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四章 就是个怪物!

  “杀人熊?黄山景区?!”
  竟这么一提醒,其他人也想起了。
  黄山风景区最近出了一头杀人熊,恶名远扬,众人一路来也风闻了不少。
  三月前,景区里突然出现野兽袭杀游客的事件,前前后后,共有十几人遇难。因为黄山景区范围极大,摄像头没法全域覆盖,当地部门查了很久都没线索,后来还是从一幸存者口中,得知是一头成年棕熊所为。
  之后,当地部门组织了村民进山搜查,找了几次,一无所获,还以为棕熊转移了,谁想竟出现在这里。
  从了解的一些特征来看,应该是眼前这头棕熊无疑了。主要是传言中的棕熊体型太大,让人想忘记都难。
  “大家伙小心,这头熊可不是简单,听说之前进山的十几个村民,都被这头熊咬死了,现场还有火药的痕迹,都是村里的土枪,可见这头熊没那么好对付。”一名特警提醒道。
  众人也意识到了,步枪可不比村里的土杆子,火力压根不在一个档次上,这样都没见棕熊吃痛,这家伙难道是铁板长大的不成?
  “瞄准头部!”
  易岚一声令下,所有人立即调整枪口,正准备开枪,陈晓慧却开口了。
  “等下,别开枪。”
  “陈主任,你知道你的命令意味着什么吗?”易岚急了。
  “我说了,谁都不许开枪。”陈晓慧一字一句道,语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也没去看易岚,目光反倒饶有兴致地盯着下方那头棕熊,嘴角浅浅勾起,似乎看出了一点名堂。
  说来也奇怪,陈晓慧说完之后,那头棕熊也静止不动了,就这么站着,头颅低垂,与众人对峙。
  过了片刻,也不见棕熊有进攻的意思,众人正纳闷,突然眼前一晃,如山般的体型,直接扑通一声,侧滑倒地!
  地面重重晃了一下,众人的视野里,出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突兀兀的,站在棕熊原先的位置之下!
  野人!
  这是众人的第一印象。
  确实像个野人,浓密的胡须,邋遢的头发,遮了大半张面,看不到面容。全身也是袒胸赤脚,几乎是**着的,脏兮兮的,只披着一件兽皮遮羞,不是野人是什么?
  更惹眼的,是这野人身后背着的弯形武器,半个人长短,也用黑兽皮裹得严严实实的,胸前拉一条皮带系住,像背着一根棍子。
  就这么突然地、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所有人都傻眼了。看了看野人,再看看地上的棕熊,一个个瞠目结舌,隐隐猜到了什么,但又觉得匪夷所思。
  “怎么回事,难道那头熊已经死了吗?”
  “不是已经,是早就死了……”
  “我说呢,被子弹打中了还不跑,真是活见鬼了。”
  “这家伙才是活见鬼。你说那头熊怎么死的,不会是这家伙杀的吧?”
  “开什么玩笑,你看他身上有枪吗?”
  “没枪就杀不死了?那你说说,他怎么把这头熊抗过来的?”
  “……”
  众人一阵嘀咕,都想通了关键处,一个个都像看怪物般看着这个野人,手里的步枪没有一人放下,都保持着原先的瞄准姿势,仿佛眼前这个野人,比刚才的那头棕熊还要可怕。
  野人似乎怔了一下,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目光扫了众人一眼,不认识。又抬头看了看石壁洞口方向,见到陈晓慧的身影,目光一顿,明白了,也不说话,笔直朝石壁走去。
  方一靠近,一群特警几乎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倒不是胆怯,而是出于一种职业的警惕感。众人潜意识里就觉得这野人极具威胁,手中枪支也一直没敢放下。
  不过,面对一个野人,总比面对一只无法沟通的野兽要强。众人心中如是想。
  可当野人靠近时,众人无不心弦一紧!
  煞气!
  好浓的煞气!
  仿佛一头凶神恶煞靠近一般,一股蛮野至极的气息扑面而来。特警一个个屏息凝神,紧张得每个毛孔都闭合了,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只有眼珠随着野人的步伐,缓缓转着。
  所有人心中同时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那就是:只要自己稍有一点动作,身边的这个野人,就会猛地扑上来,朝你大咬一口!
  这种感觉毕生难忘,就像身边走过的,压根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头猛虎,一条巨蟒,又或者是一只恶龙,随时能暴起,随时要嘶吼!
  野蛮,莽荒,暴力!
  不像人,更像是一头怪兽!
  野人终于止步了,停在石壁下。
  抬头,屈膝一跃,突然唆的一声,一下跳上半空。紧接着伸手一抓,像壁虎一般吸附在石壁上,脚上又是一蹬,再一抓,有如猿猴,三两下就爬上了洞口。
  这速度,看得下面一帮人嘴角直抽,这家伙,果然是怪物!
  “妈的,吓死老子了,刚才差点就开枪了!”张兴抚着胸口,心有余悸,赶紧跟着众人去围观棕熊。
  毕竟没见过这么大的,留了几人警戒,其他特警轮番上前查看。
  像看怪物一样,一个个先是好奇,然后越看越是心惊。
  确信了,除了子弹打的,棕熊身上没有其他伤口,也就是说,这头熊,是被人活活打死的!
  “这片肋骨都断了,是用拳头打的,朝这里,这么一下。”一名老练的特警还还原出出拳的位置和方向,给众人讲解。
  “变态!”
  一个个听完,像看怪物般,扭头看着洞口方向。张兴心中更是暗骂,这哪是什么怪物猎人,就是个怪物!
  石壁上方。
  “范先生,好久不见。”陈晓慧站在洞口,一脸笑意,向野人伸出手去。
  野人嗯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也不管对方有没听清,径直走进洞内。
  陈晓慧收回空荡荡的手臂,笑了笑,不以为意,也跟着进去。
  这一幕倒看得易岚有些愣眼,怎么回事,陈晓慧不是说跟这人认识了很多年了吗?怎么,难道两人关系不好?
  借着这个照面,易岚也将眼前这野人看清了,不得不说,就一个字:脏。
  是真的脏,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干净的,脏到看不出全貌,也不知在山里待了多少年了。
  另一个感觉,就是这个人好蛮!
  这种蛮,是从异性角度说的,跟张兴等人感受到的野蛮不同,是那种雄性荷尔蒙的强烈视觉冲击,让即便在军中久混的易岚,也立马在见面的一瞬间,意识到自己女性的身份,仿佛这人身上就刻了两字:雄性,公的!
  刀削斧凿的身材,浓烈的血腥味,更加剧了这种感受。
  说实话,易岚很不喜欢这种感受,女性在军中本就不太占优势,尤其她是当上队长之后,更在刻意淡化这一点,为的就是不让手下的弟兄们拿她当女人。如今一个照面,雌雄立分,心中总是不太舒服的。但这种雄性的强烈刺激,又让她有一种本能的异样感觉,没经历过,说不清道不明,不知道是什么,不像是厌恶,更像是刺激。
  带着这种异样的心思,易岚也跟着进去了。
  方一进洞,野人立即注意到“灵位”面前新添的三支香火,忽地一愣,回头看了陈晓慧一眼,后者点点头,报以微笑。
  野人没说什么,站在灵位面前,盯着那一道道刺目的划痕,似乎在沉思着什么,没有说话。
  陈晓慧则在一旁站着,也没有开口。
  两人就这么静默了片刻,好像在等着什么。
  正好奇着,易岚突然听到外面一阵扑哧扑哧的声音。紧接着,就见一道红色的影子,扑的一下,飞进洞内,分明是一只鸟儿。
  显然对这里很熟悉,这鸟儿一进山洞,就落在易岚先前发现的那根枝头上,只是因为身躯太胖,压得枝头颤巍巍,几欲要折断。
  看清了,真是一只胖鸟儿。
  没错,浑身羽毛通红的那种,头顶还有一坨红嘟嘟的肉冠,垂到一侧,跟坨刘海似的。模样似鸡非鸡,似鸟非鸟,比普通的鸟儿胖上一圈。
  这鸟的羽毛鲜亮通红,像团火,站在枝头,就像一根火把插在墙上,就差没烧起来。
  更奇怪的是,胖鸟儿只有一条腿,又细又短的单腿支持着圆滚如球的体型,就跟一个红色瓜锤一般,随手可以轮起来砸。
  易岚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鸟儿,禁不住多看了两眼,却发现那“胖鸟儿”也在看她,小脑袋时不时左歪一下,右歪一下,头上的肥肉冠从脑袋的一侧滑到另一侧,然后又滑回来,像在甩刘海,十分滑稽。
  一人一鸟就这样对视了一会,胖鸟儿的肉冠左甩右甩,看得易岚一愣一愣的。
  “咳咳,八爷,您就别逗她了。”
  陈晓慧咳了两声,然后上前去,向那只“胖鸟儿”微微欠身,拱手道:“八爷,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