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二十一章 刘正和死了

  第二天清晨,7点03分。
  海东市警察署,陈晓慧的办公室突然被一把推开。
  “慧姨,出事了!”
  易岚站在门口,面色焦急,手里抓着一摞刚打印出来的照片。
  陈晓慧抬起头来,成堆的文档围着她,白纸皙皙,衬托出她眼角的血丝,昨晚一宿没睡好。
  易岚踏步上前,一把将资料递了过去,直奔主题,“法医在现场发来的照片,不一样的死法!”
  陈晓慧一愣,从易岚简短的话里明白过来,立即接过文件,仔细端详了一番,然后抬头道:“能确认吗?”
  “还不能,不过从尸体的咬痕来看,应该是同一批凶手。”
  易岚说罢,从陈晓慧手中挑了几张放大的细节照片,指给陈晓慧看。
  “这个,这个,还有这里的咬痕……”
  陈晓慧一张张看着,一边点头,认可易岚的说法。
  说罢,易岚又道:“还有,死者生前去过猎人小屋。”
  “什么?”陈晓慧一愣,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从座位上站起,“什么意思,说清楚些!”
  “是,今天凌晨00:23分,接到报案人电话……”
  易岚将案件前前后后快速讲了一遍,事无巨细,都是重案组在最短的时间内收集到的信息,有些已经和多方确认过了。
  陈晓慧一边听着,眼中闪过思索神色,突然道:“小岚,你去办一件事。”
  ……
  海东市,浦东新区。
  午后的阳光照在小镇上,驱散了春晨的微凉,又没到晌午最炎热的时候,正是小镇吃茶喝酒、最舒适的时段。
  郭美芸的土菜馆内,一间二楼包厢,觥筹交错,满桌子都是山珍野味,看得人食欲大增。
  “来,长安,八爷,我再敬你们一杯。”
  郭美芸从席位上站起来,一袭红纹旗袍包裹着性感的腰肢,配着脸颊上的两俏飞红,尽显迷人姿态。
  一杯醇香透亮的飞天茅台,敬到范长安面前。
  盛情难却,范长安笑了笑,也举起桌子上的酒杯,礼貌性抿了一口,倒是一旁的八爷滋溜一声,一下就干了,大呼痛快。
  “来,多吃点,今天是我亲自下厨,平常人可没这待遇。”
  这一杯喝完,郭美芸又给范长安和八爷夹菜,一边再给两人满上,一杯接着一杯劝酒。
  昨天出了那档子事之后,郭美芸就说要宴请范长安和八爷,表达自己的谢意。本来范长安觉得没什么,就是一些举手之劳的事,关键还黑了刘正和一百来万。但郭美芸不这样想,知道这往后自己的人身安危可算是系在这一人一鸟身上了,大腿要抱紧,第二天就把好酒好肉摆上,专程招待他们。
  当然,心中感激也是真的。
  “厨艺不错,至少比我的好多了。”范长安吃了几口,由衷赞叹。
  这是大实话,他除了会烤,还是会烤,不比郭美芸这满桌子蒸、煮、炒、炖的,确实是吃得大快朵颐。
  “哎,厨艺再好也没用呀,也卖不出你那一千万的高价!”
  郭美芸调侃了一句,又向两人敬酒,一边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可别小看了我这土菜馆,虽然卖不出你那价格,但油水也是不差的!”
  这个范长安从进门就见识到了,这楼下堂食,楼上包厢的,上下两大层,各有四五百平米,确实不是他那个猎人小屋可比的。
  按郭美芸的说法,她虽然卖不了大狗熊,但卖卖城里人稀罕的野鸡野鸭、山珍野菌什么的,也够她偷着乐了。
  关键是长久!
  他范长安能的熊肉能卖多久,能卖半年吗?
  那玩意可不好搞,野鸡野鸭就不同了,包几个山头就可以大量散养,繁殖又快,可以持久地经营下去。
  “你们别看现在海东市独我一家,我敢打包票,再过十几年,我这模式就会火遍大江南北,成为餐饮行业的一景。再回溯起来,说不准我还是商业先驱呢!”郭美芸忍不住拍拍胸脯,略有自得。
  “对对对,先驱先驱,先把酒满了上再驱。”八爷看着空空的杯子,催促道。
  郭美芸白了它一眼,慵懒的眼神略有醉意,在八爷旁边的座位坐下,雪白的胳膊拄着桌子边,歪着头,一边给八爷倒酒,一边懒懒道:“八爷,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
  “什么疑问?”八爷盯着她倒酒的瓶口,也不看她,只顾着催促:“多点,多点,再倒点,喝不穷你。”
  酒倒满了,郭美芸却一下端了过来,抓在手中,看得八爷着急,“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郭美芸倩然一笑,上上下下把这胖鸟儿打量了一遍,虽然八爷警告过她,但还是打算问问,遂道:“八爷,你说奇不奇怪,这世上怎么会有独腿的鸟儿呢?你看呐,那野鸭野鸡都有两条腿,普通的鸟儿也是两条腿,为什么到你这,就只剩一条了呢?”
  这问题困扰她很久了,也观察过八爷的肚子,确定没有截肢的迹象,就好像天生就是一条腿的,真是古怪。
  当然,主要是想通过这问题,旁敲侧击问问这鸟的来头。
  八爷瞟了她一眼,“我还有另一条腿,你想看吗?”
  “有吗?在哪?”郭美芸好奇,旋即一愣,突然从对方的坏笑中明白到了什么,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上年纪了,眼花,东西小了看不清楚。”
  “我呸!”八爷大怒,一把啄过对方手里的酒杯,一仰头,一饮而尽。
  “消消气,消消气,没别的意思。”
  没套出话,郭美芸赶紧笑着把八爷的酒满上,期间还不忘给范长安夹菜添酒,尽显生意女人交际的玲珑一面。
  “我家安哥的那条腿倒是很长,也看到清楚,你要不再考虑考虑?”八爷突然道。
  噗,范长安一口酒喷了出来,就连郭美芸也羞得满脸绯红,咳嗽连连,慵懒的眼光下意识往范长安下半身瞥了一下,可惜被桌子挡住了,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说实话,范长安虽然没什么女人缘,但刚毅的侧脸,健硕的体型,确实是充满男性魅力。尤其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总是令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好奇为什么会有这么干净的眼眸。
  “八爷说笑了,要是再年轻几年呢,我还真想看看,现在嘛……”
  郭美芸的目光在范长安脸上认真盯了几眼,似乎想起了什么,喟然一叹,“现在人老珠黄咯,又是个寡妇,就怕你们嫌弃……”
  “嫌弃,嫌弃。”八爷点点头,真的是一副很嫌弃的表情,认真道:“没想到你还是个寡妇,我们安哥虽然命硬,但也是一脉单传,经不起克。”
  “你……”郭美芸险些被对方气疯,但也知道这鸟嘴从不饶人,懒得跟它计较了,冷哼一声,又坐到对面去。
  落座后,郭美芸似乎情绪有些变化,自顾自喝了几杯酒,突然道:“其实我以前不做这个的。”
  范长安和八爷相视看了一眼,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但在对方眼神,都看到了一股感伤神色。
  “八爷,我可不克夫。”
  郭美芸看向胖鸟儿,用认真的口气道:“以前我也有一个幸福的,夫妻恩爱,我们还有个七岁大的女儿,很可爱,这么高……”
  说着比划了一下,眼里流露出怜惜而又哀伤的目光,“可惜,三年前死了……”
  话匣子一打开,郭美芸似乎就停不下了,带着范长安和八爷,思绪回到了她三年前简单纯朴的生活时光。
  原来郭美芸并不是海东人,而是从小生活在东海的舟山群岛上,和丈夫都是土生土长的舟山渔民。
  只不过,三年前,舟山群岛开发旅游业,盛豪集团在舟山圈地建五星级酒店,因为郭美芸的家园被占,才被迫转移到海东市打拼。
  也是在那天,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重大转折。
  据郭美芸所说,搬迁的那天,她女儿突然离奇失踪,丈夫为了寻找女儿,也在山中意外坠崖而死。等警方找到女儿尸体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后的事了。
  说到后面,郭美芸脸色有些煞白,欲言又止,似乎不愿意去回响那个画面,“我女儿的死法很奇怪,她的心……”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人道:“警官,芸姐他们就在里面。”
  屋内的众人一愣,纷纷对视了一样,有不妙的预感。
  脚步声更急了,几乎是奔着过来的。
  砰的一声,大门被一把推开,出现一个短发、丹凤眼的女警。
  “易岚?”
  “黑女人?”
  范长安和八爷同时道,有些吃惊,实在是没想到易岚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紧接着,一人一鸟同时皱眉,因为对这个脾气火爆的女警,没什么好印象。
  来者正是易岚。
  易岚也是皱眉,没想到除了范长安和八爷之外,这里还有一个美艳的女人。下意识第一眼就看向郭美芸,见其装扮性感,脸颊飞红,似乎想到了范长安最近在干的什么事,眉头一皱。
  再看范长安,语气已经是不善。
  “刘正和死了!”易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