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二十章 你后面有东西!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根本不带任何掩饰!
  刘正和嘴角直抽,知道对方放出这话,已经没什么周旋的余地了,人家摆明了就是要黑他,再周旋下去,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没办法,势不如人,只能认了。
  刘正和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立刻、马上离开这里!不论是这人、还是这鸟,都是怪物!
  基调定了,事情就好处理了,其实也没什么悬念,范长安上去晃了两下拳头,所有人都服软了。
  片刻后,二十来个大汉,除了刘正和之外,一个个断胳膊断腿的,都在吧台前排着队。
  “现金,卡,金链子,金戒指,统统拿出来!嘴里有金牙的,自己打下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八爷在吧台上唾沫横飞,指着众人大骂,郭美芸则端着个盘子,在下面收钱。
  众人轮流上前,一个扶着另一个,把对方兜里值钱的东西全都翻出来,放进盘子里。
  每放进一样,八爷就说一个数,也不管对方认不认,只让郭美芸照记。
  “这个2万。”
  “这个不值钱,自己打两巴掌!”
  “手上的,脱下来!裤子也脱下来看看!”
  ……
  一个个上前,或掏或扣,都被搜刮了一遍。不一会儿,所有人都被掏得精光。
  “鸟……八爷,都点好了,一共127万。”郭美芸看着盘子里金灿灿的一堆东西,称呼也改了,实在是对这鸟儿有点忌惮。
  再看看眼前一个个敢怒不敢言的众人,郭美芸神情恍惚。
  半个小时前,她还被这些人逼到这里逃难,谁曾想到会变成现在这幅光景?敢情这里才是真正的黑窝,黑吃黑,黑到不吐骨头的那种。
  “才这点?”
  八爷低头一看,很不满意,指着刘正和就骂,“给你打个折,零头抹了,还差900万!你说说,这事怎么办!”
  “怎么就成900万了?!”
  刘正和双眼欲黑,很想问,有你这么打折的吗?
  这边是把大路虎和几辆进口轿车都押进去了,这才凑了个百万出头,你倒好,一下就把零头抹了,把好不容易凑出的几万现金和金器,一下全黑掉了。
  黑,实在太黑了,简直欺人太甚!
  但这边也不敢发怒,因为刚才有一个没忍住发作的,已经被范长安一拳打晕,还躺在地上。
  刘正和腆着脸,苦笑道:“八爷,别开玩笑了,我们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掏出来了,哪还有钱?别说900万了,就是一块钱都拿不出来。”
  确实是一文不剩,就连那个大哥大也在郭美芸的盘子里端着。
  “要不这样,你先放我们回去,等凑齐了钱,再给你们送过来。”刘正和又道。
  这话说得郭美芸一惊,赶紧去看范长安,想要提醒对方,范长安却道:“好,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没凑到钱,我就去找你。”
  说罢,拿出对方给他的那张名片,晃了晃。
  刘正和嘴角一抽,没想到用来继续买熊肉的名片,反倒成了对方找自己的线索。
  不过他也不怕,巴不得对方去找他,今天是没带硬家伙,否则一帮人也不会被他干倒。要真敢去找他,不弄死他才怪。
  “长安……”郭美芸急了,没想到范长安就这么放对方走,正要开口提醒,被刘正和冷冷瞪了一眼,吓得不敢说话。
  “还站着做什么,快滚回去凑钱。”
  八爷刚说完,刘正和等人立即地夺门而出,也顾不得身上的伤了,真是片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一出门,一个个恢复凶神恶煞的模样,朝市区奔去。
  ……
  人刚走,郭美芸就急道:“你怎么让他们走了?万一回来报复我们怎么办?”
  “不然呢?”范长安反问,“难道都杀了?你管埋吗?”
  郭美芸也知道不能乱来,瞪了他一眼,“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刘正和这人背景很深,可不好惹,你刚把他们打惨了,回头还不知道怎么找你麻烦……”
  说着,也摇头叹了声,知道自己也是在劫难逃,但还是感激地看着范长安,深情说了声:
  “长安,今天谢谢你。”
  范长安一怔,“没什么,我也是看不过去。”
  郭美芸嗯了一声,慵懒的眼神上上下下重新打量着范长安,又道:“其实吧,你这人也挺好的。”
  “什么挺好的?”范长安愣了一下,似明白对方的意思,又似乎不明白。
  “哎,果然还是一根筋……”
  郭美芸噗嗤一笑,刚才那惊心动魄的经历,也都随着这个笑声,舒缓开了。
  再看眼前这一人一鸟,连她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普普通通的猎人小屋里,竟藏着这两个怪物。范长安的凶残且不说,那只鸟儿的古怪,更是让她觉得匪夷所思。
  “大屁股,你看着我干嘛。”八爷冷眼睨了她一下。
  “没什么,刚才……”
  “刚才什么?大屁股,我奉劝你一句,出了这个门,不该说的就不要说,不然有些麻烦,就没人能帮你解决了。”八爷警告道。
  郭美芸心中一凛,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心里也纳闷的很,竟然被一只鸟警告了。
  “当然,如果你给安哥生个儿子,咱们就是自家人了,也不用这么见外。”八爷又道。
  郭美芸美目一翻,“得,我还是考虑一下吧。”
  “那考虑好了吗?”
  “还没呢?”
  “那就回去好好考虑,赖着干嘛?”
  “我喜欢呆在这不行吗?”
  “我说你这人还要不要脸,麻烦给你解决了,还不快滚?”
  “长安这不还欠我钱吗?钱没要到,我就不走了!”
  郭美芸也真是在这里赖上了,其实她心里也知道,这一人一鸟虽然讨厌,但也给了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仿佛呆在小屋里,就不用担任何麻烦。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没遇到了。
  ……
  “刘哥,马上到了!”
  刘正和一群人徒步走了二十多公里公里,终于从浦东新区的小镇,走到了海东市的市区边沿。
  一行人走得精疲力尽,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没办法,他们的轿车都抵押在范长安那边,连个代步的工具都没有。
  路上人烟稀少,一些过路的看他们这帮人的模样,也没人敢搭他们。偶尔抢了几辆自行车,经不住几个人轮流骑,一下就报废了。
  90年代还不像后世那么发达,人手一台手机,随时可以叫车,这一路实在把众人累坏了。
  众人走进一条小巷内,忽明忽暗的路灯吱吱闪着。估计是地方太偏了,老旧得没人更换。
  附近也是稀无人烟,就他们这波人,一摇一摆的,朝巷子外的招待所走去。
  “走,先到那边落个脚,打个电话,叫盛豪酒店的人开车来接。”
  刘正和一招手,领着众人就往一个方向走去。他也有点迫不及待,主要是那鸟的事情,需要赶紧跟上头汇报。
  走了几步,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一回头,才发现众人没有跟上来,而是一个个神情古怪的盯着他。
  “怎么了?都愣着做什么!”
  “刘哥……你……后面……有东西!”
  刘正和心中一惊,猛地一扭头,突然发现一只浑身是毛的东西趴在他的后背上,一双殷红的小眼睛冷冷盯着他,尖头的小鼻子还在他脖子上嗅来嗅去,似乎在寻找什么味道。
  “啊!”
  巷子里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