当火爆。
  如果说云海是林阳商业王国的根据地,那么,大里就是开疆辟土,接下来,他还会有一系列举措,成立地产公司,开办私立医院,需要巨额资金。
  尽管艾菱集团财力雄厚,却因为拓展的步伐太大,涉及大量投资,在云海的六个子公司总共投入了上百亿,许多项目时间较长,收益在明后年才会到位,资金方面未免捉襟见肘。
  而且林阳来到大里没多长时间,收购朱大可的所有产业花费四个亿,为天龙寺捐赠一亿,已经花掉了五个亿。
  假如彻底完善在大里的商圈,至少还需要五至十亿,接下来,必须不遗余力的搞钱,缓解资金压力。
  总而言之一句话,摊子铺的太大了,能够预见的回报虽然巨大,却让艾菱集团处在危险当中,一旦资金链断裂,整个商业帝国未免摇摇欲坠。
  纵观商业史上,没有人具备林阳这种魄力,从创建集团公司不到一年时间,资产已经翻倍,达到了上百亿,却几乎全部投资到诸多项目当中,只能前进,没有退路可言。
  好比一场豪赌,压上了全部身家。
  赢了,君临天下。
  输了,一无所有。
  无论怎样,永不言败!
  好在有萧芷凝这位具有管理才能的红颜知己,在大里帮助林阳开展商业,显露出女强人的一面,使得一切走上正轨,让他省心省力。
  天龙寺的修缮工程正式开始,大量材料和工匠进入寺内,林阳亲自过来坐镇,务必做到物尽其用,令千年古刹重现辉煌。
  寺内的子桓等年轻和尚也是不遗余力的忙碌着,光着膀子充满干劲,如今每天好吃好喝的,日子过好了,正愁有劲没处使呢,那就专心干活吧。
  眼瞅着寺院逐渐修复,焕发生机,慧崖主持等老和尚乐的合不拢嘴,正应了一句话,善有善报!
  寺内僧人觉得方丈英明无比,多亏当初善待林阳,用天命还阳丹救活了对方,才有天龙寺的今天,值得庆幸。
  还有一件大喜事,从此以后,林阳会通过药皇药材公司为寺内僧人发放津贴,每个月一号,会有专人把钱送过来。
  其中给慧崖主持每月三千元,别的老和尚每月两千元,子桓等年轻和尚每个月一千元,真正能够做到,让他们衣食无忧。
  毫无疑问,天龙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往和尚们太过艰苦,口袋里掏不出几块钱,甚至温饱都难以维持,如今得遇贵人,终于过上了幸福生活。
  夜里,林阳仍然入住之前的那间禅房,比之以往,最大的改变是安装了电灯,房间内灯光明亮,却让他觉得不习惯,把灯关上了。
  室内陷入到一片黑暗中,寂静无声!
  林阳享受着孤独安静,忽然间,想起一件事,自己上次也在禅房里住着,怎么出现在神仙教了?
  眼里涌现疑惑之色,林阳凌厉的目光掠过,落在面前的实木床榻上。
  这床榻很有些年头了,烟熏火燎之下,变得黑乎乎的,不过细看之下,雕工细腻,不是寻常之物。
  毕竟天龙寺内以往为皇家寺院,显赫一时,有些老物件留下来了。
  林阳挪开沉重的床榻,看到地面出现一个黑洞,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有人挖掘了地道,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绑走了。
  为了一探究竟,林阳钻入地道内,猫腰向前走去。
  地道阴暗曲折悠长,过了好一阵儿,逐渐向上,出口竟然是一棵参天古树的树洞,真是相当奇妙。
  林阳纵身从树洞里跃出,发现所处的位置在后山,非常偏僻,生长着茂密的原始森林。
  忽然,一条身影竟然凌空跃下,体态婀娜,裙摆飞扬,宛若仙女下凡尘。
  林阳惊呆了,第一念头不是仙女,觉得应该是女鬼,毕竟夜深人静的,又在荒郊野外出现,简直吓死个人!
  好在他胆子够大,定睛看去,只见对面女子眉目如画,皮肤白里透红,仿佛吹弹可破,满头精美的银饰,穿着一袭蓝裙,让他大吃一惊。
  怎么是你?
  对面的妮子赫然是神仙教主蓝映真,俏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哼道:本教主神机妙算,知道你忍不住好奇会过来,在此等你多时了。
  这位教主美貌异常,却心如蛇蝎,极为狠辣,歹毒的不得了。
  本以为冥梵境一别,此生不会再见。
  谁能想到啊,竟然又出现了!
  林阳不由得头疼,皱眉道:咱们之间没有关系了,你还找我干什么?
  霎时间,蓝映真俏脸笼罩了寒霜,阴森森的道:臭小子,难道忘记了,你是本座的宠物,发誓永远效忠于我,怎么,你想赖账啊?
  我……林阳脸色涨的通红,心想那是当初我落入魔窟,不得已而为之,难道老子一个大活人,要一辈子给你当奴才吗?
  深吸一口气,这小子沉声道:蓝教主,当初我是没办法才答应的,你还是别逼我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免得到时候鱼死网破。
  蓝映真勃然大怒,呦呵,你小子胆肥了,还敢威胁本座,简直岂有此理。那好啊,你不是要报老和尚们的恩德吗,重建天龙寺,本座就把寺内和尚全都毒死了,让他们因你而死,让你罪孽深重。
  林阳心底一沉,如同置身在冰窖当中,他当然清楚,对面的女子说得出做得到,若天龙寺这些高僧因他而死,自己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
  怎么不吭声了?蓝映真撇嘴道: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我走,要么看着寺内的和尚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林阳很是无奈,皱眉道:那得有个期限才行,否则我不去,随你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