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被女友甩了之后 > 第四百五十七章 一人战一艇

  
  
  一阵破风急射之后,这根银针,也是精准无比的插入了马轩后颈的某处穴位上,不痛不痒,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唯一的效果,便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能听,能闻,能言,能视,就是不能动,仅此而已。
  
  见他如此,方耀也是再无后顾之忧,随之便是迅速,朝那些变种军狼扑去,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将之全部解决后,进潜艇,屠杂种!
  
  反正那玉雷上不断飞舞的电光,应该也足够吓住去拔他的人了,如果吓不住……那也就只能怪拔剑那人自己头铁,怨不得他。
  
  不过这玉雷上所萦绕的天雷,最后所造成的效果,也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估罢了。
  
  不说远了,继续来看方耀这边;卡主那潜艇的门,不让其关门逃跑后,接下来外面的事宜,就完全是他一个人单方面的屠杀了!
  
  纵使这些普通大兵,在经过药剂变身为狼人后,各项身体机能都是以翻倍的数值飙升着,甚至一下几人联合起来,都足以与先天境初期的高手一较高下。
  
  但在方耀这位先天境后期巅峰高手面前,他们显然还是不够看。
  
  甚至对付他们,方耀都不需要释放真气,单凭‘一点点’肉体力量,与他那精湛的剑法,便足以将这些人全部斩杀!
  
  其金鳞上下飞舞间,每一次出剑,都必将收回一颗,戴着弹性极佳的面罩的狼头!
  
  这倒不是他嗜血,喜欢割人脑袋,只是这些狼人完全就不怕痛,就算是心脏中招,也能靠着‘顽强的意志’来搞他一下,如此一来,剁头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最佳选择。
  
  如此,半分钟后,二十余人,近乎一秒解决一人!其最后一次收剑时,这一方海域上漂浮着的,也尽是无头的尸体,与散落的到处都是的变种狼人头。
  
  噗……
  
  刚一收回金鳞重新化为金镯,方耀身形一晃间,也是差点没掉进海里,口中一股血箭赫然喷出,比之前吐的更多,也鲜红的更为妖艳!
  
  “我靠,这……还得快一点。”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方耀擦了擦嘴后自言自语的道。
  
  随即瞥了一眼一旁快艇中,早已吓晕过去,且裤裆湿透的马轩后,又是不屑的一笑,随之双腿肌肉群再次发力间,也是推着他的身子向那潜艇的舱盖疾行而去!
  
  “前方舰艇注意,我们是华夏海军,你们武装闯入我国海域,现已被我们全面包围,即刻缴械投降并升起你国国旗,我们绝不滥杀俘虏!”
  
  站在潜艇门口,方耀正要跳下去,却是突然听到后方传来这么一道喇叭声道,随之回身望去,只见远处一艘驱逐舰,正朝自己这边缓缓驶来。
  
  其天空中也有两架直升机不断盘旋着,其两侧挂载的反潜鱼雷,在其上探照灯的照耀下,散发出嗜血的光芒!
  
  见此,方耀也是双手一摊,随手拔起玉雷后双腿肌肉群便是骤然发力,推着他的身体升入天空,其几次闪身之间,那些大型探照灯,便再也照不到他的身影。
  
  至于马轩和那潜艇,也自然有海军来管啦,没事没事;就算到时候海军查到他头上,也自然是有陶老那边来给他擦屁股,一切无须他来关心。
  
  而他目前要做的,则是赶紧回去查看蓝冰月的情况,以免其又受到什么其他伤害之类的;毕竟没了这精神力与异能,她也就是一个流落荒岛,会点身手的普通女子罢了,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与此同时,上京,炎黄之血总部,陶老办公室。
  
  “报告!”
  
  陶满武此时,正在办公桌前专心批阅文件呢,突然听到门外这么一声喊,也是眉头一皱,不过也是当即应道,“进来。”
  
  “陶老,在我国南部金陵市,沿海的十二海里专属领海内,发现了一艘国外的军事潜艇,满载HDK-251型巡航导弹,且距离金陵市的通海港口,仅仅五海里!”
  
  听到这里,陶满武的瞳孔,也是骤然缩为针眼大小。
  
  毕竟如此明显的军事挑衅,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了,满载武器的潜艇进入他国领海,离海岸线仅五海里;这已经不能说是外交斗嘴就能解决的了,这就是赤裸裸的宣战!向正在腾飞的华夏宣战!
  
  不过这惊怒之后,陶老眼底又是出现一丝疑惑,“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归他们SY军区去处理吗,为什么会汇报到我这里来?”
  
  “报告,因为在现场发现了许多变种人的尸体,所以上级要求我们与SY军区联手调查此事的,其余的将会由上级自己决定……由于陶老你办公的时候不接电话,所以上级的电话才会打到我这里来!”
  
  说到后面,这位进来打报告的文职人员,也是聪明的解释了一句,以免陶老疑虑之类的。
  
  但他显然是想多了,陶满武此时注意力压根就没放在他身上,他此时的想的,只有一个人,方耀!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派方耀去抓马轩,给出的任务资料里,正有通海仓库一地!
  
  “以马轩手上获得的资料,倒也值得东岛如此,但这变种人……”
  
  “陶老,您说清楚点。”
  
  “噢,没事,帮我联系方耀与蓝冰月,如果联系不上,我要知道他们最后一次,向我们汇报情况时的地点与时间!”
  
  “是!”
  
  继续来看方耀这边。
  
  经过一段时间的急速飞行,与中间的几次吐血后,方耀也终于看到了之前他离开时的那座荒岛。
  
  可此时的他,只感觉脑子里一阵天旋地转,胸中的剧痛愈来愈难以忍受,突然吐血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其插在头上的那三根银针的作用,也是越来越小。
  
  如此下去,要是他再不尽快就医,解决胸腔中的碎骨问题,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像上次治疗梁吟秋一样,突然倒下。
  
  上次可以,可这次他不行;因为这一倒,便不知道多久才能醒来,万一时间久了他这归还积分的日期过了,那他这岂不是死的不明不白?
  
  冤不冤?不然他干嘛不跟着祖国的海军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