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二十四章 简直像条老狗

  范长安也怔住了,饶是他这种见惯血腥场面的猎人,也是喉咙一鼓,有作呕的冲动。
  实在是刘正和的死状太恶心,整个肚子都没了,像是被什么动物啃过,吃得空空的,甚至可以看到肚子后背的水泥地。整个腹腔,就像个凹进去的脸盆,血糊糊一片。
  “真他鸟的凶残。”八爷骂了一声。
  范长安也皱眉,将白布继续掀开了一些,仔细看着肚子边沿被啃咬过的痕迹,甚至还用手指挑起一片被撕烂的碎布条子,放在鼻子下嗅了嗅。
  只这一下,范长安就愣住了,就连一旁的八爷,也神情动容,忍不住凑过来,仔细嗅了嗅。
  实在是这股气息十分熟悉。
  “安哥,有些不对劲。”八爷突然道。
  一人一鸟相互视看了一眼,神色无比凝重,似乎比发现何君文身上有“化形”妖气,还要动容许多。
  “怎么会这样……”
  范长安喃喃说了一句,突然趴了下来,整个头埋进刘正和被吃空的肚子里,一下下,深呼吸地嗅着!
  这场面把众人吓到了。
  尤其是郭美芸,妈呀喊了一声,刚爬一来,一下又躲得远远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根本受不了范长安这个样子。
  这开什么玩笑,闻一闻就算了,还趴成这样。不知道的话,还以为是他吃的,心中暗骂一声变态!
  关键是连八爷也在刘正和的尸体上嗅来嗅去,一人一鸟还时不时低语相互说了句,研究得认真,表情更是无比严肃。
  “没错,除了很淡的妖气之外,还有那种特殊的气息。”
  范长安起身,眼中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兴奋,“跟它身上一样,那种独特的金属气息!”
  八爷也点了点头,“那种气息很容易辨认,不会错的。可真奇怪,刘正和的尸体上,怎么会有这种气息?”
  这个问题范长安也想不通,按理说那种类似金属的气息,应该是它身上独有的。可刘正和身上又是另外一种妖气,明显不是它,又把范长安弄晕了。
  那种金属气息跟天生的妖气不一样,是后天沾染到的,有点像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侵染的味道。例如长期生活在海边,身上会有一股腥咸味,长期生活在山林,乡土味也会重一些。同样的道理,只是气息不同。不知道是不是长期靠近某种金属,它身上才沾惹了那种气息。
  “实在弄不清楚,就抓出来问问。”范长安直接给了一句。
  “安哥,你有办法了?”八爷奇道。
  “还不确定,先问问。”
  说罢,范长安突然起身,指着刘正和的尸体,向陈晓慧道:“这尸体的妖气,跟你之前给我看的那张人皮,一模一样。”
  这话一出,陈晓慧和易岚两人眼睛顿时一亮。
  所谓的那张人皮,自然就是陈晓慧之前拿进山里的那个,后来还被易岚砸坏了。
  陈晓慧和易岚之前虽然也怀疑是同一批凶手,但一直无从论证,有了范长安这句话,多半不会有错了。
  陈晓慧明白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说这句话,估计也是想让这边介绍下案发现场的情况,当即向旁边的一名法医点头示意了一下。
  后者会意,立即走到范长安身边,蹲下身,将刘正和的头颅拨了一下,露出脖子后背两个对称的黑点。
  “范先生,死者这里还有两个伤口。”
  范长安倒没注意这个,验尸不是他的专长,只听法医继续道:“我们取样对比了一下,这两个伤口应该是动物的咬痕,伤口是在死者死亡半个小时前留下的。”
  范长安低头看了一眼,问道:“伤口有毒吗?”
  法医摇摇头,“还不确定,血样是早上才送过去的,估计明天才能看到分析结果。”
  “明天?”
  范长安摇头,他已经有所发现了,明天对他来说等不及,遂抬头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向陈晓慧确认另外一个疑问:“刘正和不是一个人离开的,怎么最后就他一个人死了?难道他们是分开走的?”
  “不是,他们都被刘正和赶走了。”陈晓慧解释道。
  “赶走了?”范长安和八爷不禁奇怪。
  陈晓慧点头,将昨晚大体情况还原了一下:
  原来昨晚刘正和带人道了柳东街的时候,进入一条小巷,有人发现他背上有一只奇怪的动物,遂提醒了他。刘正和大惊,将背上的东西抖掉了,众人一阵找,没找到。后来,刘正和突然就发怒了,将众人赶走,自己独自前行。再往后,众人就听到刘正和的叫声,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刘正和已经死了。
  “毛茸茸的东西?”
  范长安和八爷相互看了一眼,印证了某种猜想,范长安又问:“现场有发现凶手的踪迹吗?”
  这个说来惭愧,陈晓慧摇头:“这个跟之前的案子一样,没在现场发现任何血迹,线索都断了,人证也没什么发现。”
  “不会没痕迹的,除非能飞,不然肯定有迹可循。”
  说罢,范长安忽俯下身来,整个人贴在地上,四肢伏地,鼻子一下下嗅着。
  这一幕让众人想起了刚才的场景,一个个面色古怪。
  不过,好在范长安这回是在地面上嗅着气息。
  绕着刘正和的尸体嗅了一圈,似乎发现了什么,范长安突然一扭头,手脚并用,向东边巷子爬去,一路不停嗅着。
  行进的路线有些蜿蜒,似乎在探寻不同方向的味道浓度,等确定了方向,就继续爬行。
  这姿势,简直像条老狗。
  众人面面相觑,也一个个心里打鼓,因为现场早用警犬查过了,没任何发现才让法医进场的,连警犬都没任何发现,难道范长安的鼻子比狗还灵?
  正疑惑着,范长安突然顿住了身形,鼻翼动了动,缓缓抬头。
  在他面前的,是一面水泥砌的墙面,有些破旧,水泥表面剥落大片,露出内里的红砖。红砖底部,一个拳头大小的老鼠洞,出现在他面前。
  洞口似乎很深,从众人的角度看去,都是黑黝黝的,看不到底。
  范长安就这么盯着,突然伸出胳膊,直接将手伸了进去。
  这一幕看得众人头皮发麻,连洞里什么都不知道,就敢伸进去,估计在场的也没几个人敢这样,毕竟对这种黑乎乎的地方,还是有莫名的恐惧。
  片刻后,范长安的手臂已经伸出来了,指间还夹着一片残破的红色布条。众人一看,这布条的质地,似乎和刘正和身上的有些相似,至于红褐色,应该是染过血的。
  还真让他找到了,藏得这么深,连警犬都没发现,难道这家伙的鼻子比狗鼻子还灵?!
  但一个个也觉得奇怪,刘正和身上的布料,怎么会跑到这么远的老鼠洞里,不会还真是被老鼠叼走了吧?
  范长安也没做任何解释,起身拍了拍手,随手将找到的布条丢了,看得众人又是一愣,搞不懂范长安的意思,好不容易找到,怎么又丢了。
  倒是易岚学着范长安的姿势,也趴在洞口前方,往里看了看,确实漆黑一片,索性拿起手电筒,往洞里一照。
  光柱通亮,笔直照了进去,不知是不是错觉,仿佛看到一道白色影子唆地晃了一下,消失在尽头。等她再仔细看时,只有一个两米来深的,向下陡斜的笔直洞口,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易岚狐疑着脸,又仔仔细细照了一遍,确定没发现异常,心中无疑,难道刚才真是自己看走了眼?
  等她起身后,看了看范长安丢掉的那张布条,再看看墙角的老鼠洞,突然想起之前进山时,范长安曾说那张人皮有可能是老鼠咬的。蓦地有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似乎范长安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刘正和的死,跟我店里的熊肉有关。”范长安突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