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小仙女有个红包群 > 第507章 一只小阿飘 7
可乐在听到七喜的喊声的时候,整只鬼又愣了一下。
  
  这是,关心吗?
  
  他愣神的功夫,一只金光闪闪的手,就轻轻的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原本满是杀意的脑袋,突然之间就多了一阵疲惫感。
  
  杀了她又能怎样呢?
  
  自己终究已经是一只鬼了。
  
  就像是从前那样,吃吃喝喝的不好吗?
  
  想要投胎也是可以的。
  
  四周的建筑物在三声鬼啸的作用下,摇晃了一会,终究是坚持不住了。
  
  “轰隆”一声巨响,建筑物纷纷倒地。
  
  七喜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场景,难怪爷爷说让她多跟小鬼谈谈人生呢。
  
  这破坏力简直跟个爆破大队一样。
  
  这声巨响倒是把可乐下的完全清醒了过来。
  
  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
  
  可乐死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原本心思就纯净,没有什么害人的想法。
  
  现在看着被自己搞得一团糟的现场,可乐觉得自己闯了大祸了。
  
  搞成这样,不符合平常混子教导自己的人生观。
  
  可乐看了看从自己头上收回去的金色手掌,嘴一瘪,当场就哭了。
  
  地上那个终于能昏过去的女人并没有看到,一具小小的骸骨从破碎的墙体中掉落。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终于是惊动了车站上的值班人员。
  
  他看着面前突然就变成了一片废墟的车站,整个人都惊讶的恨不得自己也快些昏过去。
  
  车站突然倒塌事件马上就成了县城人民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新闻。
  
  “听说是黑心建筑商做了豆腐渣工程。”
  
  “什么啊,我二姑家的小舅子的三姨妈家的表妹男朋友在局子里,这可是他说的,那一天房子塌了之后,从冷库那边的墙里掉出来了一具小孩的尸体呢。”
  
  “现场还晕了一个女的,就是那小孩的妈妈。”
  
  “后来那女的醒了之后,一个劲的喊着她不是故意的让那孩子放过她,她是跟别人偷情被她儿子碰见了,这才把孩子杀了。”
  
  “正巧那一块在建冷库,她就跟那个姘头一起,把孩子埋在墙里了。”
  
  “孩子他爸当时那个面目狰狞啊,据说我要不是工作人员拦着,他能上去把那女人撕了。”
  
  “然后孩子他爸给现在的女儿做了亲子鉴定,发现孩子居然不是他的。”
  
  讲述完这一系列纠结的爱恨情仇,听八卦的人也都沉默了。
  
  “真是个可怜的娃娃。”
  
  可怜的娃娃现在正蹲在一片废墟之上,与面前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子对话。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
  
  老爷子烧给他一包牛肉干:“算了算了,好歹也没出什么人命,正好也让你的事沉冤得雪了。”
  
  老爷子看着灵体纯净的不见往日一丝斑驳痕迹的可乐,心头却是震惊不已。
  
  那只出手的鬼到底是何方大佬?
  
  这一下子居然让可乐灵体中的戾气全部消失。
  
  “你说的那个金色手掌的鬼,在哪呢?”
  
  可乐摇摇头:“听说要去机场,到底去了哪,我也不知道。”
  
  老爷子一道招鬼符将混子叫了过来。
  
  多年的老鬼了见到道门之人也觉得灵体发颤。
  
  “那只鬼去了哪?”
  
  混子指了指最高的那幢楼:“去那边坐车去机场了。”
  
  “你好好混,争取早日修炼成鬼王。”
  
  老爷子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顺便给了混子一句祝福,然后几步就走的不见人影。
  
  “缩地成寸吗,好厉害。”
  
  混子双眼都在发亮。
  
  刚才那只鬼在学会了如何吸收月亮精华和如何释放自身鬼气之后,那学会的速度简直让自己这只老鬼汗颜。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也不能被拍死了啊。
  
  修炼去修炼去。
  
  混子提着可乐直接去了废墟之中的阴暗处。
  
  这小子再不修炼就会被人赶上了。
  
  宁舒学会了几招,就直接去赶车了。
  
  一路飘过去,遇见太阳大的时候就找地方躲一躲,倒是见到了几只胆小鬼。
  
  他们一看见宁舒立刻嗷嗷大叫着飘走,似乎不跑,他们就会被吃掉一般。
  
  想起来自己吞噬了那颗蛋之后得到的记忆,宁舒表示自己也能理解。
  
  升级全靠吞噬嘛。
  
  飘了一会之后,天色就黑了,宁舒立刻肆无忌惮的大飘特飘。
  
  有时候还要在半空中来个托马斯回旋加速转,十分愉悦。
  
  “前面有个厉害家伙。”
  
  “左转,绕点路躲开他。”
  
  德尔塔一脸嫌弃的看着宁舒的举动。
  
  真的,真的太傻了。
  
  宁舒此行目的不明,也不愿意招惹太多的是非。
  
  于是她听话的不再花样飘,老老实实的左转。
  
  转了一个弯之后,德尔塔却发现,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
  
  前方那一小簇,好像都是会道术的人类啊。
  
  宁舒往偏僻的角落里躲了躲。
  
  自己就是想坐个飞机,特么的怎么这么难!
  
  要是能用符纸能力,还用得着在这里磨叽了?
  
  “师妹,一会你就躲开一些,尽量多的制作符纸。”
  
  “三师弟,你能抗,一会就把那只鬼引到这边来。”
  
  说话的男人伸手一指,直直的对准了正站在小角落里随时准备开溜的宁舒。
  
  道门中人都是能见鬼的。
  
  于是顺着那男人的手指看过来的人都看见了飘在角落里的可怜无助又弱小的女鬼。
  
  “我一会就走。”
  
  宁舒装着弱小的样子,精神却是紧绷了起来。
  
  这么多人,也不知道能不能跑得了。
  
  不能随意伤人,可是也不知道那些人能不能随意伤鬼。
  
  “师兄,她的身上没有戾气。”
  
  负责画符纸的小师妹看了宁舒一会之后,开口说道。
  
  其余人的表情立刻就松懈了。
  
  “你快走吧,一会我们要捉拿一只厉鬼,小心受到波及。”
  
  说话的师兄也很是有礼。
  
  像这种留在阳间的鬼,身上有没有戾气那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没有戾气的鬼,以后变成厉鬼的可能性基本上没有。
  
  多半都是没有拿到投胎名额这才留滞阳间。
  
  宁舒见对方没有恶意,赶紧点头:“我马上就走。”
  
  说罢,她小心翼翼的绕开这些人类,继续向前飘。
  
  “留步。”
  
  她刚飘了三步远,却又被叫住了。
  
  “你那个方向,正好能碰上那只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