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麻衣相师 > 第805章

  妈的,这样下去,不用它吃我们,我们先被土穴给埋了。
  我立马让哑巴兰赶紧把黑山老妖给保护起来,接着抬起七星龙泉,奔着那个蝎子背上就砍。
  可那个蝎子到底是九丹灵物,速度跟闪电一样,比我快一步,黑练似得尾巴,对着我缠过来了。
  刚才胸背就被控灵术捏成了重伤,这下再一缠,我只觉得人一阵窒息,眼前都白了。
  与此同时,我就觉出一个特别尖锐的东西,对着我后脑就扎下来了。
  对了,这个大蝎子听了齐胖子的话,要吸我的灵气。
  几道白光划过来,是苏寻的元神弓,可这些元神弓,一开始就用过,不是没起作用嘛?
  刚想到了这里,忽然腰上的黑练就松了几分。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低头,这才看出来——原来元神弓,都又稳又准的射在了大蝎子甲壳之间最薄弱的关节连接处!
  苏寻只遇上过这东西一次,脑子就转的这么快!
  不光如此,我看见了,元神弓上,竟然夹带了白藿香的银针!
  大蝎子猛地就颤了一下。
  这说明,上面——有强效麻药?
  白藿香的声音响了起来:“十年醉——哪怕走蛟都扛不住!”
  但很快,白藿香的声音紧了几分:“难不成……”
  没错,哪怕是这么强效的东西,那东西的动作,也仅仅是迟缓了几分,并没有跟白藿香预想的一样倒下。
  不光如此,那东西瞬间发了怒,对着苏寻的方向就卷过去了。
  坏了!
  而一个人影扑上去,奔着那个甲壳就掰。
  哑巴兰!
  我心里一震,这货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可出乎我意料之外,哑巴兰虽然没能照着自己的计划,把甲壳给掰断,但竟然硬生生的就把蝎子尾巴给挡在了。
  这一阵子,没有白卖命,不光是我,他们也都有了进步。
  “哥……”哑巴兰的声音别提多吃力了:“你快跑,我撑不住了……”
  我倒是想跑,可人整个被缠住了,根本挣脱不出来。
  齐胖子在底下看着,一边喘气,一边幸灾乐祸:“好人就得吃亏,不能名声和好处全让你们都给占了……”
  这他妈什么逻辑,感情干坏事儿倒是冠冕堂皇,理应享受实惠了?
  没有这个道理。
  可齐胖子这么一开口,我脑子一转,倒是想起来了,立马说道:“大蝎子!之前齐胖子跟你约好,只要把你救出来,他就是你的主人了,是不是?”
  大蝎子苍老的声音一沉:“跟你没关系。”
  齐胖子一听我这话,眉头也顿时就皱了起来:“这是我们的事儿,你又要玩儿什么花样?”
  “不好意思,我住海边的,就爱管闲事儿。”我大声说道:“大蝎子,齐胖子是个什么人,你不傻,应该也看出来了——他是个恩将仇报,翻脸不认人的人。”
  大蝎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有门。
  “一开始,你们是约定好了,你也挣脱了镣铐,可你甘心吗?”我接着说道:“从一个套子里解开,钻到了另一个套子里面去,堂堂九丹灵物,给一个活人当狗溜,你还是没有自由。”
  被禁锢了这么多年,大蝎子的痛点,就是自由。
  齐胖子一听这话,脸色顿时一变:“李北斗,你别给我胡说八道!大蝎子,你不要听他的,你是九丹灵物,你自然会遵守约定,说话算数……”
  “屁。”我答道:“大蝎子也说了,出去之后,要把有灵之人全吃光,来报被封这么多年的仇,这个齐胖子,就是一个有灵之人,你吃是不吃?”
  大蝎子没吭声。
  “约定算个屁,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日子,你还没过够?他今天背叛我,明天就会背叛你——再说了,他可是十二天阶家族的人,跟封你的玄家老祖,本来就是穿一条裤子的,你怎么知道,他把你带出去之后,是给你自由,还是拿自己的身份,扬名立万之后,重新把你封住?”
  大蝎子微微震颤了一下——它想起了被禁锢的痛苦。
  “你要是把他给吃了,那个约定自然就没了,那才是真正的自由!”
  齐胖子死死盯着我,试图说话,可他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恐慌。
  因为我说的没错——对大蝎子来说,已经得到了自由,齐胖子就真的没存在的必要了。
  也许,他也想过控制大蝎子的方法,可惜,事情来的太快,他根本没机会做出举措。
  玩儿火的必然自焚,你会背叛别人,那风水轮流转,就会有人背叛你。
  齐胖子挣扎了起来,对着土洞就跑了过去。
  但是,他跑不出去了。
  我听到了四通八达的土洞之中,传来了嗡嗡的,翅膀摩挲的声音。
  那些虫子把他包围住了。
  依稀有惨叫,但是后来就听不到了。
  与此同时,我腰上更紧了——现在,轮到我了。
  我在最后这一瞬大声说道:“我是有特殊的灵气,可你不打算先看清楚了——自己吃得了。吃不了吗?”
  大蝎子背上的几只眼睛猛地睁开了。
  它也好奇,我身上,到底有什么特别的灵气。
  而趁着这个功夫,我立刻回头,对着白藿香他们大声喊道:“把带光的拿出来,照它眼睛!”
  我们县城,其实是盛产蝎子的。
  我小时候跟着老头儿在福寿河边钓鱼,时不时,也会在空闲时候,在河边的石头底下抓蝎子。
  十五块钱一斤,抓满一可乐瓶,能买一只炸鸡。
  而抓蝎子有一个诀窍,就是强光。
  蝎子非常喜欢阴暗,平时都躲在缝隙里,石块下,只要有强光照下来,它会被强光照的暂时“失明”,一动不动的僵在原地。
  趁着强光把它刺“呆”了之后,能一抓一个准。
  苏寻和白藿香手很快,尤其是白藿香——她带了一个很亮的小手电。
  而她身为一个鬼医,自然也知道,蝎子的具体构造,和眼睛到底在哪里。
  这一瞬,强光照在了蝎子的背上,我看到,它背上几双眼睛,顿时就僵住了。
  在它有自由的那个年代,还没有过这种强光。
  我抓住了这个机会,一把抽出了七星龙泉,对着它的眼睛就砍了下去。
  它的眼睛,就是它的弱点。
  这一瞬间,水天王的神气炸开,七星龙泉的锋芒行云流水,直接划破了一道坚硬的屏障。
  大蝎子的黑尾巴,瞬间就松开了,紧接着,一声惨叫,那种剧痛,让大蝎子死命的翻滚了起来。
  我抓住机会就要从大蝎身上跳下来——这东西能耐比我大,这一下,不过是抓住了弱点偷袭,它被激怒之后,会有更厉害的反扑。
  “跑跑跑……”
  我回头冲着哑巴兰他们就喊了起来。
  “哥,要跑一起跑!”
  还不行——这东西只是被砍了眼睛,力量还在,尤其是触觉,是最灵敏的,不把它灭了,事儿就绝对不算完。
  果然,那个苍老的声音暴怒的响了起来:“你们没法活着出去了……”
  那道黑练对着我就砸了下来。
  我举起七星龙泉,心说是死是活,恐怕就在这一下上了。
  诛邪手……
  我把全部的行气调出,通过诛邪手,灌注在了七星龙泉上。
  “咣!”
  这一声,那个巨大的黑练被七星龙泉的锋芒削下,“当啷”一声巨响,残肢飞出,楔在了土壁上,我们脚底下,一起震颤了起来。
  它的尾巴,终于断了!
  没有尾巴的蝎子,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哑巴兰顿时兴奋了起来:“太好了!哥,咱们……”
  可这一瞬间,又一道破风声响了起来。
  我顿时一愣,不对啊,它的尾巴,不是被我砍下去了吗?
  难不成……
  我立马回头,直接把哑巴兰他们几个人扑到了后面。
  果然,又一道黑练从我们刚才站着的位置甩了过去,砸在了土壁上。
  数不清的土块崩裂,溅了我们一身。
  哑巴兰顿时傻了:“它——它又长出了一条尾巴?”
  白藿香倒抽冷气:“不对,这个……是个双尾蝎子!”
  你大爷!
  双尾蝎子有多难找,我也知道,可我怎么也没想到,抓蝎子卖钱的时候遇不上,生死关头,他妈一碰一个准!
  诛邪手已经用了,这下子……
  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那个尾巴,以极快的速度,划出凌厉的破风声,再次对着我们冲了过来。
  我二话没说,先把七星龙泉抬起来:“你们还不快跑!”
  一个暴怒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东西……”
  一道锋锐的东西,倏然就钻进了我脑壳上。
  这下死了……
  可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我忽然觉出,怀里有东西,猛然就震颤了一下。
  好像是——三川红莲?
  潇湘!
  与此同时,大蝎子那个尾钩猛地停下了。
  它的声音满是难以置信:“水神……”
  可话还没说完,我忽然就觉出,大蝎子身上的灵气,跟倒流一样,直接落在了我怀里!
  那个势头——简直跟黄河决堤一样!
  潇湘——把九丹灵物的灵气,吸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