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二十二章 这人莫不是脑子有病

  “什么?!”
  郭美芸惊得一下站起,实在是对刘正和的名字太敏感了。
  范长安和八爷也相识看了一眼,有些难以置信,这家伙怎么昨天前脚刚走,今天就死了?
  事发突然,让人有一种不好的联想。
  “没想到死胖子还真的成了死胖子。”八爷啧啧两声,又朝易岚道:“黑女人,你不会是专程跑过来告诉我们这个的吧?”
  范长安则意识到了什么,道:“你怀疑跟我们有关系?”
  也是看易岚神色匆匆的样子,让范长安有了这个猜测:刘正和一死,易岚怎么就跑这里来了,这说明什么?
  按理来说,刘正和死了,易岚应该在死者案发现场调查才对。这才死不久,就跑到这里来了,让范长安不得不怀疑,是冲着他来的。
  “不是怀疑你们,但暂时也不能排除你们的嫌疑。”
  易岚平静说完,说完从身上掏出一张警官证,向范长安等人郑重其事地示意了一下,道:“范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
  “去哪?”范长安看着她,冷目而视,有点怀疑这女人是不是故意找他麻烦,毕竟之前在山里就对他很不满。
  八爷则直接开骂了,“黑女人,你胆子又肥了吗?是不是上次没被揍够?”
  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之前被易岚打过一枪,八爷至今还恨着呢。
  一人一鸟,一个被骂禽兽,一个被骂禽兽不如,谁对这女人有好感?
  “范先生,八爷,您误会了。”
  易岚皱着眉,她也不喜欢这两个家伙,但任务需要,又神色平静道:“请问范先生,刘正和昨天是不是去过猎人小屋?”
  “去过。”范长安点头,何止去过,还宰了一刀才放出去的。
  “我们正在调查刘正和的死因,涉及相关人等,都要带回去询问。”易岚解释道。
  “刘正和的死因,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范长安反问。
  “不知道,所以需要带回去调查,请您配合。”易岚说罢,又向一旁的郭美芸道:“你就是郭美芸?”
  郭美芸一愣,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对方怎么突然点到自己了。
  “你也跟我们走一趟。”易岚道。
  “啊,为什么吗?我什么都没干呀!”郭美芸着急了,求助地看向范长安和八爷。
  “所有有嫌疑的相关人等,都需要带回去做问话,没有针对谁的意思。”易岚又道,依旧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说着,不忘向范长安郑重说了一句,“范先生,依法办事,还请您配合。”
  依法办事这四个字一出,范长安立即嘴角一抽,就连八爷也是干瞪眼,一句脏话吐出半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郭美芸只道是范长安不敢得罪对方,无力叹了口气。她也是没想明白,范长安和这些警察不是朋友关系么,怎么自己人还抓自己人?
  只是郭美芸不明白,“依法办事”这四个字对范长安意味着什么,这不仅是公权力的约束,其实就是在提醒范长安,这也是他要遵守的规则。就跟范长安跟郭美芸说的“熊肉”谁可卖谁不可卖的规则一样,说来也简单。
  范长安重新审视了易岚一眼,道:“是陈晓慧叫你来的?”
  “肯定是老女人的主意,这黑女人没那脑子!”八爷怒骂。
  易岚依旧是一副平静的模样,也没有否认。
  确实是陈晓慧派她来的,也是这么吩咐她的。当然,陈晓慧只说“怪物猎人也是要遵守规则”这么一句话,剩下的让她自由发挥。
  易岚也没什么发挥,以她的性格也懒得发挥,就是一句话:依法办事,全部带走。只是碍于范长安的身份,说得客气点罢了,毕竟不能坏了案子的事。
  当然,郭美芸是凑数的,也是为了让范长安好受一点,以免对方觉得是冲他去的。
  “范先生,请吧。”易岚做了一个手势。
  范长安、八爷、郭美芸相视一眼,前两者是忿忿不平,后者则是惴惴不安,在易岚的带领下,陆续出了门。
  外头一共来了两辆警车,接了人就匆匆出发了,一刻也不耽误。
  警车向海东市的方向驶去,靠近市区边缘时,又往北拐了一下。
  车内的范长安突然道:“怎么不是去警局的方向?”
  范长安和郭美芸都坐在后排,易岚在副驾驶座上。
  易岚侧了一下头,也没多做解释,“等到了你们就知道了。”
  这句话说得众人一阵狐疑,实在是不知道易岚要去哪。
  不过也没等多久,半个小时后,目的地到了。
  “范先生,请。”
  停车后,立即有一名警察上前拉开车门。
  范长安从车内走出,抬眼一望,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都是老旧的居民楼,一旁的路标上,写着“柳东路”几个字。
  柳东路,在海东市的东北角,靠近浦东新区发方向。
  再一看前方,已经拉起了一条黄色的警戒线,隔离出一片区域,一群警察正在里面忙活着。居中的一名中年女性,一身干练的白色西装,黑框眼镜,十分显眼,不就是陈晓慧吗?
  范长安瞥了易岚一眼,心道果然如此。
  陈晓慧也远远见到了范长安的身影,身形一转,踏步走来。
  人还未到,另一波人已经先于陈晓慧奔向范长安,一个个凶神恶煞,其中几人指着范长安叫道:“何先生,就是他。”
  范长安一看,登时觉得有些好笑,这些人不就是昨天被他从店里面打出来的吗,好多断胳膊断腿的,一眼就认出来了。
  倒是中间那个温文尔雅的年轻男子没见过,一身笔挺西装,抹着油亮发蜡的头发,像是当下商界精英的打扮。
  三十多号人围拢了过来,比昨天还多了十几人。人一靠近,易岚立即伸手一拦,叱道:“何君文,你们干什么?”
  何君文正是领头的斯文男子,闻言一转头,看了易岚一眼,脚步不停,继续向前,直到走到易岚的手臂前才停下。
  也没有直接闯过去,而是隔着易岚的手臂,上上下下把范长安打量了一遍,眼中略有异彩闪过,客客气气道:“你就是范长安?”
  “哪位?”范长安却不客气,看对方这阵势,心中多少猜到了对方的来意,怕是来者不善。
  当然,他一点都不怕,只是觉得奇怪,这些断胳膊断腿的都还在,难道昨晚死的只有刘正和一个人?
  “你很不错,我在你身上好像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何君文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范长安身上,似乎对他很感兴趣,也一直是一副温文尔雅的神态,又问:“听说你打了我的人。”
  这斯文的口气,让人觉得他似乎一点都不生气。
  “打了又怎样?”范长安反问,“他们到我店里吃了霸王餐,难道我还放他们回去?”
  这话说得易岚诧异,留守的同事只跟她说刘正和带人进了猎人小屋,后来就一个个带伤出来了,估计是吃了什么亏,可没说霸王餐的事?
  “何先生,他胡说八……”
  众人正要争辩,何君文抬手止住,又朝范长安和和气气道:“这事我也听说了,确实是他们做的不好,我还听说他们欠了你900万,这笔钱,我愿意替他们还。”
  “何先生?!”众人大惊。
  易岚满脑子狐疑,霸王餐,900万,什么意思?
  就连范长安和八爷也相视看了一眼,均觉得这人莫不是脑子有病,是真不知道这边故意黑吃他们吗?
  身后的郭美芸也是美目眨巴眨巴,什么情况,看这人风度翩翩的,应该也不傻,被手下糊弄吧,看这些人恼羞成怒的样子也不像。
  范长安有点搞不懂对方的意思,反问道:“你和刘正和是什么关系?”
  “小刘是盛豪酒店的总经理,算是我管的人吧,这个主我还是做得了的。”
  何君文说完,见范长安有些不解的表情,易岚提醒了一句:“他是盛豪集团董事长,何君生唯一的儿子。”
  之所以提醒,是实在不想让这两个人在这里浪费时间,因为陈晓慧已经快到了。
  范长安哦了一声,懂了,难怪这么豪气,敢情是海东市首富的儿子。何君文他不认识,但何君生的名气很大,虽然没见过,但也是如雷贯耳。
  “虽然我不介意,但有钱也不是你这么花的吧?”范长安道,就差没说你是不是人傻钱多。但见对方一直是和和气气的样子,他多少也收敛了敌意。
  “当然了,我也有一个条件。”何君文突然道。
  “什么条件?”
  “我要它。”何君文指了指范长安肩膀上的八爷。
  范长安立即瞳孔一缩,表情瞬间冷了下来。
  何君文继续道:“只要你答应,900万一分不少,现在就可以送到你手上。”
  依旧是一副款款而谈,风度翩翩的模样。
  只是这话说的易岚心中一个咯噔,想起在山洞中的经历,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突然感受到背后侵来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易岚猛然回头,范长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贴着她手臂站着,几乎是脸对着脸,与何君文贴在一起。
  何君文浑身一颤,本能后退了一下,不料却被一只手紧紧拽在笔挺的金色领带上,又被范长安抓了回去。
  范长安正欲开口,突然鼻息一动,闻到了什么,“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