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十章 返回昔日小屋

  店铺不大,是一栋两层高的独栋小屋,上下各七八十平米。白墙青瓦,木制的镂空门窗,典型的江南小屋风格。
  不同的是,这小屋的窗户玻璃都改成了90年代流行的五彩琉璃,青瓦白墙的素朴中,透着些许商业气息,以前应该是用作商业用途。只是一楼的两扇木门已经锁上,中间扣着一把铜锁,看不出是做什么的。
  三辆悍马车停在小屋外的空地上,立即引来了不少人围观。
  这里毕竟是海东市的郊外,很少看到这么多警察集体出动,还是三辆大型悍马。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那头趴在车上的巨型棕熊,实在是太惹眼了,这围观的上百人里,估计有一半是冲它来的。
  “范先生,八爷,到了。”
  陈晓慧刚打开车门,车里扑哧一声,胖鸟儿已经振翅飞出。
  “回来咯,回来咯!”
  它兴奋地扑向小屋,绕着二楼阁楼飞了两圈,突然呲溜一声,不知从哪钻了进去。
  “八爷倒是归心似箭。”陈晓慧似随口说了一句。
  范长安当做没听懂,笑了笑道:“能不归心似箭么,你在山里待三年试试,也能给你憋出鸟来。”
  这话听得刚下车的众人一愣,没想到这位不苟言笑的野人,突然开出这玩笑。再联想到陈晓慧是女人的身份,一个个面色古怪,险些要笑出来。
  还是易岚一个眼神扫去,瞪得众人将笑声憋回,一个个憋得脸红脖子粗,有些呛气。
  易岚冷冷睨了范长安一眼,心中暗骂,这一人一鸟,果然都是一路货色。
  陈晓慧倒没生气,反而笑道:“看来范先生心情不错,都会学八爷开玩笑了。”
  范长安的心情确实不错。
  故地重游,一时间想到了很多事情。
  这栋小屋是他父亲留下的,算是承载他童年最为快乐的几年时光。后来父亲去世,他便离开了这里,正式成为一名猎妖人。
  时隔多年,没想到又回来了。
  这次回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宣告自己的失败——跟范家的前人们一样,也没能杀死它。也就是说,再过几年,自己也难逃突然暴毙的命运。
  他也想再试一下,但没办法,已经28岁了,所剩的时间不多。这么多年都没能找到它,也不见得再花三年就能找到。
  更何况,它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
  所以,从被陈晓慧说服的那一刻起,他就想通了,知道接下来的几年里,最多只能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培养范家的下一代,把这一脉传下来的东西,继续传承下去。
  做出这个决定,心中自然是不甘的。
  可当再见眼前的小屋,过往的一幕幕涌上心头,似乎看到当年那只大手牵着他,从这扇门前走过的身影。鼻子莫名有点酸,终于明白了为何他会说,范家人的命运,都是轮回。
  释然了,也想通了。
  范长安走上前去,伸手摸了摸门上的浮雕,心中略有感慨,接着抓起铜锁,插上钥匙,咔嚓,推门而入。
  映入眼前的,是熟悉的风格,熟悉的装饰,甚至连家具摆设的位置,都跟之前一模一样。
  这里原本是一间酒肆铺子,进门入口的地方,是一方简单的吧台,台面前摆着几张单腿的高脚凳子,后面是琳琅满目的酒柜。
  吧台左右两侧是用餐的地方,但只有四张桌子,左右各两张,能容纳的客人不多。
  吧台后面则是厨房,用一张半开的青布虚掩着,算是勉强挡了后厨的视线。
  尽管只有七八十平米的面积,但这酒肆的藏酒可不少,几乎在每个可能的角落里都摆满了酒柜,里面放着五颜六色的瓶子和各式酒具,满满当当。
  “布局有点像岛国的居酒屋,但融入了很多中国元素,倒是颇有品味。桌椅是上等檀木做的,藏酒也不便宜,开在这种地方,生意可不会太好啊。”陈晓慧也跟了进来,她也是第一次进这屋子,忍不住端详了一番。
  范长安摇头,“开在这,本来就不是为了做生意的,只是想多沾些人间的烟火气,以免忘了自己还是一个人。”
  “还能忘了自己是人?”陈晓慧有些不解,看向范长安。
  范长安摆摆手,也没做解释,这句话本就不是他说的。
  正说着,厨房的那张青布突然被吹张开来,胖鸟儿的身影一晃,落在吧台上方。
  原来在吧台的上方,还挂着两条铜链子,链子底部系着一根木棍,胖鸟儿正单腿站在上面。
  “安哥,安哥,咱们今晚开哪瓶酒?”胖鸟儿一脸兴奋,目光已经在身后的酒柜上扫来扫去。
  范长安没接这茬,踱步走进厨房,又上楼看了一圈——为了避免客人误入二楼,楼梯被改到了厨房里面。
  看了一圈,范长安又出来了,抬头看到易岚等人也进来了,屋内站得满满当当的,恍然之间,还以为回到了当年开店的时候。
  “范先生,那头熊搬下来了,您看放哪?”陈晓慧指着门口的那头巨熊道。
  这还是真是个问题,实在是这头熊太大了,估计能搬进门就不错了,想放进后厨,除非得把吧台和厨房都拆了,才放得进去。
  最后还是在陈晓慧的建议下,将吧台右侧的桌椅清空,腾出一块空地,才勉强塞下这头熊。
  办完事,陈晓慧等人也没多做停留,三辆悍马车又开走了。
  来得快,去得也快,中间也没再提案子的事。
  临行前,陈晓慧还让易岚留下一个人手,专职联系范长安,只说对方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叫她。另外,还吩咐易岚定期过来看看,关注范长安那件事的进展。不用说,就是找老婆生孩子的事,只是没当她面说得太直接,怕她多想,毕竟之前没少拿她开玩笑。
  易岚虽不愿意,但没办法,也只能答应下来。中间忍不住又问了陈晓慧几次,难道真不让对方来协助破案,陈晓慧只是笑笑,没回答,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搞得易岚没有脾气。
  警察走后,围观的群众也散了大半,有些还想到店里来看看熊的,但瞅见一个野人杵在门口,觉得这活的野人还是比死的熊可怕,一个个迟疑半天,愣是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半晌之后,围观的人也都散得差不多了。
  “安哥,陈晓慧那老女人不安好心呀。”吧台上的胖鸟儿突然道。
  “哦,怎么说?”范长安回过头来。
  他原本是打算站在门口跟外面的人打招呼的,毕竟以后还要在镇上住一段时间,得打听一些情况。没想到他一靠近,一个个都往后躲,搞得他跟怪物似的,不过也想明白了,还是自己现在模样太吓人了,得赶紧收拾一下。
  说罢,干脆关上门,收拾好了再出去。
  “安哥,你没发现吗,那老女人回来之后,就再没提过交配的事。”胖鸟儿道。
  范长安一怔,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说这个,“怎么,你想让她帮忙介绍?”
  “不应该吗?那老女人是十九局的,手上有权力,随便拉几车女人过来,你每天交配七八个,没几天这事就成了。”胖鸟儿戳了戳陈晓慧离去的方向,态度很不满意:“我刚跟她提这事,这老女人就跑了,竟敢耍老子!”
  范长安脸色一黑,咳道:“你真跟她提了?……呃,小八,以后这事你不用管,我自己想办法。也没为什么……主要是……我们人类跟你不太一样,不能这样搞。”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推倒吗?”胖鸟儿不解。
  范长安神情一僵,也不知道怎么跟它解释,关键他自己也没什么经验,左右说不上来。而且,给一只鸟解释这事,算怎么回事?
  “反正你先别管就是了。”
  范长安丢下一句话,已经上楼洗漱去了。
  这三年都闷在山里,风餐露宿,与日月同眠,与野兽为伴,就没好好洗过澡。洗完之后,还要把头发剪了,胡子刮了,才好出门见人。
  等范长安再下楼时,已经是半天之后的事了。
  此时的他,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衬衣长裤,背上那把兽皮包着的弯型武器也不见了。用刀子切过的短发,刚毅的脸部轮廓,不说英俊,但也是神清气爽,颇有男子气概,与刚才的野人模样,判若两人。
  尤其是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简直干净得不像话,像在大自然的溪水里洗过一样。
  范长安刚走到吧台处,耳朵突然一动,听到了门外一阵沙沙的脚步声——有人靠近。
  “是女人!”吧台上的胖鸟儿两眼放光道:“这么快就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