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十八章 我们从不敲诈

  郭美芸一怔,没好气道:“我一个女人,哪来的烟?”意思是自己不抽。
  “那就去弄点。”八爷也不客气。
  郭美芸眉头一皱,也实在是有些恼了,这边心烦意乱的,哪有心思给你弄烟。再说了,你一只八哥要什么烟?
  “没空。”甩下一句话就要走。
  “我劝你最好想清楚了,有些事情错过了,可没后悔药。”
  郭美芸脚步一停,扭头看向那只胖鸟儿,迟疑道:“什么意思,什么后悔药?”
  “哎。”八爷长长叹了一口气,“大屁股,你跟那老女人真的没得比。也难怪会惹上这麻烦,都是你活该。”
  这话听的郭美芸眼中一亮,似乎别有意味,赶紧凑上前,小声道:“什么意思,难道你有办法帮我脱身?”
  “脱身?”八爷嗤笑一声,“对付这种菜鸟,还要脱身?”
  菜鸟?郭美芸下意识地看了对方一眼,心道你不也是一只鸟,嘴上却道:“你真有什么办法?”
  “烟。”八爷斜了她一眼。
  郭美芸嘴角一抽,怎么又回到这了。
  但话说到了这份上,郭美芸也懂了,对方应该是有什么应对的办法。她也是没辙了,不然也不会求到一只鸟上,只能是死鸟当活鸟医,不管有没有用,先试了再说。
  想通了,硬着头皮,向那左臂纹着青龙的汉子走去,算是同意给这鸟弄支烟。
  八爷睨着眼,看郭美芸跟那胳膊纹青龙的汉子借烟,一副支支吾吾的神态,嘴角不由勾起一丝笑意。
  很快,郭美芸回来了,脸色臊红臊红的,实在是给鸟借烟的事不好开口,废了好大劲才把烟借到了。
  “点上。”八爷就一句话。
  还真是你抽的,郭美芸心中腹诽一句,但还是按照对方的吩咐,乖乖把烟点上了,递到八爷嘴边。
  “鸟……”
  这才发现,自己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范长安叫他小八,但姓甚名谁也不清楚。郭美芸灵机一动,道:“鸟哥,烟。”
  八爷嘴角一抽,瞪了她一眼。
  郭美芸估计是自己叫错了,这种时候,也没心思管这个,急道:“那谁……这回能说了吧?”
  八爷吐了一口烟出来,“等着。”
  “等着?”郭美芸一愣,差点气得没跳起来。搞了大半天,竟然让自己等着,那跟最开始等着有什么区别?
  这边正气恼着,那边已经谈了起来。
  刘正和道:“小兄弟,给个价,这头熊我要了。”
  范长安似乎也很好说话,乐呵呵道:“你看着给吧,合适就行。”
  刘正和呵呵一笑,对方这是在探他的底线,也没多说,直接伸出两个指头:“二十万!”
  范长安哦了一声,似乎有些意外,立即满脸笑意:“行,就这个价吧。”
  刘正和也没想到对方这么爽快,第一反应是自己给高了,不过也没在意这点钱。开玩笑,花二十万买一头妖兽回去,那绝对是大赚,就算再给二十万也愿意。
  当然了,这钱也不是随便给的,毕竟在这年头,二十万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笔巨款。
  “对了,你还有办法搞到这玩意吗?”刘正和指了指冰柜,也没说这是头妖兽,估计对方也不懂,否则也不会以这个价格卖给他。
  “不好搞,以后有了再跟你说吧。”范长安道。
  刘正和点点头,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如果随随便便都能弄到,那他也不用费这功夫了。
  不过刘正和还是拿了一张名片出来,指了指腰间的大哥大,道:“以后弄到了,立马打电话给我,我都要。”
  范长安嗯了一声,也没看,随手把名片塞进兜里。
  “那就这么定了,熊我明天过来拉走,钱到时一起给你。”刘正和了却了一桩大事,心情舒畅,拍拍手就走了。
  “等等。”范长安突然伸手拦住他。
  刘正和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哈哈一笑,“你放心,东西我会要的,你的钱也一分不少。之所以是明天,是因为我今晚还有另外一件大事要办。”
  说罢,眼神不由瞟向郭美芸,在她性感的腰肢上来来回回巡游了一圈,然后拍拍范长安的肩膀,给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我不是说这个。”范长安也笑了笑,还是一副好商量的表情:“刚刚你吃的那块,还没算呢。”
  “哦!”刘正和哭笑不得,“我说你这人是不是穷疯了,二十万都到手了,还计较那点小钱,有意思吗?”
  “不少呢,不少呢。”范长安笑道。
  刘正和估计这人是真穷,也没跟对方计较,一抬手,豪气道:“说吧,多少钱。”
  “小八,看账。”范长安向吧台道。
  八爷没动,眼神看向郭美芸,向算盘下压着的一张账单挑了挑眼,道:“大屁股,拿过去。”
  “你……”郭美芸实在是恼怒无比,觉得这鸟真是把自己使唤惯了,但还是强忍着怒气,将那张纸抽了出来。
  拿到手上一看,立即吓了一跳。
  “这……”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范长安说是不少,这哪里是不少,简直就是天价!
  这玩笑开大了,已经能想象刘正和看到这账单时,会是什么反应,一时间,手腕竟忍不住有些颤抖。
  郭美芸心中懊悔不已,千不该万不该把刘正和引到这里来。
  之前以为凭着范长安的背景,能帮她摆脱麻烦。后来看到范长安也不得不低头,算是认清现实了,知道这边也不敢跟刘正和硬碰。
  之所以还给那只鸟递烟,无非是还存了一点不切实际的念想。可没想到,他范长安竟然这么没分寸,分明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楞头青啊。这账单一给出去,不把对方激怒了才怪,不仅范长安要倒霉,她只怕也要被连累得更惨。
  “怎么了?”
  刘正和也发现了不对劲,皱了皱眉,抬手一挥,那纹着青龙的汉子立即上前,一把将郭美芸手中的账单抢了过来。
  低头一看,也傻眼了。
  “刘哥……”那汉子看着刘正和,又看了看范长安,欲言又止,实在是觉得难以置信。
  “到底怎么了!”刘正和一把上前抢过来,一看,也愣住了,旋即大怒,“开什么玩笑,耍老子吗!”
  啪的一下,账单摔在地上!
  那是真的怒了,简直是在糊弄他!
  有人好奇地将地上的账单捡起,看了一眼,登时目瞪口呆,终于明白为什么刘正和会暴跳如雷了。
  “一千万?!疯了吧!”
  “这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糊弄谁呢,整头熊才二十万,那点肉要一千万?!”
  “我看他就是找死!”
  众人怒气冲冲,都觉得被戏耍了,一个个面目不善地围着范长安。
  郭美芸早就躲在吧台后面,生怕自己被波及。她甚至想夺门而出了,可没办法,门口一直都有人堵着,就是为了防止她再次溜走。
  “这只鸟也疯了……”
  郭美芸看着吧台上吞云吐雾的胖鸟儿,恨得直咬牙。还说让自己等着,没想到等出这么一个结果来,这回算是栽在这鸟手里了。
  刘正和已经站在范长安面前,几乎是脸贴着脸,面露狞色道:“我说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敲诈到我头上?”
  “敲诈?哪有敲诈,我们猎人小屋向来诚信经营,从不敲诈,靠的是二十多年积累的良好口碑。”
  范长安还是那副处变不惊的模样,说罢,指了指八爷,“不信,你问问它,这价格是不是合理?”
  “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八爷吐了一口烟出来,淡淡道。
  “还明码标价?”刘正和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怒道:“标价在哪!”
  八爷伸出一只翅膀,指了指算盘拨上去的那颗珠子。
  “那就是一千万?!”刘正和实在忍无可忍了,指着胖鸟儿怒道:“给我弄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