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在洪荒有颗混沌珠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观世音菩萨

  杨涛穿过荆棘岭,来到了西凉女儿国,敌毒山琵琶洞。
  将洞中扎了如来手指的毒蝎找了出来。
  将她降服之后,用天地熔炉将她的肉身淬炼一番,把她的倒马毒桩毒性增强了几分。
  “有人来了。”杨涛正想吩咐这毒蝎几句,感觉到元神示警,有一尊强者即将来到了这里,将毒蝎扔到了百里之外。
  观音菩萨驾云来到敌毒山琵琶洞,身边也未带金童玉女,只身前来。
  “这不是观世音菩萨吗。”杨涛惊讶了一声,上前笑道:“菩萨不在世间行走,救苦救难,显现大慈悲之心,怎么有空来这里?”
  “真君为何来我西牛贺洲扫荡群魔?”观世音菩萨手持净瓶,开口问道。
  “天庭没有将旨意传至西天吗?杨涛面楼疑惑之色,解释起来,“玉帝封我为‘荡魔真君’扫平西牛贺洲作乱的魑魅魍魉,还人间一个太平。金翅大鹏被我镇压,念他是佛祖的亲属,所以将他打入幽冥界,交于地藏王菩萨处置。”
  说到这里,杨涛还特意看了一眼观世音菩萨的脸色,见他没有任何反应继续道:“西牛贺洲是佛祖的地界,我虽然不愿前来,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也只好奉玉帝的旨意来西牛贺洲扫荡群魔。如果菩萨有异议,还请随我前去天庭面见玉帝,将原委说一说。”
  “真君严重了,金翅大鹏虽然是佛祖亲属,但犯下如此罪行也是罪有应得。”观世音菩萨笑道:“只是,我观真君一路并未将所有群魔扫荡,对于一些妖魔来说真君甚至还为他们提升修为,让他们埋伏在一条道路上,仿佛在预谋着什么事。不知真君可否解释一番。”
  “菩萨可知人间有一言‘水至清则无鱼’?如果我将他们都打杀了,这世间岂不是阴阳失衡。再说,这些妖魔之所以祸乱人间,是因为没有一个领头人镇压,我挑选的这些妖魔都是未曾犯下吞吃生灵的妖魔,让他们管理众妖魔,岂不是更好?”
  “真君所言也有几分道理。”观世音菩萨点点头,“只是,妖魔元神混沌,翻脸不认人的速度可是很快的,万一他们经不起诱惑,日后犯下事端来,真君该如何处置?”
  “自然由我来处置。”
  “哦?”观世音菩萨眼睛一眯,目光中闪过一丝寒光,“真君此举好像不把我佛放在眼里,你当这西牛贺洲是真君的神殿吗,任你自由往来。”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我种下的果,自然也该由我来处理。”杨涛直视观世音菩萨,一点也不退让。
  “既然如此,贫僧就来见识一下真君的妙法。”
  观世音菩萨手捏柳枝,朝着杨涛一刷,净瓶中的甘露被洒出一两滴,朝着杨涛滴落而来。
  甘露只不过米粒大小,却透明无暇,散发着大慈大悲和清净之力。
  轰隆!
  两三滴甘露须臾间化作三条滔滔大河,震动乾坤,对着杨涛奔腾而来。
  长河上散发的气息洗涤万物,这敌毒山上的妖气境长河一刷,立刻变得清晰,散发着清香。
  “这种实力……天仙!”杨涛神色一变,脸色变得凝重,身体微颤,周身的空间顿时破碎,发出哗啦啦的声音,而后破碎的空间迅速变化,在杨涛周围形成了无数的空间夹层,每一个空间夹层内都孕化各种生灵。
  三条甘露大河冲刷道杨涛身前三尺后,被无数的空间夹层所吸收,润泽空间中的万物生灵。
  观世音菩萨的甘露蕴含着勃勃的生机,连镇元子的人参果树都可以救活,这些空间夹层的万物生灵被甘露冲洗了一边,洗去了所有尘埃,有了大造化。
  杨涛一指点向观世音菩萨,破灭万物的气息顿时出现在敌毒山,将空间崩裂成一条条裂缝,好似蛛网一般。
  成为了天仙后,杨涛的一举一动都能够破碎空间,以前是使用了空间了,现在单单是肉体力量也能够崩碎空间。
  观世音菩萨显慈悲之相,脑后显出一轮佛光,佛光中蕴含着无数世界,每个世界都有无数的罗汉菩萨。
  观世音菩萨右手轻抬,对着杨涛缓缓抓来。手掌洁白如羊脂,散发着八十亿光明,没有任何气势。
  但就是这没有丝毫气势的手掌轻易地撕裂了杨涛这破灭空间的一指,对着杨涛抓来。
  在杨涛眼中,这一抓没有蕴含丝毫力量,却让自己无处可逃。本来小巧的手掌在自己眼中变成了足以将天地都抓在手里的巨掌,无论自己躲到哪个空间次元都躲不过这一抓。
  “厉害!这一抓将我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杨涛心中惊叹一声,但是心中却冒出了疑惑,“奇怪了,我在须菩提祖师那里研究了三教精意和神通法术,根本没有这样的神通。而且,这观世音菩萨一举一动似乎都蕴含着洪荒大世界的神通,给我的感觉跟须菩提祖师差不了多少。”
  杨涛心中对观世音菩萨的身份有些怀疑,对方似乎和自己一样,都是来自洪荒大世界的。
  “到底是不是,就用这招来辨别吧。”
  杨涛头顶冒出一缕清气,这缕清气翻滚间化作一张画卷。
  画卷长九丈,宽七尺,散发着蛮荒气息,上面刻画了洪荒人族的传承画面,薪火不息。
  这张画卷一经展开,洪荒气息就将观世音菩萨的这一掌化作虚无,将敌毒山整个包裹在里面,隔绝了所有人的神念。
  “蛮荒的气息,看样子这位杨涛小友还真是上古的练气士。”天庭的玉皇大帝一直在暗中注视着杨涛额一举一动,包括杨涛培养那些妖物。
  “杨涛小友培养的那些妖物没有害人的旧事,留下他们倒也无妨。只是杨涛小友的目光也看的太远了,现在就已经察觉到佛教的意图了。”
  玉皇大帝很高兴,除了他自己以外,想不到杨涛也隐隐知晓了佛教的算计。
  南赡部洲现在是汉朝末年,宦官专权,在国土中一座不起眼的小寺庙里,佛祖的二弟子——金蝉子转生到了这座寺庙,开始朝着西天取经而去。
  索性玉帝发现的也早,随便找了个理由,将自己身边的卷帘大将打入了凡尘,让他在流沙河住下,拦住去往西天取经的僧人。
  为了更真实,玉帝甚至下旨,每隔七天就让卷帘大将受万剑穿胸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