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八章 交配这事我有经验

  声音响彻山洞,就连石壁下的张兴等人,也纷纷向上望来,猜测发生了什么,怎么听着像队长的声音。
  隐隐地,似乎还有哭声传来。
  石洞内,易岚紧绷着腮帮子,嘴里发出低沉的呜咽声,不想哭,但眼泪还是不争气地落下来。
  “你们就知道利用我……欺负我……”
  似乎不想在众人面前哭出声来,刻意压着哭声,甚至咳得脸色通红。就算哭成这样,也是要强的性子。
  野人和胖鸟儿面面相觑,不知道陈晓慧跟她说了什么,竟将这女人弄哭了,也确实是没见过女人哭的场面,有点手足无措。
  “真是的,吼这么大声干嘛,耳屎都给你震出来了。”胖鸟儿瓮声瓮气说了一句。
  哇的一下,易岚像被刺激了一般,哭更大声了,再难止住泪水,哗哗往下流。
  “我说错话了么……”胖鸟儿有些愣眼,怎么这些不长毛的女人,动不动就哭鼻子?
  陈晓慧神情复杂,心疼易岚,知道她是为案子受委屈了,也知道刚才那句话说的有点重。
  再看对面的野人,见其神情变了,心中松了一口气,知道刚才那事算是过去了。
  “小岚,你先到洞口等一下。”陈晓慧拍了拍易岚的肩膀,以示安慰,也想让她回避一下。
  易岚走后,陈晓慧立即向对面拱手致歉,“范先生,八爷,刚才险些酿成大错,实在是抱歉,我替她给两位赔个不是了。”
  说罢,恭敬鞠了一躬。
  确实满怀歉意,她可是知道这只鸟儿的来历的,更知道它对范家意味着什么,要真是被易岚失手打死了,就算牛局长也保不住她。
  野人没有说话,算是承过了。
  倒是胖鸟儿又是一顿怒骂,什么脏话酸话全都往陈晓慧身上泼。
  气出了,胖鸟儿也消停了一些,又跳回树枝上,只是偶尔会瞥一瞥地上的酒渍,不时再骂上一句,反正没什么好话,它知道门口那人是听得到的。
  沉默了片刻,陈晓慧突然道:“范先生,这三年如何,找到它了吗?”
  野人一怔,没想到陈晓慧会突然问这个,也没隐瞒,“找到了,半年前,不过又被它逃了。”
  陈晓慧噢了一声,表示遗憾,又道:“我听说这半年你们一直在这片山脉附近,难道它还躲在这里?”
  “这种事你还要听说?你不是时刻关注着我们吗?”
  陈晓慧笑了笑,也没否认,不然也没法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对方,又道:“牛局长的意思是,如果需要的话,可以调动警方力量,协助寻找。人多力量大,说不定找起来快。”
  “心领了,不过你们来再多人也没用,找不到。”
  “说不定呢,何不试试?”
  “不是这个原因,实话说吧,我已经感应不到它了。”
  “感应不到?”陈晓慧有些意外,疑道:“是距离太远了吗?难道它已经不在这了?”
  “我不知道。”野人摇头,似乎也很疑惑,“这次不太一样,就像彻底消失了,以前从没遇到这种情况。”
  说罢,下意识抓了抓左手掌心,又尝试感应了一下,可还是没什么反应。
  “竟然还有这种事?”陈晓慧目光闪了闪,“那您后面打算怎么办?在这继续找吗?”
  “暂时不清楚,再找几天吧,如果还找不到,再去秦岭看看。”野人也没打算瞒对方,知道最后也瞒不住,索性将行程托出。
  “范先生,您觉得易岚怎么样,喏,就是外面那个姑娘。”陈晓慧突然话锋一转。
  野人一脸古怪看向她,不知道陈晓慧怎么突然扯到这上面来了。但也是因为跟陈晓慧打过多年交道了,知道这女人不简单,往往话里有话。
  “什么怎么样?”
  “给您生个孩子怎么样?”陈晓慧语出惊人。
  野人嘴角抽了一下,外面的易岚也是目瞪口呆,就差没冲进来。
  她虽然站外面了,但这山洞毕竟太小,里面说什么,外面多少还是听得清的。刚陈晓慧提到自己,易岚还觉得纳闷,这突然就拐到生孩子了,这都哪跟哪啊?
  “我认识她父亲,可以帮您说说媒。”陈晓慧一脸认真,像是真操心起了这事。
  “没兴趣。”野人一口回绝,压根不带考虑的。
  “真不想想?您别看她脾气不好,女人归心前都这样,跟了您之后,就是温柔贤惠了。关键您看那身段,那胸,那屁股,绝对能生养。”陈晓慧一边说着,一边观察野人的反应。
  洞外的易岚,听到这里,简直羞得两颊燥红。她不敢想象,这些话竟然是从陈晓慧这种斯文人嘴里说出来的。饶是平时在队里开开黄段子,也没说得这么露骨。
  她就不明白了,陈晓慧搞什么,瞎操这个心有意思吗,自己一句不愿意,她不还是白搭?
  但因之前被陈晓慧坑过,易岚还是警惕了起来。
  “我说了,我对她没一点兴趣。”野人有些不耐,“如果没什么事,你走吧。”
  这野人的态度,也是让易岚恨得心痒,什么叫没一点兴趣,我有这么差吗?就你那邋遢样,还有资格嫌弃我?
  女人的心态就是这样,明明不会给机会,但一听说对方看不上自己,立马翻脸。易岚也不例外。
  陈晓慧倒没走,默了默,忽道:“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找到它。如今连它的方位也感应不到,下次再找到它,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了。范先生,是这样吗?”
  “你究竟想说什么,别在我这里卖关子,我耐心有限。”
  “范先生,您还剩多少年?”
  野人一怔,蓦地抬起头来,盯向陈晓慧,目光不善。
  陈晓慧就这样让他看着,面色不改,柔声道:“范家一脉单传,这个担子以后给谁?”
  这句话像有无形的魔力,一下就让野人怔住了,沉默了,下意识摸了摸怀中灵位的位置,神情黯淡下来。
  就连一旁的胖鸟儿也缄默了,盯向野人,眼中泛起一股哀伤。
  “就算看不上外面那丫头,也是时候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了吧。”陈晓慧轻声道,心中颇有自责,知道自己不该引到这个话题上来。但没办法,这次进山,上头特意交代了这件事,毕竟范家传承的事,也事关整个十九局,甚至国家的利益。
  “安哥,这老女人说得对,交配的事,确实要考虑一下了。”胖鸟儿也说话了,说完还不忘剜了陈晓慧一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些年,他们已经有意识地淡忘这件事,如今又被这个老女人挑起,这不是搞事情嘛!
  “我知道了。”
  野人长长舒了口气,似乎想通了什么,“算了下时间,也确实不做不行了。”
  这一人一鸟的对话,让其他女人听了,非得气死不可。什么叫不做不行,就好像把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当做繁衍任务一样。至少外面的易岚,是恨得牙痒痒。
  “那您觉得外面那位怎么样?”陈晓慧又道。
  野人:“不行!”
  胖鸟儿:“不行!”
  这态度倒是出奇地一致,陈晓慧也没当真,笑了笑,道:“海东市最近几年发展很快,人口已经快要突破一千三百万了。地方大,人就多,什么姑娘都有,倒是可以好好挑挑,找个合适的。刚好,您三年前的铺子也在,有个稳定的落脚地,也好慢慢规划不是?”
  “哼,说得好听。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骗我们回去给你解决麻烦。”胖鸟儿一脸鄙夷。
  “八爷,瞧您这话说得,难不成要看着范先生在这村子里找一个村姑,就这么随便结了?”陈晓慧反问。
  “这倒也是,虽然明知你这老女人不安好心,但你说的也是有那么一点道理。”胖鸟儿认真思索了片刻,向野人道:“安哥,交配这事我有经验,第一次确实不能随随便便。”
  野人脸色一僵,有种被情场老鸟教导的感觉,心里怪怪的。
  陈晓慧一脸憋笑。又听她道:“对了,海东市去年新修了一个国家公园,引进了许多外来鸟类,有些连我都叫不上名字,什么红的、白的、洋的、土的,样样都有,有空倒是可以去逛逛,那里的空气,不比这山里的差。”
  “哦~”胖鸟儿倒是听出了另一层意思,扑哧着翅膀,一脸兴奋,“安哥,我看这事儿靠谱,山里的姑娘,确实不比城里的水灵!我到城里给你好好物色几个!”
  陈晓慧眼皮一抬,再一看野人的脸色,发现他脸色更阴沉了。实在是这胖鸟儿名声在外,这哪是给他物色对象,就是赶着去寻欢作乐了。
  “范先生,玩笑归玩笑。”陈晓慧收起笑容,肃然道:“但事关范家传人,还请您考虑下。”
  野人沉默,忽展开左手掌心,露出两颗豆大的黑点。这黑点浃髓沦肤,就像从里面长出来的,黑中带青,更像被什么东西咬过,留下的剧毒。
  野人沉吟了片刻,点头道:“我去海东市。不过话说在前头,你们的案子,我没有兴趣。”
  “当然,一码归一码。”陈晓慧松了口气,只要对方答应这件事,那此行的任务也是完成一半了。至于案件,等对方去了海东市,以后再徐徐图之吧。
  “那什么时候走?”
  “就现在吧。”
  “对,赶紧点,交配这事耽误不得。”胖鸟儿一脸兴奋。
  简单收拾了一下,三人联袂而出。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这山洞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压根没什么行李。
  出了洞口,三人就见易岚站在一边,表情异样。
  陈晓慧朝对方笑了笑,以表了一下歉意,确实刚才没少拿她开玩笑。
  野人和胖鸟儿倒没怎么在意她,反倒是易岚一见面,就朝胖鸟儿吐了两字:“禽兽。”
  然后再看野人一眼,“禽兽不如。”
  说罢,冷哼一声,抓着钢绳,滋溜一下就滑了下去,留下有些傻眼的一人一鸟。
  “这黑女人是不是吃错药了,脑子有病吧,回头我找一群鸟做了她!”胖鸟儿大怒。
  “八爷,高抬贵手,她也是女人,性子直,受不了你们刚才那样的话。”陈晓慧一句话圆了过去。
  “我们说什么话了?”胖鸟儿不解。
  “没什么。”陈晓慧摆摆手,这事儿不好解释。
  胖鸟儿哦了一声,不说话了,眼里闪过一丝坏笑。
  “走。”
  野人带头滑了下去,陈晓慧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