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五章 一张人皮

  八爷?巴爷?
  易岚面色古怪,心想这莫不是一只巴哥?
  只见那胖鸟儿脑袋一溜,瞟向陈晓慧,阴阳怪气道:“哟,稀客,稀客。怎么着,又有麻烦了?”
  “八爷真会说笑,没麻烦就不能找您吗?”
  胖鸟儿冷嗤一声,“没事少来烦我,我对你们这些不长毛的没兴趣。”
  “八爷英明。不瞒您说,确实是有一点小事。”陈晓慧话锋一转,道:“是一桩百年难遇的奇案,八爷想不想听下?”
  “不想,我管你几百年,我就问你,钱带够了吗?”
  “当然,一分不少。”
  “你确定够了?”胖鸟儿双翅一插腰间,道:“我告诉你,现在行情涨了,你们十九局这些铁公鸡,别他鸟的又想来白嫖!”
  这话说得难听,陈晓慧脸色僵了一下,不过显然早有应经验,脸色又一改,恢复如常。
  “八爷,这帽子可不能乱扣,什么叫白嫖,十九局什么时候少了您的钱了?”
  “什么时候?我看每次都是!”胖鸟儿冷哼一声,指着对方鼻子就骂,“我问你,上回那么危险,才给一千万,你们牛鼻子搞什么,打发叫花鸟吗?这不是白嫖是什么!”
  听出来了,这就是来要债的。陈晓慧眼帘低垂,不为所动,“八爷,一千万不少了,够普通人过好几辈子,至少我这辈子是赚不到这么多钱。”
  “你什么东西,能跟你鸟爷比吗?”胖鸟儿的翅膀越伸越长,就差戳在陈晓慧的鼻梁上了,“回去告诉你们牛鼻子,下次最好别让你鸟爷遇上,不然把他啄成秃子,戴几个铁盔都不顶用!”
  “是,是,一定带到。”陈晓慧始终面带笑意,不论胖鸟儿怎么骂她,都是这副不愠不火的恭敬姿态。
  只是这番对话,把易岚听得一愣一愣的,像看妖怪一样,盯着那只鸟儿。
  一旁的野人已经够古怪了,这只鸟儿简直就是妖孽。
  这字正腔圆的口吻,这骂人的泼辣样,哪是什么巴哥,说是四方城里的老大爷转世,她都信。
  可对方分明就是一只鸟儿,有这么妖的鸟吗?再看陈晓慧的态度,似乎对这只胖鸟儿,比对野人还恭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想着,胖鸟儿又开口了:
  “对了,不是空手来的吧?”
  这句话说得有些底气不足,连易岚都听出来了。果不其然,说这话的时候,胖鸟儿的眼珠子明显偷偷瞅了野人一眼,见其没有反应,这才又昂首,恢复颐指气使的模样。
  “带了,规矩不能少。”
  陈晓慧笑了笑,似乎早就等着这一刻,弯腰打开地上铝制公文箱,从中取出一瓶瓷白的酒瓶子,瓶子表面,贴着一张红纸,上书“茅台”二字。
  就连专用的白酒杯子也带了,明显是提前备好的。
  哗啦啦倒出一股清流,山洞内立即酒香弥漫。
  胖鸟儿的眼神都看直了,嘴中不时砸吧砸吧,咽着口水道:“是52度的飞天吗,快快快,给我闻闻!”
  “八爷的最爱,不敢忘。”
  陈晓慧恭维一声,将酒杯缓缓递上,胖鸟儿已经迫不及待,红喙一啄,稳稳叼住瓶盖,然后一仰头,咻的一声,一饮而尽。
  “啊,香,真香!”
  陈晓慧微微一笑,又倒满一杯,恭敬奉上。
  接连喝了三杯,胖鸟儿直呼过瘾。
  一旁的易岚正看得瞠目结舌,陈晓慧突然将酒瓶子递给了她,转身又从公文箱里,取出一包已经拆好的软中华,又取出一盒火柴,哗地一下点燃。
  “八爷,请。”
  一支烟又恭恭敬敬递上。
  “嗯,不错,不错,知道你八爷抽软不抽硬。”
  胖鸟儿点头赞许,也不多说,叼住软中华,猛地吸了几口,然后一仰头,双眼微眯,嘴里吐出一圈圈白烟。那享受的神态,像极了一个多年老烟民。
  “哟,舒服,舒服。还是年纪大的女人会伺候鸟。”
  胖鸟儿叼着烟,一脸享受。
  捧着酒瓶,站在一旁的易岚,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鸟能说会道,已经够让她吃惊了,这又抽烟又喝酒的算是怎么回事,那一副市侩模样,还是一只鸟吗?
  再看陈晓慧,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估计以前没少伺候这只鸟儿,否则不会专程摸着它的喜好下手。
  这个世界怎么了,易岚有点眩晕。自从进入这片山谷,稀奇古怪的事情就接二连三发生,让她一度怀疑,自己生活的世界,和这些人生活的世界,是不是同一个地方。
  好在终于消停了,陈晓慧给胖鸟儿递完烟之后,便站在一旁不说话,不管胖鸟儿怎么调侃她,也只是笑笑不语,目光一直落在中间野人身上。
  过了一会,野人也终于动了。
  他将灵位取下,包进一张漆黑的兽皮中,小心收了起来,然后转身看着陈晓慧,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不是错觉,明显感觉野人对陈晓慧的态度好转了许多,没先前那么冷漠了。易岚不禁看了一眼那鸟儿嘴上的软中华,终于明白陈晓慧为什么要费尽心机伺候它,敢情这位才是目的。
  这倒是易岚想多了,让野人态度转变的关键,其实是那三支香火,只是其中意味,不足为外人道。
  说白了也简单,这一脉传人,每代人都背负着沉重的使命,面前这位也不例外。
  但三年前,对方突然宣布,他这一代,正式收山了,要去完成一件重大的事。其他一切事务,等他回来了再说。至于那是件什么事,这个说来话长,总之,那是每一代传人都要拼命去尝试的事情,尽管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但不管怎么样,在完成那件事之前,对方是不会轻易接受任何任务的。
  但陈晓慧不仅找上门来,还点了香火,分明是想通过这灵位,提醒对方身上背负的使命。而她陈晓慧正是带着十九局的背景而来,无事不登三宝殿,对方多少会因着她的身份,听她一说。
  这就够了。
  有开口的机会,就有成功的可能。
  跟眼前这位,没必要弯弯绕绕,陈晓慧直接开门见山道:“确实出了点事,有点棘手,局里想请您出山,帮忙看下。”
  说罢,陈晓慧蹲下来,在公文箱的顶部暗格,抽出了一个文件袋。
  文件袋打开,是一个透明的薄状物,用两张玻璃夹片夹着的一张皮,摊开着,有半个手掌大小,淡黄色,边角有些泛褐色。
  人皮!
  易岚头皮发麻,她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一张人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