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二十八章 这里有个大家伙

  这沉闷的声音,敲得众人又是兴奋,又是紧张。脚印一路延伸到这里,再往下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又见范长安伸出手指,在地面上叩了叩,声音时大时小,似乎在辨析着什么,突然手指停在一处,猛地往地下一按。
  噗的一声,地面直接陷了进去,露出一个漆黑的洞口。
  被范长安按下去的土石,哗啦啦往下掉,然后传来一阵咚咚咚的水声,像是落进了水里。
  “下方有水?”众人均是如是想。
  范长安突然起身,指着他刚才叩击过的几个位置,道:“从这里到这里,全部撬开。”
  众人同时看向易岚,后者点了点头,立即有两名特警上前,拔下随身携带的匕首,趴到范长安弄出的小洞边上,用匕首一下下撬开。
  撬了片刻,才发觉不对劲,原来只有范长安按进去的洞口,土层才是最薄的,洞口周围一圈,都是厚厚的土层,匕首根本撬不动。
  两人古怪地看了范长安一眼,也不知道这位是怎么锁定这位置的,但也没多想看,立即招呼了几人,在附近找了几根废弃的木棍铁棍,一起忙活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窗户大小的洞口被挖了出来,旁边堆着一个半人高的土堆,都是从这洞口挖出来的。
  啪啪啪,十几盏手电筒同时照进洞里,众人均是一怔。
  这地底下的空间,实在是太大了!
  整个地洞目测有三十多米深,呈三角形,上窄下宽,越到底部越宽,至少有两三百平方大小。众人的正下方,是一个篮球场大小的水池,池水浑浊,绊着许多黄泥,看不出深浅。水池正前方,是一片与水池等同大小的陆地,地面略显潮湿,在水池与地面的交界处,一道惊心怵目的半圆形凹痕,出现在众人眼前,像是什么巨型动物碾过去,两米多宽的痕迹,足足可以躺下一个成年人。
  手电筒沿着凹痕的方向照去,突然在泥土墙壁的尽头,照到一个一人多高的泥洞,黑漆漆的,不知通往何处。
  这景象着实把众人吓到了,从没想过这住人的居民楼底部,还有这么一个诡异的地洞。更恐怖的还是那条比人还粗的爬行痕迹,到底是什么样的动物,才能留下这么大的凹痕?
  众人先前都以为是老鼠作祟,毕竟那些墙上的细小脚印,还能辨别出一点迹象,如今再看下方那个比输油管道还粗的碾痕,一个个都不禁胸口起伏,似乎在这陌生的地底,还有什么未知的东西?
  范长安盯着那道巨大的痕迹,突然蹲下身来,双手抓住洞口的边沿,猛地一蹬,直接跳了下去。
  “范先生!”众人大惊,也没想到范长安这么直接果断地跳下去。
  这可是三十多米、将近十来层的高度,就这么直接跳下,就算是个铁人也要摔成肉泥!
  一道道手电筒赶紧朝下照去,一个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突然都是一愣,没有在地底上看到范长安的影子,反倒是地底上空的泥壁,似乎有什么影子在飞速掠动。
  众人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一道道手电又往泥壁上照去,果然看到一个人影吸附在泥壁上,四肢倒挂,不停地在泥壁间跳来跳去。
  那身形比跳蚤还灵活,虽然光滑的泥壁没什么抓力,但范长安却利用巧劲,一触即离,不做任何停留,瞬间跳到另一侧。而那肩上的胖鸟儿,也跟钉在他身上一样,纹丝不动。
  一人一鸟就这样在泥壁上不断弹射,向下靠去。
  只片刻功夫,范长安就已经到达了地面。
  这一幕看得众人目瞪口呆,算是再次刷新了对眼前这位的认知,不过也是暗自庆幸,要是这位刚才就这么直接跳下去,那大伙的世界观,算是要彻底崩裂了。
  易岚也是看得心惊肉跳。
  她算是众人里跟范长安接触最多的一个,但每跟他多接触一次,就要被范长安惊艳一次。最早是山里那头熊的事,之后是那个老鼠洞,再往后就是那包奇特的粉末,紧接着,就是这非人般的身手。
  不过,易岚也发现了,范长安好像一直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好像从未认真出过手,那背上一直被兽皮包裹着的弯形武器,就是最好的证明。
  也不知这位身上还有什么惊人的能量,易岚不禁有些好奇,也有些期待,既是对范长安的期待,也是对救出凯子等人的期待。
  “走,把钢索放下去。”易岚一声令下。
  这边的众人也不耽误,负责临时后勤的两个小组,立即放下身上的几个大包,取出一捆捆钢索,绑在就近的勾角栏杆处固定,四五条银晃晃的钢绳,就势抛了下去。
  之前为了配合易岚做诱饵,打前锋的几个小组都没有配置重武器,装备都押在后面两个小组身上。
  如今发现了洞口,在易岚的命令下,所有包裹全部打开,众人轮番上前,一个个全服武装:特警安全盔,防弹衣,人手一把80氏冲锋手枪,背上再背一把87式新型步枪,腰间还配有厚背锯齿的淬钢匕首,一个个杀气腾腾,蓄势待发。
  当然,众人腰间还绑着之前的麻皮口袋,这是此行任务的目的,自然没有换下。
  易岚一抬手,一个个特警纷纷手抓钢索,跳了下去,动作迅捷,井然有序。
  等众人全部到达地面的时候,发现范长安正站在那个一人多高的洞口前,伸手抚在泥壁上,仔细观察着。
  易岚一招手,众人立即四散开,一手持枪,一手拿着手电筒,警惕地查看四周的情况。
  “范先生,有什么发现吗?”易岚走到范长安身后,语气明显比之前客气了许多。
  范长安回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众特警的武装,没说什么,指了指泥壁上的一道刮痕。
  易岚会意,手电筒往上一照,登时一愣。
  泥壁上有一道拇指深的刀痕,清晰、锋利,连泥壁中间的一块花岗岩也被切开了,就好像是,有人拿着一把日本武士刀,拖拉过去一样。
  手电筒再往前一照,更是惊得瞪大了双眼,原来这整个洞口的泥壁上,到时都是这样的刀痕,或长或短,或深或浅,没什么规则,就这么一路梨过去,硬生生开辟出了这么一个土洞。
  洞里还有滴答滴答的声音传来,那是刀痕上沾染的黏液,顺着刀痕流到地面上发出的声音,黏糊糊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还散发着一股酸腐的气味。
  “叫你的人回去吧。”范长安突然道。
  “什么?”易岚一愣,但旋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笑道:“子弟兵没有退缩的道理,而且我们也不会丢下兄弟不管的。”
  范长安摇了摇头,“不是让你们丢下他们不管,我收了老女人的钱,人我会尽力给你找回来。之所以让你们回去,是想减少你们的牺牲。”
  说罢,范长安指了指远处的那滩水池,又指了指泥壁上的刀痕,道:“这里除了老鼠之外,还有一只我之前没有预料到的大家伙,它应该是擅长打洞,先是从水里钻了出来,然后再从这里打洞过去,这些黏液还很新鲜,它估计就在前面不远。”
  易岚明白了,这是提示他们前方有危险,不禁一笑:“范先生,这不是有你吗?”
  这算是赞赏的话了,对她来说,认可一个人可不容易,对眼前这位算是正式承认了。
  范长安摇了摇头,“这家伙的体型很大,估计有些棘手,地底作战本来就不是我的优势,如果遇上了,我不一定顾得上你们。”
  “这个你放心,兄弟们这次都有硬家伙!”易岚拍了拍手中的87式步枪,眼里闪过杀意。
  范长安看了看对方,没说什么,他已经提醒了,言尽于此,再多说什么没有意义。
  八爷嘿嘿笑了两声,也没说话。
  一人一鸟扭身去了,直接钻进黏糊糊的洞里。
  易岚估计现场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一招手,也跟了进去,众人两两一组,紧随在后。
  幽深漆黑的洞口,一盏盏手电筒左右晃动着,照耀出弯曲前行的道路。除了细碎的脚步声,还有滴答滴答的水滴声响,回荡在在众人耳边。
  一滴黏液突然滴在张兴的后脖子上,立即像灼烧了一般,疼得他龇牙咧嘴。赶紧伸手在脖子上一搓,这下更疼了,跟拿一块火炭抹过一样,整片脖子火辣辣的,伸手一看,手掌红通通一片,像是脱了一层皮!
  “队长!”张兴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