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二十三章 决定插手了

  几乎是雷霆之间,范长安突然一把掐住何君文的脖子,将其提到跟前,像盯着猎物般,眼中杀机毕露。
  手上猛一用劲,一条鲜红的舌头直接被掐了出来,何君文满脸青紫,痛苦地呜呜叫着。
  “你干什么!”易岚等人大惊,立即奔了过来。
  郭美芸也慌了,也不知道范长安怎么突然暴起攻击对方?
  范长安毫不理会,自顾自盯着何君文的舌头,仔细盯着,忽一愣,似乎有些不确定,凑近到舌尖上,深嗅了一下。
  这一幕看得众人头皮发麻,以为范长安要一口咬上去了!
  “不是你的?”
  范长安皱着眉,又把何君文举高了些,凑到其白皙的脖子上又嗅了一番,面露狐疑神色。
  确认了,范长安突然手上一松,何君文整个人瘫软在地,蜷在地上拼命咳嗽着,一副要断气的模样。
  “何先生?!”
  “何君文!”
  一帮人赶紧冲上去把何君文救起来,易岚已经扑向范长安,一把将他推开,怒道:“范长安,你干什么!”
  气急暴怒,也没什么敬称了。
  旁边的警察也冲了过来,隔在范长安和何君文之间,警惕地看着范长安,生怕这家伙有什么冲动之举。
  “他身上有妖气,但不是他的。”范长安言简意赅给了一句。
  “什么妖气?”易岚指着地上咳嗽连连的何君文道,“那你也不能这样,你知不知道,他刚才差点被你掐死了!”
  “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范长安也懒得跟她解释,向肩上的八爷侧了一下头,“闻到了吗?”
  “嗯,很淡,若有若无的,有人气了,真邪门。”八爷的神情有些凝重,“估计已经化形。”
  “化形。”范长安念着这两个字,看向地上躺着的何君文,思索道:“化形之后的妖气很淡,不会在他身上停留这么久,除非是长期接触,不然我闻不到。”
  “长期接触?”
  八爷有些意外,“妖兽化形是逆天的,会有周期性的反逆,如果不进食人的精血,就会退化回去。这家伙这么久都没被吃掉,到底沾了什么鬼东西,这么古怪?”
  “说不准,天地刍狗,什么都有可能。”范长安的目光显得有些阴沉,“真没想到,这才没几年功夫,什么魑魅魍魉都敢冒出来了,是当我死了么!”
  八爷的眼中也流露出杀气,徐徐道:“估计是二十年前老鬼没把它们杀干净,给跑到这里来了,也不知藏了多少年。安哥,化形妖兽危害巨大,但也都很狡猾,都是活了数百上千年的老妖怪,怕是没那么好抓。”
  范化形点头,在猎妖人的专用分类中,妖兽可分为“化妖”、“化智”、“化形”三类。化形是最危险、也最难被杀死的。
  当然,不代表另两类不危险,这三种分类并非强弱划分,更多指的是妖兽变异的三大特征。
  例如化妖,指是动物体型和力量的变异,也是区分妖兽和普通动物的关键。化智,指的是妖兽具备复杂思考的能力,堪比人类。而化形,则已经到了演变成人形的地步,除了五脏六腑和舌头之外,已经跟普通人毫无区别。
  之所以说化形特殊,所以历史上出现化形的妖兽太少,概率接近亿万分之一。也因此,化形妖兽往往演变到人类无法理解地步,行踪诡异,变幻莫测,甚至掌握了一些超自然的力量,堪称物种演化的奇迹。
  范家历代寻找的“它”,便是化形妖兽之一。
  这边正说着,陈晓慧已经踏步而来。
  “范先生,又见面了。”陈晓慧冲范长安点点头。
  “前几天才见过吧?”范长安没什么好脸色,不客气道:“这么急着押我过来,不会是真觉得我杀了刘正和吧?”
  “范先生说笑了,确实是我们照顾不周,其实是刘正和死的比较蹊跷,想托您来看一眼。”
  几乎是大实话,陈晓慧没做任何隐瞒,“当然,毕竟刘正和之前去过猎人小屋,调查清楚了,也好为您洗脱嫌疑。”
  这是个范长安无法拒绝的理由。
  当然,只要范长安来了,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不待范长安说话,陈晓慧又向易岚问道:“他们是怎么回事?”
  指了指脖子一圈通红、不停咳嗽的何君文,还有一帮被警察挡在外面的众人。
  还能是怎么回事,易岚恼怒地看了范长安一眼,将刚才发生的事快速汇报了一下,不忘重点提及是范长安突然出的手。
  其实不用她汇报,陈晓慧早就知道了,一路过来都看在眼里。
  等易岚说完,陈晓慧直接道:“范先生是警方带过来的,何君文滋扰公事,违法违纪,把人都押回局里,全部仔细做口供,说不清楚的,一个都不许放出来。”
  “啊?”易岚有点不敢相信,看了眼范长安,又向陈晓慧道:“这样不合适吧,何君文什么都没做,就被范……”
  “张兴。”
  “陈主任。”一旁的黑脸张兴上前。
  “把人带走。”陈晓慧道。
  张兴看了一眼有些憋火的易岚,赶紧回道:“好。”
  说罢领着一波人就去了,临走前还不忘用胳膊捅了易队一下,示意她不要乱来。
  何君文那边伤了喉咙,说不出话来,扯着沙哑的嗓音吼了几句,众人没听清说的什么意思。他的跟班又是一阵谩骂,但被张兴吼了几句,都被乖乖带走了。
  “范先生,何君文刚才什么事惹到您了?”等把人处理走,陈晓慧才开口。
  这态度,就连八爷也不得不点头赞叹:“老女人,你这人虽然抠,但不得不说,你很知道轻重,比你旁边的黑女人强多了。”
  这话说得易岚脸色一黑,瞪了八爷一眼。
  “八爷谬赞。”陈晓慧笑了笑,没在意,看向范长安,知道对方会给她一个解释。
  范长安点头,虽然知道陈晓慧别有用心,但这心意领了,遂给了句:“何君文身上有化形的妖气。”
  “化形?!”陈晓慧大惊。
  “快,小岚,抓他回来!”
  这突然的一吼,连易岚都怔住了,从没见过陈晓慧如此失态过。
  再看陈晓慧满脸惊骇的神情,也瞬间意识到了事态有什么不对,否则不会失态成这样,转身立马拔腿就走。
  范长安突然拦住她,道:“不用了,不是他。”
  易岚一愣,看向陈晓慧,很显然这句话也安不了陈晓慧的心,后者又道:“范先生,化形妖兽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不是他,也要抓回来调查清楚。”
  “查,怎么查?”范长安反问。
  这话把陈晓慧问住了,对付化形妖兽她还真没经验,凝神看了范长安和八爷一眼,忽道:“你们打算怎么做?”
  “钓着,不要打草惊蛇。”范长安的方法很简单。
  陈晓慧愣了一下,但也听出范长安话里的另一层意思,这是没有拒绝不参与这事。
  决定插手了?
  陈晓慧心中一喜,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吩咐易岚道:“跟张兴说,口供做完了全放走,再找几个可靠的人手监视何君文,把他日常接触的所有人都记下来,每天发一份给我,我要看。”
  说罢,指了指范长安,“也给范先生发一份。”
  易岚一愣,很少见陈晓慧如此郑重,连这些基础的资料都要亲自看,更是狐疑地看了范长安一眼,似乎从那什么“化形”出现开始,这家伙就有点上心了,不再是之前死活不管的态度。
  意识到了事态不同,易岚看范长安的眼神,带着别样的意味,点点头,去交代了。
  人走后,不等陈晓慧开口,范长安直接道:“带我去看看。”
  “好,这边请。”
  陈晓慧脸上露出笑意,不枉自己一番苦心,之前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倒没怎么用上。
  但也知道这位出动了,并不是因为案子的是,说不定只是为了看看线索,毕竟化形的事非同小可,范长安也无法坐视。
  事情演变成这样,陈晓慧也不想,但也知道这事不能打草惊蛇,要慢慢摸着来。
  很快,几个人揭开黄色警戒线,进入到了案发现场。
  郭美芸面色古怪地跟在范长安身后,心头一直被一股诡异的情绪盘踞着。
  化形的事,范长安和陈晓慧也没回避她,一番对话听得郭美芸心头直跳。虽然大半没听懂,但也知道海东市似乎混进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应该是很危险。
  再看这一人一鸟,平静淡漠的背景下,似乎散发着一股诡谲的杀气,让郭美芸有一种山雨欲来的不安感。
  也不冷,但郭美芸还是不由自主地拢了拢衣服。
  很快,案发现场到了。
  “就是这了。”
  陈晓慧走到小巷中间,几名法医正在做现场勘察取样,见她到来,纷纷避让。
  人一走了,中间的空地上,立即出现一张床单大白布,白布下,依稀可见一个扭曲的人形影子。
  白布附近,还有法医用白色粉笔画出的几条扭动的人影,是用来模拟出死者生前的痕迹的,一路扭曲,歪斜得有些不成样子。
  这白线看得范长安皱眉,不由抬头看四周一眼,突然上前,蹲下来,一把掀开白布。
  “啊!”
  郭美芸猛然一声尖叫,吓得瘫坐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