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开局成为诸葛大力男友 > 第五十七章惊魂一刻

  林方急匆匆推开门,却看见船长正在那里熟练的操控着仪表。
  与此同时在门外面,瞧着林方的动作,众人脸上都闪过一丝懵逼。
  “什么情况,这哥们儿犯病了吗?”
  赵海棠瞪着眼睛,一脸无语的说道。
  “你别胡说。”
  狠狠瞪了赵海棠一眼,诸葛大力大踏步跟了上去。
  “都愣着干嘛,赶紧过去看看啊。”
  见此,胡一菲见着还呆愣在原地的众人,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也是跟了上去。
  胡一菲的话让几人从呆愣中回过神来,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连忙脚步匆匆的朝船长室跑去。
  “你这是干嘛,我不是说了船长室不许人进出吗。”
  然而还没等他话说完,让他额头青筋冒起的一幕出现了,六七个青年男女齐齐都冲了进来。
  “你们当我船长室是菜市场吗,全部给我出去。”
  几人并没有理会船长的咆哮而是把目光转向到林方,有些关切的问道:“林方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林方没有回答,目不转睛的看着张师傅的动作。
  “疯了都他妈疯了,一群神经病。”
  虽然嘴上骂骂咧咧,可出于良好的职业素养,张师傅还是不断操控着游艇的走向。
  见到这一幕,即便以诸葛大力的聪慧也觉得林方有些不太正常,正想上前去把林方拉走的时候,令人震惊的事发生了,林方径直挣脱了诸葛大力的手,出乎意料的冲到操控台前,就要去抢夺方向盘。
  张师傅显然没有想到林方竟然会疯狂的做出这种事来,一个没注意,失去了手中方向盘的操控权。
  在几人一脸震惊的目光中,林方握着方向盘猛的旋转了一圈,船本来就是在运行中,被这么一弄,顿时一阵剧烈的颠簸,险些有翻船的迹象。
  “林方你疯了吗,你脑子里哪根筋没搭对,你这是要害死我们啊?”
  被摔了个七荤八素的赵海棠,躺在地上,怒声喝到,只是他的话音还没落下,耳边猛的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船长室里警报声大作。
  “这…这是。”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几人根本反应过来。
  看了一眼,长舒一口气正在擦着汗珠的林方,又转眼看了一眼呆着原地仿佛化作雕像,冷汗却不要钱往下流的张师傅,忍不住一脸懵逼,这是个什么鬼情况?
  …………
  西岛停泊处,一艘游艇慢慢的行驶过来在岸边人的指挥下,稳稳靠岸。
  游艇上,张师傅一改上岸时候阴沉的脸色,满脸笑容的朝着林方的说到:“小伙子,多谢你,你救了全游艇的人。”
  “还不是你,要不然咱们哪儿会遇到这么一档子事。”
  见张师傅把林方吹捧的就像是救世主一样,赵海棠心里面不禁涌现出一丝不平衡来,在一旁小声说到。
  “你说什么呢。”
  听到这话,胡一菲狠瞪了一眼赵海棠,然后转头跟着赵师傅说道:“赵师傅别搭理他,这人就是嘴贱。”
  张师傅脸上的笑容一僵,苦笑了一声说道:“小姑娘,那位年轻人说的对,我这把老骨头在这片海域跑了几十年了,可以拍着胸脯说,在这片海域上任何地方的礁石群,我即便是闭着眼睛都知道,但没想到这次……晚节不保,我真的对不住你们。”
  说着,张师傅便沉沉的朝着几人鞠了一躬。
  见此,林方赶紧扶住了张师傅:“您年纪这么大了,我们可受不起,这件事只能说让我们多了一个教训,毕竟谁都有疏忽的时候,只不过我看您这次的状态确实有些不对,在你身上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说出来,人多力量看能不能帮助你。”
  闻言,张师傅脸上忍不住多了一丝落寞,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跟我一起埋进土里的,但今天这张老脸差不多也丢尽了,我也不差在多一件了,既然你们愿意听,我就给你们讲讲。”
  “我有预感,接下来一定是个很精彩的故事。”
  听完张师傅的话,还没等林方开口,美嘉忽然一脸兴奋的说道,随即在几人满脸黑线中,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盒爆米花来。
  “你现在怀孕了,怎么能吃这个东西呢,让我来。”
  “吕子乔你把爆米花还我。”
  瞧见两个活宝又开启了逗比模式,一旁的张师傅嘴角忍不住一抽,看着同样一脸无奈的林方,问道:“你们这两个朋友是……”
  “您别管他们,这儿有点问题,您讲你的。”
  胡一菲伸出手指了指脑袋处说道。
  张师傅并不善于言辞,不过在他一字一句中,几人很快听明白了这是一个是十分烂俗的伦理剧。
  话虽如此,但几人对于张师傅的经历也是深表同情。
  “这女人也太绿茶了一点儿吧,不仅花你的钱,而且还出轨,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厚颜无耻的女人,咖喱酱这女人都跟你那个前任渣男有的一拼了。”
  美嘉扬了扬小拳头,一脸愤愤不平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后,咖喱酱却是脸一黑。
  “美嘉姐,你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
  “对啊,大叔为了这种女人,你差点把我们几个都搭上去了,未免也太不值得了吧。”
  “谢谢你们,经过这次,我总算明白了,既然她把我看成一根草,我又何必把她视若珍宝。”
  张师傅说着,脸上闪过一丝看破一切的明悟。
  “哈哈,没想到张师傅随口说的一句话竟然还挺押韵的。”
  “张师傅你当穿船长还真是屈才了,你应该去当一位诗人。”
  几人的调侃,更是把张师傅说的极为不好意思,黝黑的脸上隐隐闪过一丝红色,挠了挠头:“看你们说的,我这水平当什么诗人啊,不过以前回家的时候,大家都叫我写春联。”
  张师傅上船前的形象和现在,无异于形成了一种巨大的反差萌,如此大的转变,更让众人觉得张师傅十分可爱。
  然而就在几人乐不可支的时候,林方忽然说话了:“张师傅你说,你前妻是去找一个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