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十三章 听说是去相亲了

  “不是姐姐我不帮你出这个钱。你也知道情况,现在好一点的电器都要从国外进口。你要的那种超大冰柜,国内的厂家压根产不了,从海外拉过来,少说要十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呀!”
  她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把对方逼到一定程度,是不会轻易松口的。
  “不行就算了。”范长安也没勉强,实在是借钱这种事说不出口。
  郭美芸一愣,看对方的态度,是真想就这么算了。遂假装一声长叹声,无奈道:“行吧行吧,我就先帮你垫这个钱,好好的一头熊,总不能丢了不是?不过我们可说好了,你有钱了要立马还我。”
  说罢,还逼范长安当场立下字据。见对方稍有犹豫,郭美芸当即一把抢来纸笔,生怕范长安反悔了,直接把内容都拟好了。
  “好,行了行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立个字据而已,瞧把你难受的,跟签卖身契一样。”
  好不容易催着范长安把字签了,郭美芸又一把夺过来,确认无误后,不动声色地收起,又换上了笑脸道:“好了,我这人说话算数,马上就回去给你办这事儿。不过,你也算欠了我一个人情,回头我再来串门,可不能再这么待客了呀!”
  说罢,还不忘向对方眨了眨眼睛。
  “等等。”范长安突然道。
  郭美芸一愣,有种做贼心虚的不好预感,“怎么,反悔了?不想还钱?”
  那语气,说的好像范长安已经欠她钱一样。
  “不是……”范长安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红,道:“生孩子的事……”
  “没门!你想都别想!”
  郭美芸有些怒了,“我警告你,别看老娘穿得性感,我不是你想的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亏我好心帮你,你竟然想睡我!”
  说罢,是真的生气了,指着范长安就是一顿痛骂之后,刚骂了几声,才见范长安的脸色有些不对,似乎欲言又止。
  “怎么了,别扭扭捏捏的,有什么话直说!”
  范长安也是第一次被女人这么骂,但没办法,有求于人,想了想,还是僵着脸问道:“我是想问你……有什么快的方法,可以找个女人生孩子……”
  这话说出来,连范长安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他再没感情经验,也知道这话不妥。
  这就是所谓的直男癌,直得不能再直了。有些人直男是因为性格所致,有些人是因为经历所致,缺乏跟女性相处的经验。但范长安是属于没机会跟女性相处的那种,这也是他性格里的一个缺陷,这次回来,连他自己也意识到了。
  “哦,你是说相亲?”郭美芸大概明白了对方要干什么,有些疑惑:“你年纪轻轻,也没到着急的那地步,赶着相亲做什么?”
  “呃……”
  这事还真不好说,也不知道怎么跟对方开口。
  “我说,大屁股,你怎么这么多问题,你自己不愿意就算了,就不能给我们介绍几个跟你长得差不多的女人吗?”八爷也发话了,虽然郭美芸表现了强硬的拒绝态度,也知道这女人没戏了,但八爷觉得这种标准还是要的,不能让安哥吃亏。
  郭美芸媚笑一声,倒是挺满意对方的夸赞,“我这样的女人可不好找,万里挑一,想找个一样的,怕是没可能。”
  “不过,你要是找人闪婚,相亲倒是个不错的方法,镇上有个婚姻介绍所,我在里头也有熟人,可以让她给你介绍介绍。”
  说罢,郭美芸又取过纸笔,在吧台上写下一个地址和姓名,这才扭着腰肢,扬长而去。实在是不想在这里陪这一人一鸟折腾了,再待下去,鬼知道还要折腾出什么事。
  看着郭美芸那水蛇般的背影离去,八爷不禁摇头叹息:“多好的女人啊,没交配上真是可惜了……”
  这话说得范长安一脸尴尬,想起刚才的情形,不禁有些懊恼,“小八,不是跟你说了,这事不要你插手,刚才谁让你擅作主张,还拿熊跟人家换……你看看,都弄成什么样了!”
  “什么叫弄成什么样,这事怪我吗?!”
  八爷不愿意了,反驳道,“明明是你太猴急了,硬要拉着人家上楼交配。之前谁说来着……什么你们人类跟我们不一样,大猩猩都知道把对方敲晕了拖回去,有你这么直接的嘛,我看你连猩猩都不如!”
  这话骂的范长安哑口无言,也确实是他太急了些,知道这事怪不了小八,纯粹就是想找个台阶下。
  其实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感情方面,他一片空白,甚至连小八都不如,也因此才受了它的影响。之前下意识的,就用了小八那套直接扑过去推倒的手段,这才闹出了笑话。
  当然,这跟郭美芸刻意引诱也分不开关系。
  这事说不清楚,范长安索性道:“明天的那个相亲,你就先不要去了。我先过去探探场子,看是什么情况。”
  “切,你以为我想去?我明天还要翻这镇上母鸟的牌子,没空!”胖鸟儿一脸不屑,眼珠子却是转了转,露出狡黠的余光。
  一人一鸟像是互不对付,各自扭着屁股走开了。
  一日无话。
  第二天清晨,范长安带着郭美芸留下的地址,早早出发了。
  待范长安走远了,八爷突然从窗户钻了出来,啾的一声清叫。
  奇特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对面电线杆上的一排麻雀,突然挺起了脑袋,一只只朝八爷飞去,然后落在窗户边上,站得整整齐齐的。
  啾啾啾~啾啾~啾~
  也不知道八爷说的是什么,但这群麻雀却是听得齐齐点头,然后一起啾的一声,四散飞开了。
  不一会儿,便有一只麻雀飞了回来,落在窗户上,低头向八爷啾啾说了两声。
  八爷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振翅而起,朝一个方向飞去。
  ……
  半天之后。
  一辆货车停在范长安小屋的门口,下来了一个红衣旗袍的女人,正是郭美芸。
  置办冰柜的事,她半天就搞定了。这事她比范长安还上心,毕竟还指望着对方给自己解决麻烦,不能让那头熊烂掉。
  笃笃笃,郭美芸上前敲门。
  “大屁股,进来吧。”里面传来八爷的声音。
  郭美芸一愣,还没说话呢,里面的人怎么知道是自己。也没多想,推门而入,这才发现里面没人,只有吧台上的胖鸟儿。
  “你家主人呢?”郭美芸疑惑。
  “当然是相亲去了,还能去哪?”胖鸟儿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郭美芸哦了一声,昨天才提的,没想到对方今天就去了,见过着急的,也没见过这么着急的。
  不过想了下昨天的经历,算是认识了那位了,好像就是对结婚生孩子的事特别执着。
  也不说这个了,郭美芸指了指外面的卡车,道:“东西给你们运过来了,打算放哪?”
  胖鸟儿咦了一声,奇道:“大屁股,你不是说这东西要从海外进口吗?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哎,不是托了熟人嘛,欠着人家好大一个人情。”郭美芸含糊其辞。
  胖鸟儿哦了一声,似有所指,“大屁股,你很上心呐!”
  “应该的,大家都是邻居嘛。”郭美芸被这鸟儿看得有点心虚,赶紧出去招呼师傅,把冰柜搬下来。
  确实是超大号的冰柜,三个大男人费了好大一番劲,才把这冰柜搬进屋内。刚一进屋,差点被地上的大棕熊吓得把冰柜摔了,算是明白了这么大的冰柜是用来装什么的了,一个个惊的眼皮子直跳,摆好位置,都赶紧溜了出去。
  “喂,大屁股,你先别走!”
  郭美芸正要离开,八爷一把叫住了他。
  “怎么,还有什么事?”
  “安哥马上要回来了,你再等等。”
  “东西我已经送来了,还等他做什么?”郭美芸奇道。
  “让你等你就等,费什么话!”八爷张嘴就来,那语气,简直不容置疑。
  郭美芸嘴角一抽,发现这鸟还真是嚣张得无法无天了,寻思着要不要等躲过了那事,找个机会把这只鸟掐死。
  正寻思着,范长安回来了。
  “哟,听说是去相亲了,怎么样,相上了吗?”郭美芸笑吟吟地迎上去,关切道。
  范长安脸色一黑,没想到郭美芸还在。
  他其实早回来了,只是撞到门口的货车,看到郭美芸出现后,又躲开了。之后一直躲在暗中掐时间,等货车离开之后,他才蹑手蹑脚地回来。
  没想到郭美芸不仅没走,还坐在屋内。
  “怎么了?”
  看范长安的脸色,郭美芸也发现不对劲了,倒是一旁的八爷,不时抬头看看天花板,眼睛都快要笑成了一条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