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是NBA守门员 > 第六章 抵达美国

  时间:2008年5月22日,晴。
  地点:XY国际机场。
  人物:王百万。刘美丽。张鹏刚。王大雪。王大春。王小小,糖糖。
  今天是王大春去美国的日子,本来没想让一家人都来送,但拗不过家人,妹妹小小都专门请假来送他。
  王大春的手续办得非常快,签证很顺利地拿到了手,而他办好签证的当天,美国那边就打来电话。
  告诉他需要什么时间乘坐那个航班抵达美国,说到时候那边会派人来接它。其实王大春自己都不知道对方怎么知道自己家电话,只能感叹系统的强大。
  刚接到电话。对面叽里咕噜说了很多。可家里没人会讲英语。还好姐夫及时赶到。毕竟是大学高材生,英语还不错,跟对方通话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家里面接到这个电话以为是美国的学校打来的,也稍微放心一些。
  在等待办理签证这段日子里王大春自己也没闲着,每天除了坚持拍篮球以外,就是学习英语,毕竟到那边去要生活,如果连正常的交流都没办法达到。那对他来说以后的生活将困难重重。
  不过显而易见,王大春并不是一个英语天才,短短一个来月。他也没学到多少,只是日常的一些问候,生活的一些用语。勉强记住,临走前还专门去买了一个翻译器。
  马上要分别了,王大春内心愁苦的,虽然以前也是住校,一个月甚至半个月回家一次,可这次毕竟要到大洋彼岸去,跨了半个地球。一年半载的肯定回不来,实在是不舍。
  但他也不想让家里太担心,虽然心里难受,脸上却表现的很轻松和兴奋,就像是自己要出去大玩一场一样。
  “三哥,记得到那边要想我,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一定要寄给我,还有记住。听说美国那边特别开放,有好多坏女人,你小心自己被骗了,还有新闻上也说那边特别不安全,你晚上一定不要出门……”。
  妹妹小小从出家门开始一路上一直在唠唠叨叨说些琐碎的事情,王大春也只能一直点头答应,要是说子妹四人之中,他跟大姐最亲,大姐年长自己比较多,父母上班经常都是大姐带着她跟小妹,而和小妹关系却最好,毕竟两人相差也就两岁,不像跟大姐二哥似的年纪相差近十多岁,共同话题也多一些。
  在看看父母,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老爸老妈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王大春心里知道,他们对自己也十分担心,老妈一直叮嘱到这在那边要吃好睡好穿好,一定不能委屈了自己。
  老爸也简单的说到,到了那边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回来,钱不够了就跟家人说一声,出门在外,尽量别惹事,能退一步就退一步。
  王大春心说我这是去活命,不是去惹事,不管以后怎么样,尽量不要让家里人为自己担心。
  和家人都拥抱了一下,亲了亲自己的小外甥糖糖,就进入了候机厅。
  …
  王大春这次的目的地是美国的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因为中国目前没有直飞达拉斯的航班,所以中途必须到首尔转机,乘坐的是韩亚航空公司的飞机,转机的时候不需要重新办理手续和取行李。
  登机后经过大概三个小时的旅程抵达了韩国首尔,有两个小时的候机时间。
  两个小时觉得时间比较长。王大春觉得无聊,第一次来韩国,也觉得新鲜。就在候机厅周边转一下。看着觉得韩国人跟中国人没什么区别,长得都差不多一样。
  正转悠着王大春感觉下身被什么东西撞了下,然后裤裆传来一股灼热感,应该是什么热饮浇上去了,随后一双小巧的双手伸过来擦自己的裤裆。
  是一个小姑娘,对自己一边道歉一边动手,嘴里一直说些什么,好像突然发现自己的动作不对,连忙收回手。
  王大春压根也不会韩语呀,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不过能看出来对方在道歉。
  王大春摆手说,表示没事,没事,对方依然不停的鞠躬道歉,很紧张的样子。
  “我说你至于吓成这样吗?难道我长得太穷凶极恶了。”
  王大春苦笑了一下看对方是停不下来,只能按在对方的肩膀上,让对方停下来。
  小姑娘被王大春双手一按,浑身一颤。跟受惊的兔子样,用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看着王大春,泪水都在眼中打着转。
  王大春这时候才看清对方,年纪应该比自己小,算是一个粉嫩的小胖子,脸上圆嘟嘟的,让人忍不住想掐一下,不过没敢这么做。
  看小姑娘快哭了,赶紧放开她,用动作表示自己没什么事情,让对方不要担心,这小姑娘应该也不算胖,只是有点婴儿肥,脸显得圆圆的。
  这时候小姑娘身后来了一个中年人,似乎是她的长辈,对方用韩语试了一下看王大春听不懂,就尝试用英语跟王大春交流。
  王大春用英语勉强表示了自己没有事情,想过一会,到厕所去看一下,看熟没熟顺便换条裤子……。
  这事情也不能全怪小姑娘,毕竟自己也刚才在左顾右盼,没有注意小姑娘过来。
  小姑娘看王大春的确没有生气,这才松了口气,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王大春。
  从她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来非常惊讶,感觉在说王大春好高啊。
  好吧,王大春心想这小姑娘的脑回路也真够长的,小姑娘好像也不会英语,这王大春时想起身上带的翻译器,勉强能够跟对方聊两句。
  聊天中知道对方好像是个什么练习生,要去参加什么节目,在这里待机。
  刚才手里拿了两杯咖啡,走路的时候害怕手里的咖啡洒了,一直低着头没注意看到王大春,所以才碰了上去,再次表示了自己的非常不好意思。
  稍微熟悉了一下,在两人的鸡同鸭讲情况下,小姑娘表示第一次见到王大春这么高的人,才有点兴奋,还希望和王大春合张影。
  王大春也没拒绝小姑娘的要求,不过先得去换条裤子,因为行李并没有取出来,王大春暂时并没有裤子可换。
  对方长辈说必须去帮王大春买条裤子作为赔礼,说完就向购物区走去,也没问尺码,肯定是买最大的。
  换完裤子后,王大春才不显得像刚才那样尴尬,和小姑娘拍完合影后,王大春的登记时间也差不多到了。
  临分别的时候,小姑娘再次表达自己的歉意,并且送了王大春一张CD,好像是她自己录的歌。
  重新登上了飞机,经过十五个小时的漫长旅程,终于抵达了达拉斯。
  走出通道的时候有一个中年白人,大概不到40岁,举着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大春王”是用中文写的,看这个名字怎么看怎么有点别扭。
  走过去向对方表示自己就是王大春,是他要接的人,对方十分热情的给王大春一个拥抱,
  这让王大春非常不习惯。不过对方却能用中文跟他打招呼,虽然不是特别标准,但是可以听得懂。
  王大春这才知道白人叫做威廉.阿西诺,是达拉斯小牛队的球探,因为妻子是个中国人,会一些中文日常用语,有点自吹是半个中国通。
  正是因为他会一些中文,达拉斯小牛队的总经理唐尼.尼尔森,才会派他来接王大春,负责把他带回小牛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