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开局成为诸葛大力男友 > 第五十六章噩梦

  “你们还来干嘛,不要以为这条船是你租的,就可以不经我允许随便进出,只要是我在开船,这个船长室里就是我做主。”
  见着赵海棠和林方进来,张师傅依旧显得有些余怒未消。
  “张师傅您说的对,我们来这里,只是说几句话的,说完我们就走。”
  见自己还没开口,张师傅就张口说了一连串话,林方不禁额头上黑线直冒,这个船长,未免也太过于有个性了一点儿吧,伸手按住了想要发作的赵海棠,林方笑了笑说道。
  或许是看林方态度还不错,张师傅态度微微缓和了一点儿,抬眼看了一眼林方:“有什么事儿,赶紧说。”
  “刚刚的事是我朋友做的不对,所以我代他向您道歉,另外希望您不要被其他情绪所影响,毕竟安全最重要。”
  在赵海棠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林方深深地朝着张师傅鞠了一躬,虽然那个灵敏的直觉,并没有告诉他要出什么事,不过在海上,极有可能就是游轮会出事。
  “放心吧,我开了这么多年的游艇,不会有事儿的。”
  张师傅见此也是有些诧异,半晌后,他低沉的说了一句话,便再次沉默不语。
  “林方你干嘛要对他这么客气,我虽然不对,但是也不至于这么低声下气吧,他不过就是一个开船的,牛气什么。”
  走出门外,赵海棠不禁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管张师傅是什么身份,但他现在掌握着我们整船人的命。”
  闻言,林方转过头,拍了拍赵海棠的肩膀,说完也不管赵海棠是否理解,转身便走了出去。
  “掌握着我们全船人的命,难不成他还要和我们同归于尽不成,这个林方真是胆小,不知道大力为什么放着我这种英俊潇洒的优质好男人不喜欢,偏偏喜欢林方这个家伙,搞不懂搞不懂。”
  看着林方慢慢消失的背影,反应过来赵海棠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我说赵海棠你实在太过分了吧,明明你自己犯的错,竟然让人家林方给你道歉。”
  “我又没有让他道歉,是他自己说的。”
  听到众人指责的话后,赵海棠耸了耸肩,一脸无谓的说道。
  “好啦好啦,确实是我主动的。”
  听见众人在争执,林方心中却出乎意料的有些烦躁,出声打断了他们的话。
  他本来以为心中出现不好的预感,是因为赵海棠和张师傅争吵,然后张师傅开船的时候情绪出现了问题,他这次道歉特意观察了一下张师傅的神色,发现张师傅情绪已经平静下来,结果那股不好的预感。还是没有丝毫要消散的意味,这让林方心中暗道,难不成是他想错了。
  虽然感觉有大事发生,但是林方也很无奈,他根本猜不到有什么事,只得强行忽略那种虚无的感觉。
  就这样,时间一点儿一点儿过去,不知是不是真被诸葛大力说中了,还是因为看那片苍茫没有丝毫变化的大海久了,他竟然真的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鬼使神差林方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竟然躺在了诸葛大力那双白皙的大腿上。
  然而更让人心碎的是,瞧着林方的动作,大力却一点儿没有拒绝的意思,似乎本应如此,伸出伸出了白嫩的双手,轻轻给他做着头部按摩。
  “禽兽。”
  “本来就没有吃饭,竟然还趁这个时间撒狗粮。”
  林方并没有理会不远处那群被他动作刺激的已经红了眼的“某些人”,此刻他只觉得一股深深的倦意袭来,不多时便觉得两只眼皮沉重的根本抬不起来。
  不一会儿见林方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来,诸葛大力眼中闪过一丝柔和,伸出手轻轻摸了摸林方那棱角有致的脸颊。
  就在这时水底一条大鱼,调皮的翻了一个身,浪花翻起,阳光透过水珠照射在少女身上,就像是给她披上了一层圣洁的金纱来。
  “哇,好美啊。”
  “我怎么突然感觉大力好像多了一层圣光Buff来,咦,我怎么突然听到了什么东西碎了的声音。”
  听见这个声音后,众人齐齐转了过去,目光直直的看着赵海棠。
  “不,我的女神,你不是这样的。”
  赵海棠捂着脸一脸痛苦的说道。
  “兄弟生米已经煮成稀饭了,你就节哀吧,我很能感受你这种感受,咱们俩也是同病相怜的人。”
  见着一幕,张伟摇了摇头,走过去拍了拍赵海棠的肩膀说道。
  赵海棠:“…………”
  去特么的同病相怜。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另一个空间,林方也是坐在游艇上,目光略有些迷离的看着平静的海面,林方此刻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的迎面驶来了一辆庞大的巨舰,瞧着巨舰就像是没有看见它们这边一样,径直朝着这边冲了过来,林方一下惊醒过来,双手拼命舞动,想要让巨舰停了下来,然后让他恐惧的是,他此刻却发不出丝毫声音来。
  瞧着巨舰毫无忌惮的冲了过来,林方只得眼睁睁看着游艇被撞的稀巴烂,自己身体瞬间被汹涌的巨浪所吞没,眼前被一片无尽的黑暗所包围。
  “大叔,你怎么了?”
  就在林方陷入到一种难言的恐惧的,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焦急的声音来,同时在无尽的黑暗中,出现了一点儿亮光,亮光的出现就像是引起了连锁反应一般,瞬间驱逐了眼前的黑暗。
  林方一下惊醒过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大叔你这是做噩梦了。”
  见此,诸葛大力眼中闪过一抹担忧,关切的问道。
  “嗯,做了一个梦。”
  林方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刚刚那个梦做的实在太逼真了一点儿,所以他并不想大力担心,没有细说。
  “大叔,您梦到了什么。”
  还没等诸葛大力说完,林方目光忽然扫到了海边不断涌起的碎浪,林方目光骤然一缩,在诸葛大力的诧异的目光中,猛的正起身来,猛的朝着船长室那边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