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二十五章 你来做诱饵

  这话说得众人有点摸不着头脑,郭美芸神情恍然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是说那顿霸王餐?”易岚突然道。
  “什么霸王餐?”陈晓慧疑惑,她也不知道这件事。
  易岚赶紧将情况说明了一下,她也是让张兴找何君文的手下问话,才知道他们被范长安黑吃了这件事。
  陈晓慧听完,也没在意黑吃的事,向范长安道:“范先生,你是说,刘正和是吃了熊肉,才被它们盯上?”
  范长安点头,难得多解释了一句:“只有他一个人吃了熊肉,所以只有他死了。”
  众人一愣,终于明白了现场一些关键的问题,不过还是觉得匪夷所思,什么熊肉这么诡异,还会惹祸上身?
  八爷开口了:“那头棕熊距离成妖只有一步之遥了,所以才会在黄山景区不断吃人。对有些动物来说,快成妖的妖兽血肉,比人肉还有吸引力。”
  按它的性子,是懒得跟众人解释这些的,但没办法,知道范长安的目的,还需要这些人配合。
  “熊肉?”陈晓慧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光芒一闪,“范先生,您那边应该还有熊肉吧?”
  范长安嗯了一声,直接伸出一个手指:“一千万。”
  这是开价了。
  易岚对这个价格很熟悉,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
  郭美芸则是要疯了,熊肉卖一千万这招,她昨天才见过。这范长安的胆子未免太大了,黑吃刘正和就算了,竟然黑吃到官家头上?
  “好。”陈晓慧几乎没带任何犹豫,“半个小时内打到你卡上。”
  说做就做,立马当着范长安的面打了一个电话。
  通话时间很短,陈晓慧简单说了几句,电话那头简单回了几句,电话就挂断了。
  这就成了?
  这郭美芸的眼皮跳了一下,这一千万赚得未免也轻松了吧?而且,怎么陈晓慧好像对这操作很熟,难道以前经常给范长安打钱?
  疯了,这些人动不动就一千万,跟玩似的,郭美芸之前还自诩自己的土菜馆赚钱,现在想想真是羞臊,还不如人家伸个指头。
  事情定了,范长安也没做确认,直接切入主题,“今天晚上,我需要一个人做诱饵。”
  说罢,看了一眼四周众人,指着其中一名高瘦的法医,道:“你来做诱饵,引出它们。”
  “啊,为什么是我?”那名法医怎么也没想到会点到自己头上,脸色都白了。
  “范先生,黄医会不会不太合适,他的身子太弱了,万一遇上什么情况,跑不了。”易岚突然道。
  “就是要一个跑不了的人。”范长安道。
  这话说得黄医脸色更白了,什么叫要一个跑不了的,那不是送死吗?
  “那……那你会救我的吧?”黄医怯怯问了句…。
  “不一定,如果时机不合适,可能需要你委屈一下。”范长安直言。
  “啊……”
  黄医的脸只能用煞白来形容了,赶紧求助地看向陈晓慧,见其没做回应,又去看易岚:“易队,我这身手不好,我怕坏了你们的事啊……”
  要是平常点的任务,他就硬着头皮上了,可这是吃人肚子的妖怪啊,一个不小心,就是有去无回了!
  易岚也忍不住问:“范先生,为什么是他?”
  “他的气血最虚,熊肉放在他身上,最容易被攻击。”
  “这么说,他是有可能会牺牲了?”
  “不知道,看情况。”这个范长安还真无法给保证,现场的情况瞬息万变,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两人说得这么直白,黄医更是满头大汗,赶紧看向易岚求救。
  “那我来做这个诱饵。”
  易岚直接道,她也明白了,范长安这种人所谓的委屈,就是九死一生,黄医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你不适合,你的气血太旺了。”范长安一口拒绝。
  “我自己有办法解决。”易岚面色决然,不理会范长安的态度,转向陈晓慧道:“陈主任,让我去吧!”
  陈晓慧默了一下,但也熟悉易岚的性子,算是意料之内,不会让手下做无谓的牺牲。
  倒是八爷多看了易岚几眼,嘿嘿一笑,这黑女人倒是一如既往的热脑子。
  陈晓慧想了想,“你确定有办法改变气血的状态?”
  “我在部队里待过,这方面我有经验。”易岚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接着,两人同时看向范长安,后者想了下,点头道:“那就这样吧,先把现场东西清理了。”
  说罢,转身走了。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陈晓慧留在现场坐镇,证物全部收集齐全后,带着一众法医和刘正和的尸体走了。
  回到局里,又暗中调了一波人手出来,只是一个个换了便装,腰间还绑着几只麻皮口袋,不知用来做什么的。
  易岚则带着范长安和郭美芸回浦东新区,从范长安店里切了一块熊肉,不知是不是为了帮陈晓慧回本,狠狠切了一刀,又惹来八爷一顿臭骂。
  郭美芸得知自己不用再回去,赶紧钻进土菜馆里,再也不愿出来。
  开玩笑,她本来就是被易岚拉去凑数的,才不想跟范长安这种怪物折腾,不要命了还差不多!
  等易岚带着范长安再回柳东街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
  夜色入定。
  一轮月牙儿在天际缓缓爬着。
  入夜后,海东市日间的喧嚣已经逐渐褪去,整个城市换上了一片灯红酒绿的霓虹灯,闪亮耀眼着,展示这个城市丰厚的生命力。
  夜色渐深,浮华褪尽。
  霓灯又一盏盏灭去,整个城市又沉寂了一般,逐渐黯淡下来。
  漆黑的大地上,只剩下天际那轮清冷的月色,清幽孤寂,似乎与这座五颜六色的城市格格不入,可却又一直悬挂在那边,似恒古长存一般,不论这片土地如何变化,她的光芒都会一直在那,从未消尽。
  一栋七层高的居民楼,范长安站在房顶上,远眺海东市。连衣帽遮住他大半个脸庞,背后还有一把半人高的弯型武器,用兽皮裹住了。
  楼底下方,易岚坐在车内,抬头盯着顶上一人一鸟的身影,不敢松懈。
  除了易岚之外,陈晓慧和其他人也分散到各处,目光同时投向这里。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等了五个多小时,还没等到范长安的手势。
  易岚看了看表,现在是凌晨01:16分。再抬头,范长安还是笔直站着,从开始到现在,身子几乎没动过。
  清冷的月色洒在他背上,照出一道半明半暗的孓然身影,易岚突然觉得,这背影孤独得有些刺眼。
  正想着,一只手抬了起来,轻轻一挥。
  易岚一愣,旋即回过神来,拿起手中通讯机,语气略带兴奋:“各部位注意,开始行动!”
  说罢,推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