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二章 海东市杀人案

  “破我的案子?”这回轮到易岚吃了一惊,身子也坐直了,道:“莫非我们找的,是业内某位前辈不成?”
  陈晓慧摇了摇头。
  “那是私家侦探?”
  陈晓慧又摇了摇头。
  “不会是你们十九局的人吧?”
  “十九局?我倒希望他是,不过这是不可能的,那个人背负的使命太重,就算是十九局也承受不起。”陈晓慧语气感慨。
  “那到底是谁?”易岚不耐烦了,摆摆手道:“慧姨,您就别弯弯绕绕了,我受不了这套,直说吧,到底是何方神圣,连你们十九局也招惹不起?”
  “怎么到你嘴里就成招惹了?”陈晓慧哂然失笑。
  “哎,就那个意思。”易岚不想跟她纠结这个,“您倒是说吧,那人到底什么来头,能把咱们大半年都一无所获的案子破了?”
  “猎人,一个猎人。”
  “猎人?”易岚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指了指窗外一片深山,再次确认,“山里面打猎的那种?”
  陈晓慧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具体背景我不便告知,你姑且就当他是一个猎杀怪物的猎人吧!”
  “怪物猎人?”易岚用古怪的眼神看着陈晓慧,“还有这种猎人?”
  “没有的话,咱们来干什么,游山玩水?”
  “呵呵,慧姨真会开玩笑,我还是头回听说有怪物猎人这档子职业。那这怪物猎人跟案子有什么关系?慧姨,你不会是想告诉我,咱们要带这什么猎人,回局里帮大家伙破案吧?”
  易岚的语气已经有些不善了,开什么玩笑,折腾了三天,就为了这么一个虚头巴脑的家伙,上面人脑子怎么想的?
  “你错了。”
  陈晓慧转过头来,语气郑重道:“听好了,第一,是我们专程请他回去,不是‘带’,也不能是‘带’,等下见到他,给我收起你的姿态,否则休怪我没有提醒你。第二,案子以后是他主导,你们协助他,为他提供一切可能的配合。当然,如果这趟顺利的话。”陈晓慧似乎对这趟行程都没有多大信心。
  易岚却是听到了另外一层意思,像被开水烫到的猫儿,一下惊得跳起,叫道:“什么,要我们配合他?!开什么玩笑,这么大的案子,几十条人命,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猎人来主导?不行,我不同意!”
  “停车,回去!”
  易岚说罢,狠狠踹了一脚前面的驾驶座。
  开着的汉子正是她属下,名叫张兴,是个黑脸汉子,被易岚踹得一身闷哼,立即刹车。
  不过他并没有调头,而是扭头看了看陈晓慧,见陈晓慧没有发话,他立马向易岚挤了挤眼色。
  这一行人虽是易岚的手下,但此行的指挥中枢还是陈晓慧,出发前,上面再三交代,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切听从陈晓慧指挥。
  不管什么情况,自然也包括了眼前的情况,张兴还是拎得清的。
  “继续开。”
  陈晓慧淡淡说了一句,张兴不敢抗命,油门又缓缓踩下了,还不忘再向易岚递了个颜色,示意这火爆的队长不要乱来。
  开什么玩笑,你这新晋队长的屁股还没坐热呢,就算背景再硬,也不能这么跟上头对着干啊,何况这个上头的来历比你还不简单。
  车队骚动了片刻,又恢复速度。
  易岚坐在车内,一声不吭。
  她也知道自己方才的言语有些不妥,越级发号施令又算是怎么回事,陈晓慧还坐在旁边呢?可确实是被陈晓慧的话刺激了,旁人没有经历过她这半年,是无法理解陈晓慧的话对她的打击有多大的。
  不过,逾越了毕竟逾越了,应该道歉,可绷了绷嘴唇,一句道歉的话最后硬是没憋出来。
  不是易岚不想道歉,而是陈晓慧话里传递的信息,让她接受不了。什么叫让他们配合?整个专案组,尤其是他们这支特警队,忙活了大半年,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最后擒拿真凶,绳之以法的荣耀吗?就这么拱手让出去,让他们去配合别人,还是一个什么不清不楚的猎人,让他们情何以堪。易岚第一反应,便是组织上不认可他们,等不及了,才让她反应如此激烈。
  一阵沉默后,还是陈晓慧先开口:“你觉得,这是一起凶杀案?”
  易岚一怔,难道不是吗?
  “受害者、作案动机、作案工具、作案地点、作案时间,毫无规律可言,毫无逻辑可言,有这样的凶杀案吗?”
  案子是复杂不错,不然也不会投入这么多人力、物力、财力,一点头绪都没有,但几十个受害者也真实存在,不是凶杀案,又是什么?
  “先前有些秘密不方便告诉你,既然这趟点了你过来,就是让你参与其中。你再想想想,整个案件有什么异常?”陈晓慧循循善诱道。
  有什么异常?异常多了去了!简直不知道从哪说起!
  心里虽这么抱怨,但易岚还是将案件从脑中快速过了一遍。
  这案子说来也简单,毕竟在整个业内,也算是一桩奇案了,其中细节,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案件起于1992年的秋天。
  某日凌晨,海东市的警局门口,突然出现一个死人。死者是一名普通的市民,从死前迹象看,应该是不久前身负重伤,一路爬到警局门口,想要求救,可惜半路就已经断气了。
  诡异的是,死者体边没有一点伤口,也没发现中毒的迹象,但整个口腔和喉咙却是血糊糊的,像是死前被什么利器捅进嘴里,搅碎了气管而死。
  人死在警局门口,这件事引起了部里一阵轰动,上头十分重视,局里也快速立案了。可才立案的第二天,立马又在另外一个地方,发现了一具死因相同的尸体。
  一样的,也是被搅碎了气管,气绝而亡。
  更诡异的还在后面,半年时间内,海东市的各个地方,不间断地出现了死因相同的受害者。截止道昨天,已经确认死亡的,就多达89人。相当于每隔2天就要死一人,影响之恶劣,令人发指。
  这还不算失踪人数,光局里有报案的失踪人口,就有400多人,还不算没报案的。以当前的人口追踪和统计技术,不在案的失踪人数,只怕上千人。
  这简直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凶杀案和失踪案。
  关键是,局里立案了大半年,一点头绪都没有。
  除了知道受害者的死因,正如陈晓慧所说,这些受害者的背景关系、性别分布、职业分布、年龄分布,毫无规律可言,凶手就像是随机杀人一样,四处乱咬。作案动机、作案时间、作案地点,毫无突破口。甚至还在同一时间内,出现了多个受害者的情况,让案件从个人作案,推向团伙作案的嫌疑,一下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
  案子大概是这么个情况。
  要说有什么异常,确实多了去了,易岚想了想,不知道陈晓慧话里的意思,硬着脖子回道:“不知陈主任有什么高见?”
  “陈主任……”陈晓慧呵呵一笑,从这细微的称呼变化里,感受到了易岚心中的不耐情绪,倒也不温不愠,指着窗外,徐徐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你说,想要猎杀一只山中的猎物,是我们更专业,还是山中的猎人更专业?”
  又来了,易岚受不了这种说话的方式,冷哼一声,撇嘴道:“至少我不认为,一个猎人破案,能比我们专业到哪里去。”
  “是啊。”陈晓慧忽转头来,冷冷盯着她,“可如果这些凶杀案,不是人为的呢?”
  轰!
  汽车陡然一刹,易岚险些一头撞到前座靠背上,心中惊涛骇浪,被这汽车临时刹着的一脚,陡然拉起。
  “到……到了。”
  前面的张兴小声冒了一句,语气有些虚,眼神还在后视镜上偷偷瞟了陈晓慧一眼。
  方才的对话他也听到了,心中震惊无比,下意识就踩了刹车。
  不过,确实也到了——前面没路了,只有一面高耸的绝壁,几辆悍马车正停在下方空地上。
  陈晓慧理了理头发,哐当一声,推门而出。
  待走远了一些,张兴正想开口询问,一句“易队”还没出口,背后又是一震,易岚已经狠狠踹了他一个闷哼,摔门而出。
  待易岚也走远了,张兴赶紧抚着胸口喘气,脸更黑了,心有余悸道:“我的天呐,他们刚才都聊了什么,我是不是知道得太多了……”
  “躲在里面练刹车吗,还不滚出来!”易岚在远处怒骂一声。
  “来,来了。”张兴赶紧溜出。
  ……
  众人站在石壁下,抬头望去,只见石壁陡峭如剑,藤蔓倒挂,偶有山风吹过,掀起一阵绿涛翻涌,绝壁高处的位置上,一个幽闭的洞口若隐若现。
  “找到了,就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