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在洪荒有颗混沌珠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第一次赌斗

  天庭。
  “陛下,那妖猴法力广大,力大无穷,这几日下来,我们竟然没有站上一点上风,甚至二十八星宿都被这妖猴打伤。”李靖对玉皇大帝禀报道。
  将花果山围住已经过去了三天了,却没能将花果山一网打尽,反而还伤了几名星宿,这让李靖十分恼火。
  今日上天,一来是禀报这几日围攻花果山的详情,二来就是想请玉帝在派遣几名神仙下界,不然的话,这妖猴还真不容易对付。
  “依卿之言,想请那位仙神与你一同下界除妖?”玉皇大帝点头道。
  “陛下,如今之计,只得去西天佛祖那里请来十八罗汉,诸多菩萨才可。”李靖道。
  “西天……”玉皇大帝双眼微眯,不知在想什么。
  自从这孙悟空大闹蟠桃会之后,西天佛教的气运可谓是蹭蹭往上涨,一天一个变化。如果这次降服孙悟空未果,请来西天佛教的罗汉,菩萨插手,那天庭的气运岂不是全部倒向西天那里了。
  而这时候,李靖竟然想去西天那里搬救兵,也不知安的什么心。
  “难道,这李靖看到天庭的气运全部倒向西天,已经投靠西天了吗?”玉皇大帝眼中闪出一丝杀意,而后迅速消失。
  这不怪玉皇大帝多想。
  李靖的三儿子哪吒,当年断臂剖腹,剜肠剔骨,还于父母,还是西天的如来佛祖以莲花做他身躯令其还阳,所以李靖对佛教是有好感的。
  “陛下,臣举荐一人,必当降伏妖猴。”这时候,太白金星突然说道。
  “哦,是谁?”
  “荡魔真君杨涛。”
  “是他。”
  玉皇大帝想起了闭关已久的杨涛,当年平定西牛贺洲的魑魅魍魉,只用了短短数年的时光,而且在观世音菩萨出手下,还以平局收手。
  “既然如此,就请荡魔真君下界降妖。”玉皇大帝对太白金星道,毕竟当年就是太白金星将杨涛带上天的,太白金星去最好。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
  太白金星领旨后还未走几步,杨涛的声音便在凌霄殿中响起。
  凌霄殿中的空间突然裂开一道一人高的空间裂缝,杨涛从里面漫步而出,身边三尺内的空间被压缩扭曲,形成一个又一个的次元世界。
  “看来真君这一次闭关,法力更上一层楼啊。”玉皇大帝哈哈一笑,看起来很开心。
  “微末小道,让玉帝见笑了。”杨涛一拱手,“臣与下界的妖猴也算有点缘分,在西牛贺洲的几天,给他讲了几年的道,也算是半个徒弟吧。”
  “想不到真君竟然和那妖猴有这样的缘分。”玉皇大帝微微颌首:“既然这样,还请真君随李靖一同下界,降服大闹蟠桃盛会的妖猴。”
  李靖对杨涛拱手,语气恭敬道:“还请真君与我一同下界。”
  李靖本来不看好杨涛这套这样从下界飞升上来的散修,而且一上来就被封为‘真君’。虽然听说他降服了金翅大鹏,短短数年扫荡了西牛贺洲的魑魅魍魉,心里还是保持着一份傲然。
  如果换做是他,肯定会办的更好。
  但是杨涛撕裂空间出现在凌霄殿中,将空间随意扭曲折叠,形成数之不尽的次元世界,这就让他震惊了,他的法力可办不到撕裂空间。
  知道了杨涛比他的法力高深,他心里的那点傲然也就收起来了。所以特邀杨涛一同和他穿过南天门去往下界。
  “不用这么麻烦。”杨涛轻笑一声,食指在虚空一点,空间像一道门户向两边打开,露出花果山的景色。
  “这是花果山!”李靖看到杨涛竟然折叠了空间,在天庭打开了一道通往下界的空间通道,不由得惊讶出声。
  他在花果山驻扎了三年,对花果山的景色自然是最清楚的。这道空间通道直接通往了水帘洞前。
  “想不到杨仙友竟然如此的神通广大,看来当年举荐他上天当官,是我做的最正确的决定。”太白金星抚须一笑,显得很开心。
  李靖见杨涛跨越空间出现在花果山,对玉帝一拜,跟着杨涛一同来到了花果山。
  “有荡魔真君出手,料想那妖猴也掀不起风浪。”太白金星对玉帝贺喜道。
  玉皇大帝笑着点点头,等待杨涛的好消息。
  花果山经历了三天的大战,水帘洞前也变得坑坑洼洼,往日如同人间仙境的景象也不复以往,有三两成群的小猴在严密的看管天庭兵马。
  “大圣,祸事,祸事。”一只小猴看到空间裂开,走出一个陌生的道人,身后还跟着李靖,不由得惊叫一声,扯着嗓子跑进了水帘洞中。
  “怎么了?难不成天兵又打来了?”孙悟空问道。
  “大圣,那李靖又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陌生的道人呢。”小猴一脸惊慌的说道。
  孙悟空哈哈一笑:“想必定时那李靖叫来了救兵,此乃天大的好事。那天庭的十万兵马都拿不住我,现在竟然还叫来了救兵,实在是可笑,可笑。”
  孙悟空走出洞外,第一眼就看到杨涛,脸色一下子变得愕然。
  “悟空,你可还认得我吗?”杨涛笑道。
  “认得,认得。”孙悟空笑了起来,只是这笑有点勉强:“老师傅不在洞中清修,怎么到这里来了?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好叫弟子招待。”
  “你这猴子看来是忘记了走时祖师对你的教诲了,竟然惹下了这般大祸。”
  “这可怪不得俺老孙!”孙悟空见杨涛提起这件事,就一阵恼火。
  “老孙上天后,那玉帝见我这般模样,竟然给我当了个不入流的‘弼马温’来嘲讽我。第二次封我为‘齐天大圣’,让我掌管蟠桃园,但召开蟠桃大会却没有我老孙的名字,这是何道理?”
  孙悟空越说越气,眼睛都有些湿润:“他三番两次这般羞辱我,还望老师傅给弟子评评理!”
  “我随太白金星上天当了个‘荡魔真君’,这次蟠桃大会也没有请我前往,我都这般,何况你这猴子呢。”杨涛笑道。
  “原来老师傅就是荡魔真君啊,真是让弟子吃惊。”孙悟空一愣,而后笑道:“老孙在天庭之时,也曾想拜访荡魔真君,可三番两次都在闭关,弟子也就放弃了。想不到竟然是老师傅。”
  “老师傅今日到此,可是奉了玉帝的旨意来捉拿老孙上天的?”
  “不错。”
  “老师傅好不知羞。”孙悟空一笑,言语间带着讥讽,“俺老孙也是你半个徒弟,想不到今日您却以大欺小,传出去对您老的名声也不好。”
  “你这猴子脑子转的还真快。”杨涛指着孙悟空笑了起来,而后脸色变得平淡,变成另一种别样的表情。
  “不过,今日我前来不算是以大欺小,是来赴一个赌约。今日便是我与你的第一次赌约。”杨涛也不管孙悟空听没听懂,继续道:“如果你赢了,我掉头就走,以后凡是你所在的地方我即刻退避三尺,任你随意驱使如何?”
  “老师傅说话当真!”孙悟空虽然疑惑杨涛的意思,但听到杨涛输了以后可以随自己驱使,也就将这种疑惑抛到了一边。
  “自然当真。”
  “好!”话音一落,孙悟空当头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