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三十章 绝路

  山呼海啸般,随着巨型肉虫冲来,土洞两侧迅速坍塌,整个地道都颤动了起来,有如地震!
  易岚等人大惊,正要再次射击,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爆喝!
  “让开!”
  紧接着,就看到范长安的身影从后爆射出去,一把兽皮包裹着的弯形武器不知何时已经握在手中,身形在半空中跃起,迎着巨型肉虫,劈头盖脸斩下!
  就像一个炮弹从后突然射出,耳边还回荡着疾风掠过的呼啸声,紧接着,又是一个轰隆的巨响,盖在众人耳朵上!
  范长安手中的武器,猛地砸在巨型肉虫的头顶,将其砸得陷成一个V字,整个身体也被范长安的冲势撞得向后滑行一段,身上松垮的肉环,瞬间一节节紧绷、扩大,塞满了整个土洞!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了,几乎就在一眨眼的功夫,范长安已经从队伍的最前,出现在队伍的最后,速度之快,撞击之猛,令人咋舌!
  但更令众人吃惊的,还是那条巨型肉虫,面对范长安这样的攻势,竟然也只是被砸得头部变形,没有砸死,这得是多厚的皮肉?!
  嗞……嗞……嗞……
  巨型肉虫发出痛苦的叫声,声音也越来越低沉,身上的肉环突然由红变紫,由紫变黑!
  “不好,快跑!”范长安突然一声大吼。
  就在这时,巨型肉虫身上的肉环突然猛地一弹,像一节巨大的弹簧,猛地一下冲撞出来,两侧的泥土被它一下推得纷纷垮塌,攻势和力道比起刚才的范长安,远远过之!
  范长安即便是双脚蹬地,也被巨型肉虫一路推来,速度丝毫不减,双脚梨出的两条翻卷的痕迹,旋即被紧跟其后的庞大身躯吞噬!
  “范先生?!”
  众人又惊又怒,一边后退着,一边瞄准肉虫头部,可却不敢射击。
  巨型肉虫几乎是呼啸而来,眼看就要冲道众人面前!
  “祭!”
  范长安突然一声怒喝,刷的一下,一把扯开弯形武器上的兽皮!
  幽暗的地洞中,一道月牙般的光芒闪过,仿佛从远古时代,照进了一抹清冷的光辉。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兽皮扯开的那一刻,似乎有什么古老的东西醒来,隐隐之中,仿若听到一声莽咕的低沉啸声,震得众人心头一跳!
  却见范长安电光火石之间,右手握着一块黑黝黝的方形长柄,咔的一声,插进弯形武器的底部,身形陡然一转,一道月牙光芒没入肉虫的头部!
  刷的一声,巨型肉虫的头部直接被切开一条长长的口子,紫红色鲜血喷射在泥壁上,哗啦啦一片!
  “快跑!”
  范长安突然一声大喝,月形武器沿着伤口,往上又是一拉!
  噗,又是一阵血泉喷出,但因为肉虫的体型过于巨大,这连续的两刀,竟然没有将其头部切下来。
  出手得胜,众人也没明白为何范长安让他们逃命,就在这时,脚下的泥土突然一阵剧烈颤抖,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不好!”易岚一声令下,再不犹豫。
  “跑!”
  一行人连忙死命前奔!
  脚步方才踏出,脚下土地猛地一升,一根根尖长的黑色长刀破土而出,登时将一名特警自下而上刺穿了过去,顶在泥壁上!
  染满鲜血的尖刺上,一颗瞪大了双眼的脑袋,耸搭搭垂在一边,满脸都是惊惧与不甘。
  “刚子!”
  众人悲愤交加,一条条火舌喷吐而出,射在那从地上拱出的一节节巨型肉环上!
  似乎是被射击得剧痛扭曲,地下的肉虫猛地一旋,一条尖细的环形肉虫直接从地底里钻了出来!
  这条肉虫似乎与范长安争斗的那条不同,头部前端的肉环要细小一些,也没有嘴巴,只在拳头大小的最前面一圈肉环上,长着一根长长的黑色尖刺,胳膊粗细!
  “尾巴!这是它的尾巴!”
  不知是谁吼了一声,那条肉虫的尾巴突然一缩一弹,猛然扎在那人的头颅,一下刺穿了过去,钉在泥壁上!
  “苏彬!”
  众人惊怒,易岚已经端着手中步枪,对准了肉环最小的地方,一阵疯狂的射击!
  铛铛铛!
  密集的火花响了起来,与最开始击中的噗噗声不同,这次就像射在铁板上,竟然是金石交击声,而且肉环被射中的地方,也没有血水喷出!
  这一幕看得众人双目瞪大,意识到了这巨型肉虫变色意味着什么了,没想到竟然坚硬到子弹都射不穿了!
  最依仗的武器没了效果,一个个首次感受到了绝望。
  就在这时,那黑色肉环突然抽搐了一下,瞬间又变回红色,紧接着,整条肉虫扭地一下,垮塌下来。
  众人循着动静看去,发现瘫倒的巨型肉虫后方,出现一个手握弯形长刀的身影,正是范长安。只是现在的范长安,浑身是血,身上没有一处的干净的地方,嘴里也喘着粗气,似乎经历的一场鏖战。更诡异的还是他肩上的鸟儿,已经变成一团炙热的火焰,熊熊燃烧着,照得范长安的侧脸,光影变幻,犹如魔鬼!
  “走!”
  不待众人反应,范长安又是一声怒吼,紧接着,身形往后一弹,又冲入来时的土洞中。
  众人还没弄明白范长安为什么又回去了,接着他肩膀上的火光,隐隐看见一条浑身黑紫的巨型肉虫,头部已经塌陷得不像样,像被砍了无数刀,身上还有许多灼烧的痕迹,可依然扭着巨大的身躯,又朝范长安冲来!
  “还没死!”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有人握了握手里的步枪,不知道是不是该上去帮忙。
  “队长,我们……”
  就连易岚也犹豫了片刻,就在这时,地上那条被斩下的尾巴,突然一扭,粉红色的体表又再次黯淡下来,转成深紫色!
  呲的一声,肉虫陡然立起!
  “跑!”
  众人再不犹豫,拼了命地往前冲。
  这肉虫尾巴竟然活过来了,众人从没见过这种诡异的事情,但一个个隐隐想到了什么,脑中闪过八爷那句:“好大的地龙!”
  地龙,是《神农本草经》中对蚯蚓的叫法,这种说法通常用于中医领域,老百姓的生活中,没人会将那一小条在地上扭着的,一脚就能踩死的东西,称之为龙。
  但蚯蚓有个特性众人是知晓的,就是在被切断之后,两段都能活着,甚至变成独立的两个个体。再看后面这只对着他们紧追不舍的大怪物,一个个大脑嗡鸣,心道不会真的遇到这种怪物了吧。
  可蚯蚓哪有这么大的体型,就算是恐龙时代,也未必会有这么大块头的家伙,就算是活几千上万年,也未必能长成这个样子。
  再看它身上钢刀般的尖刺,发紫发黑,跟铁板一样的体表,一个个更是难以相信,那会有这样的大型蚯蚓?!
  身后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众人已经无暇多想了,只能盯着眼前的道路,拼命狂奔。
  可跑了一阵,众人也发现了不对劲。
  似乎后面这条被斩过的肉虫尾巴,速度没有之前那么迅捷了,蠕动的身躯就像一辆老旧的老火车,颜色也不是之前那种深黑色,而是深紫色,偶尔一阵子弹打上去,依然会溅射出血花。
  这个发现让众人心里多少松了口气,只要对方一追进,众人便一阵扫射,肉虫吃痛后就会缩回去,然后又追了上来,众人再一阵射击,如此往复,可以暂时摆脱威胁。
  但也只是暂时,众人明白,他们的体力早晚有耗尽的时候,身后的肉虫却像不知疲倦,一直锲而不舍地追着,再这么下去,早晚有被追上的时候。
  另一方面,范长安为了帮他们挡住肉虫的主体,范长安深陷危机,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两边生死未卜,一阵压抑的情绪笼罩在众人心头。
  大概跑了半个多小时,一人突然大惊道:
  “队长,前面没路了!”
  奔跑中剧烈晃动的手电筒,齐齐照向前方,晃动的光亮中,果然看到前方一堵圆形的泥墙挡着去路,再也没有任何通道!
  “怎么会这样?!”众人大惊。
  按范长安的说法,老鼠是一路通向这里的,如果前面没路了,那些老鼠去哪了,难道就在这里凭空消失了吗?
  实在是对范长安的判断过于相信了,也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个个顿时有些慌乱。
  “啊……”
  一声惨叫从身后传来,只这片刻停留的功法,那条巨虫尾巴突然猛地加速,胳膊粗的尖刺一下刺在一名队员的大腿上,登时将其整个人扎了起来。
  “老林!”
  众人大惊,一道道手电筒猛然向后照去,子弹立即朝肉虫身上招呼,打得肉虫不断吃痛后退。
  手电后扫,黑暗突至,就在这光影变幻的一刹那,易岚仿佛看到前方那堵泥墙的角落里,有一道微弱的光亮投射进来,几乎肉眼不可察觉。
  易岚双眼一亮,突然举起手中步枪,一阵猛射!
  噗噗的子弹打在泥壁上,众人愕然扭头,才发现易岚竟是对着那面墙壁射击的。一个个惊诧住了,正欲开口,突然发现那堵泥墙尘土飞扬,突然投射进几个圆形光柱,那是光线照进了子弹孔!
  墙壁背后有光,有路了!
  众人心中大喜,又听易岚一声大喝:“挡住它,我来开路!”
  说罢,易岚猛地前冲,一个肩膀撞击,一下撞在泥壁上。
  扑通一声,泥土纷纷绽开,一片光亮照进洞内,易岚整个人也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