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十一章 这个屁股大,能生养

  确实是女人。
  门外响起笃笃的敲门声,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你好,有人在吗?”
  声音略带磁性,还有些慵懒,听起来舒服悦耳。
  “在在在,快进来吧。”
  不待范长安开口,胖鸟儿已经迫不及待了。
  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个红色旗袍的女人出现在门口。
  饶是对女人不怎么感冒的范长安,也是眼前一亮,不得不说,这是个十足的美女。
  看模样,年纪在三十上下,明眸皓齿,乌黑秀发,一双半垂半睁的慵懒眼神,缓缓抬起,仿佛有绵绵不尽的媚态。白皙的脖颈下,是一袭塑身的红色旗袍,勒在腰肢,勾出诱人的身段。肩上还披着一段雪白的裘貂,增添了几分贵气,正是当下最流行的装扮。
  这道红色魅影站在那边,就像一颗熟透的红苹果,浑身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令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所谓成熟女人,最是致命,说的便是眼前这样的女人。
  胖鸟儿也看得不住点头,似乎很满意,冲范长安道:“不错,不错,就她了,这个屁股大,能生养。”
  似乎才注意到吧台上的鸟儿,红衣女人一愣,旋即反应过来,皱眉道:“哪来的鹦鹉,嘴巴真不干净。”
  “干不干净没关系,能生就行。”胖鸟儿又上上下下把对方看了一遍,那眼神,分明在说,八爷很中意你。
  红衣女人的表情僵住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鸟儿,一股怒意涌上心头。旋即又是一愣,想到自己的来意,又冷静下来,自己这是怎么了,还没进门,就跟一只鹦鹉斗上了?
  瞥了一样角落里的棕熊,红衣女人眼中闪过异样的神采,又看向范长安,知道这位才是正主,笑吟吟道:“这位小哥面生得很,之前没见过呢。”
  说罢,也不待对方招呼,扭着性感腰肢,便款款走了进去。
  “你是哪位?”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郭美芸。”说着,还向范长安伸出手去,主动示好,“说来咱两还是邻居呢,只是我来这里一年了,只见过保洁,倒是没见过你。”
  “邻居?”
  范长安打量了对方几眼,没见过,当然,他好多年没回来了,也不可能见过,旋即摇头,“我不习惯跟人握手。”
  也是不喜欢跟人握手,倒不是因为冷漠,而是常年猎杀妖兽养成了这种习惯——在手中没有武器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将手伸向陌生生物的,不管对方是人还是妖兽。所以跟眼前这女人没关系,之前面对陈晓慧,也是这样。
  郭美芸愣了一下,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辞,也不跟对方掰扯了,直接道出了来意:“小哥,之前进你们店里那人呢?”
  “哪个人?”范长安一下没反应过来。
  “就是从警车上下来那个人,跟个野人似的,喏,和这只鸟一起回来的。”说着,眼神不时瞥了暼那头熊。
  范长安恍然,原来是找自己的,“我就是那个野人。”
  “你?”郭美芸仔细看了范长安几眼,扑哧一笑,只当对方又在开玩笑,一个慵懒的眼神抛了过去,“小兄弟,不是姐姐抬举你,实在是那个人没你这么干净,当然,也没你这么俊俏。所以你就别逗姐姐了,告诉我他在哪,我还有事找他呢。”
  那半嗔半媚的模样,仿佛能掐出水来。
  范长安虽然没经历过异性,但雄性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女人不差。
  就连一旁的八爷,见到郭美芸这副模样,也是啧啧点头,更满意了,忍不住插嘴道:“哎,就是他,刚上楼把毛刮了,就成这样了。快说说,你找他什么事?说完我们还有事找你呢!”
  这话说得范长安嘴角一抽,用膝盖也猜到小八要找对方什么事。
  郭美芸听得一愣,再看范长安的身板身形,目光比对了一下身高,懂了,惊道:“原来真的是你呀,穿上衣服,差点没认出来!”
  嘶,八爷眼睛一亮,听出了话里的另一层意思,拼命给一旁的范长安使眼色,那意思是,这女人可以,很上道。
  范长安似没听懂一般,淡淡道:“你找我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看这铺子多年没开了,今天难得一见,赶紧过来打个招呼。邻居嘛,多走动走动。”郭美芸避实就虚,依旧是一脸热情,“对了,怎么称呼?”
  “范长安。”
  范长安也没隐瞒,本就想出门打听一下情况,隐瞒这个没意思。
  郭美芸哦了一声,像是认真记下了,然后又问:“刚车上的那些人警察同志好像跟你很熟,你们认识?”
  “算是吧,怎么?”
  “哦,没事。”听对方这么回答,郭美芸心里就有底了,回头应该不会被警察找上麻烦,遂向角落里的那头大熊抬了抬下巴,道:“那只大块头是你的?”
  范长安点点头,早就看到对方的眼神一直往那瞟,心里多少猜到了对方的来意。
  范长安:“你想要?”
  郭美芸一愣,没想到对方这么直接,倒省的拐弯抹角,喜道:“可以吗?什么价钱?”
  “你要它做什么?”
  既然问到这了,郭美芸也挺了挺腰肢,笑道:“我就说咱们邻居应该多走动走动嘛,我的店都开在你隔壁了,你连我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见对方是真的不知,郭美芸解释道:“其实就是一家土菜馆,现在的城里人山珍海味吃惯了,喜欢吃点土味野味,回头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当然,你也别小看我这个土菜馆,几百平的店面呢,不比你小。”
  “土菜馆?”范长安有点明白对方来意了,指着棕熊道:“你打算卖这个?”
  都说的这么直白了,郭美芸也不扭捏,似为难道:“这不是土菜馆的花样少嘛,吃来吃去就那几个菜。我有一个重要的客人,过几天要招待朋友,想让我弄几个新花样,所以我才想找你匀点。”
  也没说要全部买走,毕竟郭美芸也知道,这年头,弄到这东西不容易,估计也是冒了极大风险的。
  “不卖。”范长安直接拒绝。
  “你放心,我不是全买,最多要条胳膊掌什么的。”
  范长安摇头,“不是不想卖你,而是熊类是保护动物,你拿走了没用,只会给你惹麻烦。”
  还以为对方不肯松口,一听这意思,郭美芸立马俏脸一笑,“刚不是问了嘛,警察同志是你朋友,你路子多,如果真有麻烦,你帮姐姐挡挡。”
  “不行,这我帮不了你。”范长安一点商量的意思都没有,就连一旁的八爷也不说话了。
  猎妖人——当然,如今都改称“怪物猎人”了。但不管是什么叫法、在哪个时代,都有一些基本的规则要遵守。既是为了制约这个群体的行为,也是为了保障这个群体的发展。
  每个时代的规则都不一样,有些是皇权制定的,有些是立法制定的,内容也各不相同。但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让他们独立于规则之外存在,不然就乱套了,最终也必然被规则抹杀。
  而且,越是到近代,约束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严格。猎妖人这个职业看似风光,其实掣肘诸多,这也是一些猎妖人早早就转型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因为范长安身份特殊,以及过往任务的需要,十九局为他争取了许多特许和授权。但也仅限于他,不代表他有权利再授权给别人。
  例如眼前这头熊,像“动物保护条款”就是对范长安的制约,只是制约的方式不同。他可以公然击杀并随意处置这头熊,或吃或卖都行,但就是不能给郭美芸去卖,这就是不同的授权。
  当然,除非郭美芸在店里吃。
  “哎,长安,咱们邻里邻居的,你这话就没意思了呀。”郭美芸板起了脸,似乎有些生气,“信不信我一通举报电话,你也落不到好。”
  这话有点威胁的意思了,分明是自己得不到手,也要让对方鸡飞蛋打。
  “我跟你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不就仗着局里有几个朋友吗?先别说你跟那些警察的关系有多好,再好能大过天吗?那是归林业局管的,两个部门,就怕他们也说不上话。”郭美芸扬起慵懒的眼色,似乎在说,你那种关系,我见了多了。
  “我有证。”
  范长安摇头,也不知道怎么跟对方解释,索性拉出吧台下的抽屉,只见五颜六色的证书,塞得满满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