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六章 把她往死里宰!

  警队待久了,这肤色、纹路,看一眼就知道人皮。
  而且,这玻璃夹片中的人皮,应该是经药水处理过,只是用量极少,导致防腐不足,边角已经有发黑发褐的迹象。
  通常情况下,只有出于特定的目的,才会这样处理,例如给警犬用于寻味的“味引子”,为了避免酒精药味过重,误导警犬,会减少一定剂量,但也会因此牺牲防腐性,缩短证物的保存时间。像眼前这个程度的剂量,最多只能保存一周。
  这张人皮易岚也见过,是案子的关键证据之一,只是后来十九局插手之后,就被陈晓慧带走了,不知什么时候做了这般处理,还带到这里来。
  “范先生,请过目。”
  陈晓慧将玻璃夹片双手奉上,野人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举在身前看了片刻,道:“是人皮,有啃咬的痕迹,像是啮齿动物所为,有可能是老鼠或者兔子之类的,没有看到现场,不好说。”
  “范先生高见,辛博士对比过了,是老鼠的咬痕。”陈晓慧补充道,没说的是,辛博士是在显微镜下研究了一个小时,才得出了这个结论。
  “老鼠……”一旁的易岚却是神经一绷,联想到之前陈晓慧对这个案件的怀疑,一颗心不由悬起,难道真如陈晓慧所说,这案子有什么非人的诡异之处?
  “是像老鼠,但好像又比普通老鼠的牙齿要尖利一些。”胖鸟儿也凑过头来,插了一句。
  野人点点头,表示认同,然后用指甲轻轻撬开玻璃夹片,让药液中的人皮,彻底暴露在空气中。
  药液里有酒精成分,很快挥发出一股消毒水的味道。野人还用手掌扇了扇,加快其挥发。
  很快,一张邹巴巴的人皮,展现在三人眼前。这样一来,这证据算是彻底废了。
  又见野人凑近鼻子,轻轻闻了一下,道:“有很淡的妖气,但应该不是它。”
  听到前面半句话,陈晓慧心里就有数了,这一趟没有白跑,如实道:“从作案手段看,确实不像它的风格。”
  “既然如此,我接不了。”野人道。
  说罢,玻璃夹片又递给陈晓慧。
  陈晓慧没有接,话题引到了这里,怎会轻易放弃,“范先生,这次的案子不一样,影响极其恶劣,已经惊动四方城里的那位,希望您能考虑下,条件都好谈。”
  “我说了,不接。”野人也没跟她客气,随手一丢,玻璃夹片甩向一旁的易岚,应该是把她当成陈晓慧的助理了。
  丢的太突然了,饶是易岚身手敏捷,也险些被弄得个措手不及,辛亏出手及时。
  陈晓慧却仍不放弃,又道:“范先生,实不相瞒,这趟过来,牛局长给了我充分的授权,只要在他的权限范围内,条件您尽管提,我们都会尽力满足。”
  “没兴趣,你们走吧。”野人索性双目一闭,直接不理她,这是要送客了。
  “范先生,我知道您之前有言在先,但这次的案子确实不一样,事关上千条人命,还希望您能出手相助。我可以向您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不会再来麻烦您,就当是十九局欠您一个人情。”陈晓慧的语气有些焦急。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超出了预想的谈判范畴。
  毕竟,十九局是国家机密机构,带着国家背书的,这种人情不是随便欠的,因为不知道日后要以什么样的方式还回去,相当于给对方开了一张任意支票,将来随便对方填。
  易岚侧目,没想到陈晓慧能给这么大的筹码。就连对面的野人,也微微张开双目,意外地看了对方一眼。
  “好,安哥,答应她,把她往死里宰!”一旁的胖鸟儿突然叫道。
  可一说完,它又呃了一下,嘘声了。
  因为从野人瞟向它的眼神,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抬头看天,又看看地,左瞟瞟,右瞟瞟,假装自己什么都没说过。
  “我说过,我已经收山了,这点你和牛局长应该都清楚。”野人道。
  陈晓慧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但又有些不甘心道,“话虽如此,但这件事对您来说也许就是举手之劳,花不了多少时间,却能救人无数,就连这样的事,您也不考虑一下吗?”
  “没有也许。有些事在你们看来也许简单,但在我看来,没有哪次是容易对付的,否则你们也不会高价找上我,范家一脉,也没有存在几千年的必要。而且,那个家伙……”
  野人指了指易岚手上的人皮,“妖气虽然不如它强,但也不算太弱。你说的也许,对我来说,也许就是半年,也许是一年,甚至更久。而我,花不起这么多时间。”
  “好,时间暂且不论,既然说到范家。”陈晓慧提起勇气反问道:“难道范家身上背负的东西,能这样见死不救?”
  “你这样激我没用,这个问题早在三年前收山时,已经回答过你们了。陈晓慧,我只问你一句,我救他们,谁来救我?”野人盯着陈晓慧,那双在大自然里浸泡的眼眸,干净得不像话,但漆黑平静的瞳孔之下,陈晓慧仿佛看到一股深深压抑着的无力和怨念。
  陈晓慧目光闪躲,无法面对这样的眼神,叹道:“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它们胡作非为?”
  “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的时间不多了,冒不起这个险,你去找其他四家吧。”
  陈晓慧黯然摇头,要是那四家能帮得上的话,哪还需要大老远跑这里来折腾?
  野人也知道那四家的情况,但没办法,时代变了,不能强迫所有人都去坚守老祖宗的那一套东西,若不是他这一脉的传承有些特殊,也许从上三代开始,范家的老一辈们也开始变革了。
  “那我也帮不了你了。”野人摇头,有请客的意思了。
  陈晓慧默了默,也只能接受了,果然跟她最开始设想的结局一样,没能请动对方。
  但陈晓慧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站在原地喟然一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专程再给野人说道一番:
  “可惜呐,大半年了,那么多活生生的人命,就这么没了,也不知后面会再死多少人。唉,这半年我们也尽力了,不是不想解决,而是有些东西就不是我们擅长的,再这么下去,只怕整个海东市都要成为屠杀场了,不知有多少家庭支离破碎,有多少人陷入绝望,有多少兄弟姐妹,觉得自己愧对他们,觉得自己无能。唉,算了吧,也许,这就是他们的命!”
  “陈晓慧,你说这个有意思吗?”野人冷冷瞥了陈晓慧一眼,有些不耐道:“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确了,就这样吧。”
  话刚说完,眼前突然砸来一块明晃晃的东西,速度之快,根本躲闪不及!
  哐,野人挥袖就是一拳,将其打得粉碎!
  玻璃渣子当场溅射,惹得众人掩面躲闪。
  再看易岚,只见她空着一只手,做掷出状,手里的玻璃夹片已经不见了,显然刚才出手的正是她。
  这还没完,眼见一击未成,易岚又抡起手中酒瓶,朝野人脸上猛地掷去!
  “不要!”树枝上的胖鸟儿大叫一声。
  野人这回早有预判,头一歪,哐当一声,酒瓶子撞在石壁上,碎了一地。
  酒水四射,看得胖鸟儿舌头都歪出来了,那心疼的表情,叫一个撕心裂肺。
  野人:“你干什么?”
  胖鸟儿:“你干什么!”
  两者异口同声道,只是前者语气愤怒,后者暴跳如雷,恨不得冲上去啄她一嘴。
  易岚毫不示弱,朝野人怒道:“干什么?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这家伙,我们在山里跑了整整三天,案子什么都不管了,专程来请你。你倒好,一句‘就这样吧’,想把我们打发走了?你想过没有,大家这么辛苦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觉得你能帮我们破案,能解决我们解决不了的麻烦,能救我们救不了的人吗?怎么着,这么多人命都看不上眼吗?还是说,你们这些怪物猎人的命就更金贵?”
  “怪物猎人?”野人怔了一下,狐疑地看了陈晓慧一眼,怎么回事,陈晓慧怎么带了一个什么都不清楚的助理过来,遂冷道:“你是什么人,到底搞清楚情况没有?”
  “你别管我是什么人!”易岚毫不示弱,怒目道:“我也不需要搞清情况,我就要你一句,今天到底跟不跟我们走?”
  “如果不跟呢?”野人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