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十四章 有骗婚的嫌疑

  “没相上?”郭美芸一脸诧异,没相上就没相上呗,怎么这个脸色?
  仔细一看,才发现有点不对劲,范长安的左侧脸颊上好像有一摊通红,像是一个巴掌印子。
  “你被女人打了?”郭美云好奇道。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打巴掌这种手法,通常是女人的专属。
  范长安也没否认,走到吧台后面倒了杯水,咕噜咕噜,仰头一饮而尽。
  范长安越是这样,郭美芸就越是好奇,一颗心实在被挠的不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范长安一声不吭,像是难以启齿,倒是一旁的八爷开口了:“他一上去就问人家能不能给他生儿子?”
  噗,范长安一口水喷了出来,冷眼瞪向小八,“你胡说什么,我哪有一上去就这么说!”
  “哎,差不多那意思,反正没聊几句就拐到这了。”
  范长安啪的一声,将杯子重重拍在台面上,斜目怒道:“你跟踪我?!”
  “我才没跟踪你,我也是听说的,这事儿在外面都传开了。”说罢,抬头看看天,才不承认。
  “传开了……”范长安顿时焉了,看向郭美芸,心里那叫一个尴尬,难不成她也知道了?
  脸色更难看了,实在是在这女人面前接连出丑,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倒是郭美云开口了,“你别听它瞎说,我也是才知道这件事的。”
  说罢,冷冷剜了胖鸟儿一眼,发现这鸟儿真是坏透了,连自己的主人都坑,这不,明显是专程把她留下看范长安笑话的。
  但她也没说破,说实话,她还有点喜欢看范长安吃瘪的样子,好久没遇到这么个有趣的人了。
  “不过话说回来,你那句话虽然说的不好听,但也不至于挨打吧。”郭美芸替他分析道:“这几年虽然鼓励男女平等,但风气一时半会变不过来,像你这种喜欢生儿子的也不少,总不至于你说了这句话,人家就打你吧?”
  “人家是没马上打他,但问了他几个问题。”八爷又冷不丁道。
  郭美芸:“什么问题?”
  “人家问他有房吗?”
  “相亲的问这个很正常,能理解,而且他不是有吗?”郭美云指了指头顶的屋子。
  “他是说有,人家又问他在哪?”
  哦,郭美芸懂了,这是打听房子的价值。范长安是有房子不错,但位置太偏了,这里毕竟是郊区,还是刚开发的,顶多算半个农村。换句话说,这房子值不了多少钱。
  跟范长安不同,郭美芸是为了做生意才跑到这来的,正儿八经的生活主要还是在市区,就连房子也买在那。毕竟这边的生活太单调了,不适合她,遂问道:“那姑娘要求这么高,应该挺年轻漂亮的吧。”
  八爷点点头,调侃道:“能不漂亮嘛,他一上去就说要你这样的标准。”
  “我哪有!”范长安瞪了小八一眼,后者压根不看他。
  郭美芸美目一笑,也懂,这是碰上挑眼的姑娘了,年轻漂亮的女孩,自然要求也是高的。
  “然后呢?”
  “然后人家又问他,有车吗?”
  这个郭美云也清楚,没有的,不然也不需要警车送他回来。
  “然接着又问,有存款吗?”
  郭美云扑哧一笑,这点她也是清楚的,这家伙身无分文,不禁都替他可怜了:“这是夺命三连问呀,你都没有,就打你了?”
  “没有,人家还是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才打的。”八爷的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又问什么了?”
  “有海东市户口吗?”
  “哟,这要求高,这年头海东市户口一户千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落户的。”
  八爷嘿嘿一笑,又漫不经心地补了一句:“我们安哥没有户口。”
  “我猜他也没有,等等……”郭美芸一愣,“什么叫没有户口?”
  “他是黑户!”八爷直接道。
  “黑户?黑户你也敢去相亲?!”郭美云算是明白了,也彻底服了眼前这位。
  也难怪人家姑娘会甩你一巴掌,这不是明摆着耍人家嘛。哪个姑娘愿意跟一个黑户结婚,开什么玩笑,说难听点,黑户就是流浪人口,无依无靠的。
  而且鬼知道你是怎么成为黑户,万一是个违法犯纪的怎么办,还被你连累,打你都算轻的。
  “你这黑户去相亲也确实有点过分了,有骗婚的嫌疑。”郭美芸想了想,觉得有些奇怪,道:“你不是认识一些警察朋友吗,怎么不把户口问题解决一下,这可是硬伤。”
  “我的身份,不适合登记在案。”范长安倒是说了一句。
  具体原因比较复杂,不便跟郭美芸解释。总之范家祖上所有猎妖人,都没有出现在任何史料记载中。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陈晓慧看到灵位上的无字刻痕,会心生感慨的原因——可怜青山无名骨,一朝功名几人知。说的正是范家先人。
  郭美芸正疑惑着,八爷又道:“后面倒是来个不需要户口的。”
  “哦,还有这种姑娘,这年头倒是稀奇。”
  “是挺稀奇的,53岁的一个大妈,你说稀奇不稀奇,胳膊腿比他还粗。”
  呃,郭美云不说话了,终于明白为何这位的脸色这么难看。
  范长安则是铁青着脸,向小八冷眼暼去:“你还说没跟踪我,说的跟在现场看到一样!”
  八爷这回倒没有否认,而是冷目以对,“你不是说你自己能搞定吗?我就是想看看,你是怎么搞定的?”
  这话说的范长安哑口无言,也确实是搞不定。因为没经历过相亲,不知道现在结婚还看房子车子票子,脑子里就没这个概念。也着实把他这个猎妖人愁坏了,一身本事无处施展,憋成了内伤。
  “看来还真得找陈晓慧借点钱……”
  范长安想起陈晓慧还留下一个人,心中嘀咕,这女人不会是早就料到自己会求上她,才特意留下一个人负责联系吧?
  “老女人!”
  范长安和八爷异口同声骂道。
  八爷显然也跟范长安想到了同一处,他们相处多年,有些默契已经深入骨子里。
  八爷甚至怀疑,陈晓慧那会躲着它,不给范长安介绍女人,说不定早就料到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这个老女人擅于算计,一定是这样的,他鸟的,别让我再遇上!”嘴里谩骂有声,什么脏话都往外泼。
  郭美芸没想到刚刚还斗嘴的两个,如今就一致对外骂上了,还想着再挑拨一会儿看热闹,只能作罢。
  “唉,长安,这事说来我也有点责任,这样吧,回头我帮你关注关注,有合适的姑娘就介绍给你。”郭美芸脸上有些歉意,毕竟是她推荐去的那家婚介所,不然也没范长安后面那些事。
  当然,主要问题还出在范长安身上,但他的问题郭美芸解不了,也只能是这么一说,博个安慰。
  “也别介绍了,我看就你了!”八爷发话了。
  “我不行,年纪大了,不合适。”郭美芸笑笑,这回倒没发火。
  八爷:“不大不大,女大三,抱金砖,很合适。”
  郭美芸才不接它这茬,向一旁的冰柜努了努嘴,朝范长安道:“对了,东西可是给你送过来了,别光放着呀,回头我还指望你靠它还钱呢。”
  “对了,为了能让你尽快还钱。回头我给你介绍几个客人,过来给你捧捧场子,你可得好好帮我招待招待。”
  说罢,也不管范长安答不答应,扭着性感的腰肢,就款款走了。
  “安哥,我去找那老女人算账!”八爷一甩头上的红冠刘海,一副怒发冲冠的模样,就要飞出去。
  “站住!还嫌我不够丢人吗?”
  范长安睨了它一眼,也真是被小八说中了,感情这件事,自己真是连只猩猩都不如,处处碰壁。
  “还是先弄点钱吧。”
  范长安无奈叹了口气,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因钱伤脑筋。但没办法,今非昔比,也不好向陈晓慧开口,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脸,总不能说是借钱娶媳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