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是NBA守门员 > 第二章 一家老小

  王大春从校门出来,后面跟着自己关系比较好的两个哥们帮他提着行李。
  校门外自己姐夫开着他的二手普桑。正在等着他。
  这两个好的哥们,一个叫张伟,一个叫许壮,临别时都有些依依不舍,毕竟在一块呆了两三年,又是同一个宿舍的。王大春这一走可能就不再踢球了。
  张伟说道,
  “王哥,别泄气,毕竟练了这么多年球,足球踢不了,你这身高可以去打篮球啊。”
  徐壮插嘴说道,
  “你以为打篮球那么容易呀,还都不是跟咱踢足球一样专业的,都是从小开始练的,没听过一句话,叫隔行如隔山嘛”。
  张伟说道。
  “我不就安慰一下春哥。”
  王大春苦笑说道,
  “我可能真的要去打篮球。”
  两个伙计都笑一笑,没有当一回事。
  “好啦,不跟你们说了,我姐夫在那边等我呢,兄弟们加油,希望你们以后能进职业队。”
  王大春上了姐夫的车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姐夫看他这样半开玩笑的说道:
  “”咋啦,舍不得了?其实你没必要呀。你是守门员身高高点没有关系,我记得那个国际上不是有个球星守门员。
  好像身高有两米零八吧?你不过两米一,应该相差不大的。而且你们教练不是说你很有天分吗,没必要从学校退出来。”
  王大春无奈的说道:
  “姐夫,要是我再长高咋办?”
  张鹏刚想想也是。
  “你这个子还长不长还两说呢,但是如果在长的话那就真不好说了,要不咱去大城市的医院在好好做个检查。”
  王大春道,
  “不用,应该不会再长了。”
  “那行,咱先回家。”
  张鹏刚发动了汽车向家使去。
  …
  王大春的家离所在的学校并不是特别远,虽然说他的培训学校在市里边,他们家是在县城,但离市里面并不远。开车两个多小时就能到。
  姐夫张鹏刚是在县里面的教育局上班。王大春能进入专业的培训学校,就是通过姐夫的关系。
  姐夫张鹏刚,今年30岁,在县里面也小有名气,他的名气是来自别人家的孩子那种说法。
  他父母过世的早,是爷爷奶奶把他拉扯大,他从小学习就非常优秀,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全国重点大学。
  毕业后并没有留在大城市工作,而是回到了县城照顾年纪大的爷爷奶奶,又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本地的公务员。
  后来爷爷奶奶相继离世,这对他的打击挺大,后经人介绍认识了自己的姐姐王大雪,两人走到了一起。
  可能因为小时候父母离世的早,虽然爷爷奶奶对他照顾有加,但毕竟缺少父母的关怀。所以对自己的岳父岳母特别好,也特别孝顺。
  家里面不管有什么事,姐夫都是随叫随到。把自己的父母当亲生父母一样,亲朋好友们曾经开玩笑的,对王大春的父亲说过,“”你是嫁了个女儿出去,却娶了个儿子回来。”
  他和姐姐结婚四年,小夫妻俩过的和和美美,现在有一个三岁的儿子糖糖。
  姐姐王大雪28岁,在县医院做护士,性格属于比较干练的那种。在他们的小家庭中,他们俩人扮演的是慈父严母的角色。
  父亲王百万今年50岁,以前在本县国营化肥厂工作,不过十多年前化肥厂经营不善倒闭,王百万早早的办了内退,在小区附近自己开了个小商店。
  母亲刘美丽,小父亲一岁,在县里百货公司上班,是个售货员。
  家里除了大姐王大雪以外,王大春上面有个哥哥王大冬,今年25岁,还在读研。
  下面有个妹妹王小小,今年读高一,下半年就是高二了,王小小这个名字是她自己改的,按照王家人的起名字套路,她以前的名字可以自行脑补。
  王大春家里县城东边,住的是化肥厂以前的老家属楼,是一个80多平米的小三室。
  以前一家六口挤在80多平米,说实话确实比较拥挤。
  自从大姐出嫁后,王大冬又上了大学,家里面才不显得那么拥挤。
  今天除了在大学的王大冬,还有正在学校上课的王小小没回来,一家老小都在家里面等着王大春。
  一路上姐夫怕王大春因为不能再踢足球,心里面不舒服,一直在开导王大春。他知道自己这个小舅子多喜欢足球。
  其实王大春心里已经想清楚了,有些事避免不了必须去做,心里面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难过了。
  等车子到了小区,两人提着行李。向家里走,一路上遇到相熟的街坊朋友,都相互打个招呼,因为王大春这一段时间个子长的太猛,又没回过家。
  周围的人看他的眼光都有些差异,毕竟大多算是看着他长大的人,突然看见王大春人长得这么高,都觉得奇怪。
  和邻居们打着招呼回到家,把东西放好,老爸看王大春回来也没有说什么,饭菜母亲和姐姐早就做好,让王大春和姐夫洗洗,赶快过来先吃饭。
  一家人沉默的吃着饭,姐姐和母亲一直给王大春夹菜,让他多吃点,毕竟在母亲来看,自己的孩子突然长这么高营养肯定要跟上。
  王大春的身材很匀称,虽然身高长得很高,但给人的感觉并不瘦,如果王大春身边不站一个人作为参照物的话,身材看起来是非常标准的。
  吃完饭之后,一家人坐在一块,王百万开口说道,
  “大春,别往心里边儿去,咱踢不了球还有很多事情干,你现在还小,想学东西还来得及。”
  王百万是一个性格比较开朗的人,不想给自己的儿子太大的压力,也正是因为他的性格,几个孩子受到他的影响,周围的邻居朋友,都认为王家的这几个孩子家教都非常的好。
  母亲也在旁边说道,
  “对呀,其实当运动员没啥好处,我看那些运动员都经常受伤,你现在身高长这么高更容易受伤,咱不踢球也没啥,平平安安的。”
  母亲一直觉得做运动员都容易受伤,再加上王大春这种憨憨的性格,每次给王大春打电话,母亲都会问训练的好不好,吃的好不好,有没有受伤。对其他几个孩子都没这么唠叨。
  王百万撇了刘美丽一下说道,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看看大春他自己有啥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