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国服最强辅助,绝代双骄 > 第427章:目眇眇兮愁予 大结局

  木姜子挽着裙摆,在看到朵菲菲那一刻,她定在原地。
  三年不见了,朵菲菲还是那么美丽。
  朵菲菲也看到了一身火红嫁衣的木姜子,她放开花落的手,朝木姜子奔来。
  很快,两个闺蜜就抱在一起。
  “菲菲,想死你了。”木姜子轻轻捶打着朵菲菲的背后,酸着鼻子道。
  朵菲菲使劲点头,“我也想你,所以环游完世界就赶来参加你的婚礼了。”
  木姜子嘴角一抽,为什么她从这句话中感受不到朵菲菲强烈的思念嘞?
  夜非白走到木姜子身边,提醒道,“媳妇儿,拜完天地再说。”
  两人闻言,这才分开。
  夜非白将红盖头重新盖在木姜子头上。
  花落走到朵菲菲身边,看着这一对汉服婚衣的璧人,突发奇想地提议,“菲菲,有空再补办一个古风婚礼怎么样?”
  朵菲菲踮起脚尖亲了一口花落,欣然点头。
  她的花落很争气,意志坚强地与病魔作斗争,慢慢的就恢复了健康的身子。
  藏在樱花树下的白衣男子,看到朵菲菲幸福的模样,自嘲地笑了笑,然后狼狈转身离开…
  木姜子在夜非白的牵引下来到了真诚家族奉为圣坛的祭台之下。
  “真诚家族的人结婚都要来这里宣布誓言的。”夜非白向木姜子介绍着。
  木姜子点头,跟着夜非白的步伐一步步踏上祭台…
  两人登上祭台后,木姜子才发现宗擎天、苏子姜、秦穆风等人已经静候多时,再往下看去,樱花林里陆陆续续走出许多观礼的宾客。
  仪式开始。
  宗擎天、木风棉两人坐在两位新人前面,笑容可掬地看着这两人。
  真诚永纪捧着红色的书册站到一边,最后眷恋地看了眼木姜子,才展开书册,“两位新人请跪坐于蒲垫之上。”
  木姜子看到真诚永纪就想到早上还不分青红皂白地把他给打了,故而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屈膝缓缓跪下。
  真诚永纪念完所有的祝祷后,才让两人站起来。
  等俩人并肩站好,真诚永纪才继续接下来的仪式,“新人叩拜天地。”
  “一拜天地!”
  ……………………
  待两人拜完天地后,夜非白才揭开木姜子的头纱,在众人起哄要新人亲吻之时,一手揽着木姜子的腰,将她抱紧。
  木姜子紧张地闭上眼睛,迎着圆月洒下的银辉,等待着男人的亲吻。
  祭台下,某黑暗角落里,两个俊美的男人叉开腿并排蹲着。
  “漠然,小爷我是真的憋屈,为毛放孔明灯的会是我们两个?”
  “乖,我们两个这不是过二人世界吗?”
  “不要,小爷要看他们啾啾!”
  寒铁心向往地撅起嘴,做个了亲嘴的样子,还没意淫几秒,就被宗漠然扯了袖子,“时间到了,快放灯吧!”
  在两个幕后工作者的辛勤劳作之下,一盏盏孔明灯缓缓升起,整片樱花林被明光照亮。
  待天空中缀满孔明灯之时,夜非白再收了收手臂,抬高女人的下巴,珍惜地吻住粉润的双唇。
  缠绵间,口哨声、鼓掌声、尖叫声此起彼伏,秦连城负手立于樱花树下,看着月亮之下拥吻的两人,终是满意地勾唇笑了。
  直到月下新人亲吻,紧紧相拥之时,秦连城才松了口气,退到樱花林深处…
  宗漠然、寒铁心放完孔明灯后,齐齐看着烂漫的樱花。
  忽然,宗漠然想起了一件事。
  祭台上,真诚永纪刚要陪同新人下台,迎面就撞上宗漠然。
  “好小子,居然在樱花束上下催情药!”
  “什么?”真诚永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宗漠然扑倒,然后暴打!
  木姜子、夜非白对视一眼,好像明白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木姜子挽起袖子,也加入了殴打行列,夜非白则一手抱着夜小乖一手抱着夜小猪,命令连碧、猎刃。
  “给本少狠狠打,敢把下了药的樱花束送给本少夫人!”
  这场浪漫婚礼最终以诡异的殴打模式结束,夜非白为了不给孩子留下童年阴影,早早抱着孩子下了祭台,等木姜子解气了再一起回房。
  “哎哟!哎哟!我说你们轻点打啊!好歹也是相处过一段时间的朋友不是?”真诚永纪探出一个鼻青脸肿的头,惨叫着。
  “朋友?当初小爷就是因为你的樱花束先手成了受!”寒铁心骂了一句。
  木姜子接着说,“原来你一开始就想下药迷我?奶奶的!”
  “大哥们,饶命啊,我以后不敢了!”真诚永纪哀嚎着。
  细细碎碎的声音从祭台上传下来。
  牵着夜非白右手的女童仰起头,“粑粑,真诚叔叔会被打死吗?”
  夜非白道,“不会。”
  牵着夜非白左手的男童继而问,“粑粑,麻麻好凶啊!你怕吗?”
  夜非白嘴角一抽,“不怕。”
  刚说完,夜非白就被夜小乖打了脸,“粑粑说谎,麻麻说粑粑跪过遥控板、方便面、搓衣板等等,就差一个榴莲了。”
  夜非白握着夜小乖的手兀地用了力,太阳穴上迸出一条清晰的青筋,他阴森森地低头看着夜小乖,“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啊!”
  夜小乖脑后滑下一滴巨汗,知道夜非白生气了,便封了嘴巴。
  再过两年…
  等夜小乖、夜小猪都上小学一年级后,夜小乖遭到来自亲爹的无情管教,亲妈又被亲爹困在清月园里,他这个地里无人疼的小白菜每天都要在叔父的院子里面对积压如山的作业。
  而妹妹,做完学校安排的作业后,就跟去爷爷奶奶哪里吃喝玩乐去了。
  “啪!”
  一个巴掌拍在书堆上面,吓得夜小乖提着笔的爪子一抖,“爸…爸…”
  夜非白阴恻恻地笑了笑,使劲捏了捏夜小乖的脸,“儿子乖啊,作为男子汉呢,就要好好磨砺锻炼,长大后才能跟你爹我一样。”
  “跟爸爸一样跪搓衣板吗?”
  “我!”夜非白脸一黑,微微顿了一会儿,才变出两本拇指厚的练习册,阴险道,“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来,爸爸疼你,又给你买了两本六年级的数学题册,好好练好好做,别让你爹我抓到你的错误,否则打屁股!”
  夜小乖瘪嘴,眼泪汪汪地看着这个压榨他体力跟脑力的无良小气爹。
  夜非白走后,夜小乖才趴在书桌上,哀嚎一声,“妈,我想你嘞………”
  这让正在清月园安慰孕妇朵菲菲的木姜子猛然打了个喷嚏。
  缓过劲后,木姜子继续将育儿之道跟初为人母的朵菲菲一一道来…
  “我跟你说啊,生了孩子一定要注意保持身材…”
  ……………………
  (就此完结啦,噢吼吼吼!感谢各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