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十七章 宰了个穷鬼

  被那胖子盯了一眼,郭美芸浑身一个哆嗦,没敢答话。
  也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一边是她半哄半骗引过来的,一边又早早将她的伎俩识破,两边不敢得罪。就怕范长安一句话将她的谎言当场捅穿了,那她不被刘正和趁势办了才怪。
  刘正和正是那中年胖子,盛豪酒店的总经理。这可不是一家普通的五星级酒店,其背后掺杂的势力之深,根本不是郭美芸这样的小人物能惹的。
  众人此时已经围了上来,一个个凶神恶煞盯着范长安。
  刘正和率先开口了:“小子,几个意思?不待见我们还是怎的?”
  “没什么意思,说了,心情不好,打烊了。”范长安仍是那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哼,大中午的打烊,怕不是见到我们才心情不好的吧?”
  刘正和耐心有限,也不跟对方弯弯绕绕了,直接道:“美芸跟我们说你这里有熊肉,我才过来的,你可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这事?”
  “她?”范长安指着郭美芸道:“我不认识她。”
  不认识?
  这话说得众人差点没当场发作,不认识能聊这么久,骗傻子还差不多!
  就连郭美芸也疑惑地看向他,不知道范长安为什么要撒这个谎?
  刘正和正要发怒,范长安又道:“我虽然不认识她,但我这里确实有熊肉。”
  “算你小子识相。”
  有了这句话,刘正和的怒气算是消了一些。
  之前郭美芸说这有熊肉卖,他还有点不信,如今对方当他面这么说,算是坐实了。
  再看范长安时,眼里多了点审视的意味。他知道这东西不是什么人都弄得到的,也不知对方有什么来路。
  当然,这来路不是指对方的背景,在海东市,他得罪不起的人还真不多,他关心的是这东西有没有稳定的来路,能不能抓到手上?
  他跟郭美芸不一样,根本不需要考虑弄这东西回去卖犯不犯法,只要经上了他的手,有的是办法不声不响地卖出去。
  而且,这玩意也不是拿来卖的。有些东西的价值,大过了它本身。
  例如这熊肉,如果经了他的手,那就是用来结交权贵和上流社会的利器。据他所知,海东市就有一个特殊的上流圈子,专吃各种奇珍异兽,这熊肉就是其中之一。
  当然,价格也是高的惊人。有钱人嘛,吃的是新奇,吃的是噱头,吃的也是名利场。他也算是半个圈子的人,当然知道这种名利场的能量和价值。
  而这熊肉,就是个噱头和引子,也是组局的关键。他当然也想为他的五星级酒店,组出这么个名利场来。
  人站的高度不一样,思考问题的出发点自然也不同。
  想通了这一点,刘正和对范长安的态度,也稍微客气了一些,“开门,我进去看看。”
  “打烊了。”范长安还是那个态度,不开。
  毕竟还有长期合作的可能,刘正和也耐下性子,道:“开门做生意的,哪有这么早打烊的道理?”
  “生意不好,不打烊还能做什么?”范长安道。
  刘正和一愣,不知道对方是脑子坏了,还是眼睛瞎了,这一大帮活人站在这,不就是生意吗?
  似乎也看出了对方的疑惑,范长安哎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为难:“不是我不做你们的生意,而是我这店收费太高了,不是随随便便的人都消费得起的。”
  郭美芸一愣,愕然看向范长安,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闹了大半天,原来就为这个,刘正和嗤笑一声:“你放心,在这块地上,我消费不起的地方,还真不多。”
  “是吗?怎么证明?”范长安又问。
  “证明?这个还需要证明?”刘正和左右看了一眼,很想跟范长安说,这么多人跟他混就是证明。不过,还是指了指远处一排黑色轿车和为首的大路虎,道:“那些证明够不够?”
  “那些都是你的?”范长安似乎有些兴奋,还不忘向一旁的郭美芸求证,“真的都是他的?”
  郭美芸点了点头,是刘正和的不假。但也觉得奇怪,范长安这是怎么了,他虽然穷,但也不像是见钱眼开的人,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刘正和见对方这样子,心里反倒有底了,看向范长安的眼神,略带鄙夷。
  “好,既然这样,我可以让你们进去。”范长安似乎也很开心,连忙去开门。
  众人一阵冷笑,还以为这家伙是个刺头,谁知一听钱就低头哈腰的,也是个贱骨头。
  倒是范长安肩上的八爷,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道:“我说安哥,看清楚没有,别等下不够数,宰了个穷鬼。”
  “放心吧,都是进口的轿车,这年头不是什么人都买得起这种车的。”范长安给了个肯定的回答。
  懂了,八爷也点点头,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郭美芸看着这一人一鸟小声嘀咕着,也不知说了什么,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门终于开了,众人一涌而入。
  刘正和一进门,登时瞳孔一缩,酒意都醒了几分。
  实在是整个画面太有震撼力了,一整面连体冰柜,一只剥了皮的巨熊尸体,就这么突兀地横在那里,血腥、暴力,充满了视觉冲击力!
  众人也是一惊,实在是太大了,若不是另一面墙上还挂着一张完整的熊皮,谁会相信这是一只狗熊的尸体?
  “这狗熊成妖了吧,这么大的脑袋,这都有我半个身子高了!”一个青壮汉子惊叹一声。
  “成妖?”
  这话倒是提醒了刘正和,他听那个圈子里的人说过,这世上存在一些奇特的物种,因为个体或者生活环境的原因,会有一定机率产生变异。变异的方式各不相同,有的是体型会长得异常庞大,超乎寻常;有的则可能开启灵智,突破物种发展的限制;有的甚至还会掌握一些稀奇古怪的异能,匪夷所思,堪称妖孽。
  这些变异的物种,都被那个圈子里的人称作妖兽。别看妖兽凶悍危险,那是对普通人而言的,对那个圈子里的人来说,妖兽就是滋补健寿的大药,是少数人才能享受的餐中极品。就连刘正和这样的身份,也没机会吃上。
  再看这狗熊的体型,刘正和眼中难掩兴奋神色,若是猜的不错的话,这狗熊应该就属于妖兽中的前者。
  这种妖兽可遇不可求,有市无价,平时踏破铁鞋都摸不到门路,没想到被他在这里撞上!这真是老天赐他的良机!
  “好,好,好!”刘正和双眼贴在玻璃柜门上,贪婪地盯着面前的狗熊尸体,连说三个好字,又伸手一抬。
  “刘哥叫你。”立即有人将范长安推了过去。
  刘正和指着冰柜道:“快,切一点,我尝尝。”
  范长安似乎有些为难,“这是要收钱的……”
  “费什么话,让你切你就切,钱一分不会少你。”刘正和呵斥一声,也有点迫不及待。
  “好。”范长安连连点头,突然高喝一声:“小八,记账!”
  “得咧!”
  他肩上的鸟儿突然振翅飞起,落到吧台上方。
  “你这鸟儿还会记账?”刘正和之前的注意力都在熊上,似乎才注意到这只鸟,有些诧异。
  范长安:“当然,他还会目测切下的肉的分量,记一个价格,比秤砣还准。”
  “还有这么神奇的鸟?”刘正和又将那鸟儿打量了一遍,确实没见过这种单腿的品种,心中狐疑。
  八爷白眼向上一翻,它哪会这神技,早跟范长安商量好了,不管范长安切下多少,反正都是那个价格。
  也是耐着性子陪范长安演戏,不然以它的性子,早跟这些人干上了。
  正说着,范长安已经取了一把尖刀过来,伸手拉开冰柜,指着里面道:“要多少?”
  “先切一点我尝尝。”也实在是舍不得多吃,都是留着以后用的。
  范长安点头,刀子一划,切下一块红白相间的鲜嫩熊肉。
  熊肉上还冒着新鲜的血水,看得刘正和直咽口水,“这个怎么吃?”
  问完自己都觉得好笑,管着一家五星级酒店,什么肉的吃法没吃过?但也确实是没吃过妖兽,生怕浪费了。
  “烤吧。”范长安简单道,他也只会这一个,常年在野外生活,这也是最简单高效的生存技能。
  “烤?”刘正和迟疑了一下,也没什么意见,点了点头。
  这里不是做饭的地方,放长安拎着一块熊肉,就进了后厨。
  刘正和赶紧跟上,路过吧台时,瞥了一眼,还真见那只胖鸟儿煞有其事的在算盘上拨了一个数。没看懂是什么意思,也懒得理会,匆匆进了厨房。
  也确实如他所说,在这块地上,压根就没有他吃不起的东西,价钱都不是他操心的。
  很快,范长安就弄了一个烤架,将熊肉简单切了切,用铁签串上,在架子上翻滚了起来。
  滋滋的熊油冒了出来,油光红亮,香味飘满了整个后厨。
  不得不说,范长安的手法还是很娴熟的,熊肉烤得卖相极佳,看得一帮人直咽口水。
  没几分钟,熊肉就烤好了。
  几把签子都抓在刘正和手中,也没跟众人分享的意思。
  先是凑近鼻子闻了一下,似乎感受到什么不一样的味道,接着咬住一口,满嘴生香,刘正和不禁赞叹:“好,好吃!”
  没什么多余的语言,几大口就将手上的签子吃得一干二净。
  那吧唧吧唧,满嘴流油的模样,看得众人直咽口水,心道,那只是撒了盐巴的熊肉,有那么好吃吗?
  就连郭美芸都有些动心了,只是她的心思不在这上面,知道刘哥买完熊肉,就是她倒霉的时候。
  满脸焦虑的郭美芸,不时看向范长安。从之前的迹象来看,范长安似乎有帮她的意思,可越到后面,就一门心思在卖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想拉她一把。
  想到这里,自己心里都没底。一个自身难保的人,有什么能量救自己呢?
  不由一声叹息。
  ……
  “普通的熊肉我是吃过的,确实没这种感觉。”刘正和摸着小腹,似乎感受到腹中有一股温热的气息,胀胀的,很舒服。
  都说吃了大补的东西,都是这种感觉。刘正和以前也经历过,心中更加笃信,这熊肉多半就是妖兽的肉了。
  说罢,迫不及待地奔出厨房,贴脸去看那冰柜里的大狗熊,刘正和越看越是喜欢。
  范长安等人此时也出来了,郭美芸走在众人后面,有些神情恍惚,吧台上的八爷突然开口叫住了她,“大屁股,有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