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二十七章 诡异的脚印

  易岚彻底慌了,通讯器立马调转了一个频道,急道:“张兴,快,带人去凯子那边看下!”
  通讯器那头正是张兴的声音,有些急促,“正在赶去的路上,马上到了!”
  关了通讯器,易岚也没有心思再做诱饵了,自己人都遇袭了,事实摆在眼前,她这次的行动已经彻底失败。
  脱下脚上的高跟鞋,直接丢了,易岚朝着E3区方向,光脚快速奔去。
  她的身影快速消失在漆黑的小巷里,楼顶上的那个黑影,也缓缓站了出来。
  八爷撇了撇嘴,开口道:“安哥,咱们好像被摆了一道,这些家伙不简单呐。”
  范长安嗯了一声,确实是出师未捷,这边的诱饵没钓上,警队还突然遇袭了。但因为他一直跟在易岚身边保护,所见所闻和易岚一样,也没有出手的机会,相当于是白忙活一场。
  “那猫尸也确实有点门道,走,跟上去看看。”
  范长安招呼一声,身形一蹲一跃,猛地跃上高空,落在对面的房顶上,快速向易岚追去。
  片刻之后,他就到了E3区的事发现场。
  张兴一组人是最先到达的。在易岚和范长安之前,还到了另外一组人,组长是赵永丰,正在配合张兴等人勘察现场。
  易岚一到,张兴立马面色焦急地冲上来,开口就是一语惊人:“队长,人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易岚一怔,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张兴道:“凯子他们三个人的尸体,没有找到!”
  “怎么回事?”
  易岚一惊,这跟她想象的不一样,她以为只是单纯的遇袭,但这突然消失的情况似曾相识,让她不禁有些后怕。
  易岚一把拨开了张兴,快步走到案发现场,亲自仔细检查起来。
  人在不在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毕竟三个大活人,哪怕是尸体也藏不住。可现场空空如也,确实什么也没有。
  易岚摸着地上几个擦划出来的弹痕,再看了一眼四周,有种做梦的感觉:若不是这几个新鲜的弹痕还在,谁相信几分钟前凯子他们就在这里?
  没有血迹,没有尸体,三个身经百战的特警就这么朝地上开了几枪,然后就凭空消失了,也没留下任何持续打斗挣扎的痕迹。
  这么诡异的事情,就这么鲜活地上演在她眼前,让她有一种又悲愤又无力的感觉,但更多的是自责,毕竟是她负责跟凯子配合,出了事情,她也有责任。
  易岚的情绪敛了敛,知道这种时候自责没用,遂起身,向张兴道:“你把情况同步给陈主任,另外叫其他兄弟赶紧过来。”
  这次行动出动的都是警队里的主力,陈晓慧毕竟是文职,没有直接参与,而是作为总指挥官在后方统筹大局。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自然要立马汇报给陈晓慧知情,便于后方做判断。之所以把人召集,也是知道这种时候,任务已经没有再进行下去的必要,人手集聚了也是为了避免再出意外。
  张兴立即去办了。
  电话打完,陈晓慧那边没有什么特别的指示,出了这种事,已经是计划之外,只让她继续协助范长安,一切看后者的意思。
  没过一会,张兴通知出去的其他组的成员,也陆续赶到了。
  众人一到,立即围拢在易岚身后,一个个听闻了情况,都是面色古怪,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范先生,怎么样?”众人同时看向中间的范长安,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对方身上。
  此时的范长安正蹲在地上,用手指摸了摸地面,捻了些尘土,凑到鼻子下轻轻嗅了一下,然后又换了一个位置,同样捻了一些尘土,闻了闻。
  大概换了七八个位置,范长安起身,突然道:“地面的味道不浓,是从上面来的。”
  这话说得众人同时抬头,先是下意识看了天空一眼,接着发现范长安的视线跟他们不同,这才明白对方说的上面指的是什么。
  众人纷纷扭头,开始环顾四周的建筑。
  90年代的老式房子,几乎都是五六层楼高,还不是特别讲究外墙面的设计。胡拉拉的水泥墙面,窗户外面焊着铁栏杆,各种排污排水管道并排裸露在外面,放眼看去,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众人正疑惑着,范长安已经从怀中拿出了一包黄纸包裹着的东西,放在掌心,仔细打开。
  纸张四面展开,里面是一撮亮晶晶的白色粉末,像细盐一般,但又细如面粉。
  范长安走到一面墙面前,手掌高举,对着掌心的那包白色粉末,呼地催了口气。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白色粉末被吹飞了一层,喷雾般向墙体洒去。纷纷扬扬,粉末一沾到了墙面,立即吸附上去,其中有些像是发生了化学反应,亮着莹莹晶光,比普通的白色粉末还要耀眼一些。
  众人再退后一看,登时目瞪口呆,只见那些荧光粉末,似乎是一个个指甲盖大小的脚印,成双成对,顺着一根锈迹斑斑的排水管道,显露出来。
  又见范长安向左侧跨了一大步,对着墙面又是一吹,墙面上的白色粉末又亮起,又出现一排排密密麻麻的脚印,成百上前,数都数不清。
  接连又吹了几次,漆黑的墙面上,已经可以看到一整片荧光脚印,从一根粗大的排水管,一直爬到防盗网窗户的顶部,再爬到水泥墙体的沟沿,就这么一路延伸过去。
  只是这些脚印实在太多,密密麻麻的,看得众人头皮发麻,也不知道这些脚印背后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多。
  顺着荧光的脚印一路看去,有人似乎发现了什么,抬起手电筒一照,易岚登时惊呼一声:“是那只猫!”
  一道道手电照去,果然在一根水管的边缘,发现了一只死猫的尸体,坍塌着挂在水管上,就像一条破布。
  正是那只断尾的野猫,易岚再熟悉不过了。
  当即有人取了一根棍子,将那只野猫挑下,棍子捅了捅,摊开一张破败的猫皮,肚子已经被吃空了。
  饶是没有见过这只野猫的众人,也是头皮一阵发麻,这是刘正和的死法,这野猫可能遭遇了什么,几乎是不言而喻了。
  易岚似乎想通了什么,惊道:“难道它们是带着野猫从上面过去的!”
  之前一直没有想通,为什么野猫会突然跑到她前面,如今再看这些弯弯绕绕的管道,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范长安则直接道:“它们应该是将野猫的肚子吃空后,钻进猫肚子里,顶着这只猫,绕道跑到了你的前面。”
  先前就有类似的猜测,但他想的是巷子里的水沟,也没想到是从上面走的。这些家伙的身体灵活性,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顶着猫皮行走?!”
  众人听得一阵寒栗,实在是不敢想象那种画面,有人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那凯子他们不会是……”
  没有人回答他,一来是觉得这个事匪夷所思,应该是不可能的,但不可能的事已经发生太多了,大家的判断也乱了,没有人敢随便给猜测。
  范长安也没说什么,继续寻找墙面上的脚印。
  这些脚印密密麻麻,很容易辨认。
  被白色粉末显印出的痕迹,在幽黑的巷子里,蜿蜒爬行,像一条长蛇,灵活弯曲,更像蚁行军,整齐规矩得不像话。
  范长安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有规律的动物行为,就像严格听从号令的军队,一直沿着一个方向和阵型前进,中途竟没有任何分叉散出的个体的脚印。
  一行人就这么跟着范长安走着,一直到分叉路的尽头,面前突然被一堵墙面挡住。
  范长安手上的白色粉末也仅剩一小撮,一口气喷出,只见一道密集的脚印从墙上爬下,突然钻进地底不见了。
  再看了一眼四周,确实是一个死胡同,没有其他的分路。
  范长安蹲在脚印消失的地方,伸手拍了拍地面,一阵咚咚的闷响从地下传来,下面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