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十九章 老子今天就是想宰你

  话音刚落,那胳膊纹着青龙的壮汉就要冲上去,范长安的手突然抓在他的肩膀上,立即压得他身子一沉,险些要跪下去。
  “你找死!”
  纹身大汉面色一狞,扭身就是一拳,朝范长安的面门砸去。
  拳头还未挥出,范长安手上突然猛一用力,纹身大汉立即头朝下,一头撞在地板上。
  咚的一声,地面微微晃了下!
  “顺子哥!”
  那叫顺子的纹身大汉没回应,呃地一声呻吟,身子一倒,直接昏了过去。
  众人一看,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只见那纹身大汉满嘴溢血,鼻子被撞得变形了,半张脸更是直接陷下去,估计整片脸骨都碎了。
  这得多大的力道,才能把人撞成这样!
  立即有人上前查看了顺子的气息,确认还活着,这才松了口气。但也一个个又惊又怒,狠狠盯着范长安。
  “呀,我宰了你!”
  又有一人暴怒一声,刷的一下,拔出一把匕首,朝范长安冲去。
  还未近身,就看到范长安猛地抓住那人的手臂,咔的一声,往外一扭,一声脆响!
  手臂断了,那明晃晃的刀光也直接脱手!
  紧接着,又见范长安的身子前倾,猛地一撞,那持刀的汉子直接喷了一口血箭出来,身子摔在墙上。
  软趴趴滑了下来,头也歪着,就算不死,半条命也没了。
  电光火石之间,又倒了一个,原本打算冲上来的众人,也被震慑住了。
  刘正和也是张大了嘴巴,看向范长安,实在是对方出手又狠又辣,把他惊住了。
  若说顺子是被对方偷袭,还情有可原。可刚才那人是拿着刀子的,也被范长安一个照面打成残废,怎么会这样?!
  正惊着,范长安已经扭过头来,盯向他,那凌厉的眼神登时吓得刘正和心中一凛,本能地退了几步。
  危险!
  这是他潜意识里的第一反应!
  全身的神经都紧紧绷着,一动也不敢动,甚至每根汗毛都竖起了!
  黑白两道混迹了大半辈子,刘正和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如临虎口的威胁感!
  就好像,眼前站着的,根本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猛兽,随时要扑上来,咬下你的头、撕开你的肚子!
  那些和和气气的姿态都是伪装,似乎这狠戾凶悍的兽性,才是他的本性!
  卧狮醒目,虎现獠牙!
  “快,一起上!”
  刘正和惊得大吼一句,众人也回过神来,立即蜂拥而上,只要随身带着匕首的,纷纷拔出!
  “完了……”
  躲在吧台后的郭美芸看到这一幕,吓得把脸缩了回去,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可她还没缩回,就看到范长安猛地一下扎进人群里,如同饿狼扑食,逮到一个人,就是一拳,打的对方牙血横飞,当场晕厥!
  又有一人持刀冲来,范长安反身就是一个肩撞,立即撞得对方七荤八素,再也没爬起来。
  然后又是一拳、一脚,只要一个照面,就打得对方骨折吐血,根本没人能近得了他的身!
  全是硬邦邦的拳脚,全是蛮力的摔打,没有任何花哨,只有力量,简单粗暴的力量!
  就跟飞蛾扑火一样,一个个上去,又一个个倒下,很快,就在范长安脚下躺了一圈圈。
  连郭美芸都看愣住了,实在是没想到范长安这么能打,这么暴力,八爷的一团团烟圈吐在她脸上,也浑然不觉。
  刘正和更是看得头皮发麻,不是画面太残暴,而是他的人倒的太快了,简直就跟割菜一样,一茬茬往下倒!
  他带了二十来个兄弟过来,这才一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了七八个,其他的都在地上打滚惨叫!
  见过打群架的,没见过这么打的,实在输得太惨了。
  “你们拖住他!”
  刘正和面色一狠,抄起地上的匕首,就往吧台冲去。
  他知道打架不是自己的专长,决定对郭美芸和那鸟下手。想法也很果决,能逮到就挟持在手,逮不到就一刀宰了,然后一走了之,回头再来算账。
  眼看刘正和攥着一把匕首奔来,郭美芸吓得一声惊叫,就要往厨房里逃。
  刘正和的速度毕竟更快,一下就追了过来,面色狠厉,提刀就往郭美云的后背捅去。
  郭美芸心道完了,早就听闻刘正和手上还沾过人命,没想到竟如此心狠手辣,二话不说就杀她。
  心中升起一股绝望,正在这时,头顶上的那只胖鸟儿,突然双翅大张,朝刘正和发出一声尖啸!
  “呖!”
  声音尖锐刺耳,直穿耳膜,像一把尖刀扎在郭美芸的灵魂上,惊得她浑身一个冷战!
  这声音不知有什么魔力,郭美芸只觉得一股强烈的恐惧感涌上心头,双腿都快瘫软了,险些站不住。
  可奇怪的一幕出现了!
  刘正和手中的匕首并没有向她刺来,而是整个人突然僵住,如坠冰窟一般,浑身颤抖不止,指着胖鸟儿,尖叫道:“妖……妖怪……妖怪!”
  那惊恐的眼神,仿佛见了什么凶神恶煞!
  郭美芸扭头看去,也惊住了!
  只见吧台上的胖鸟儿,此时犹如烧着了一般,双翅大张,红光绽放,每根羽毛都在吞吐着炙热的火苗,犹如火鸦降世!就连头上耷拉着的红冠,也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焰,飘动着、变幻着!
  画面诡异至极!
  “呖!”
  胖鸟儿又是一声尖啸,刘正和僵直的身子突然一软,瘫倒在地。
  郭美芸也是浑身一松,仿佛那股攀在灵魂上的恐惧感,瞬间消失不见了。
  就这一刹那的功夫,刘正和已经浑身冷汗,惊恐的看着吧台上那只鸟儿,如同见了鬼一样,爬起来就往外逃。
  咚的一下,一头撞到一个人身上,一抬头,正是范长安。
  刘正和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挡在门口的,心中咯噔一下,往后一看,果然见屋子里的人全都倒下了。
  “这么快……”
  往后退了几步,身子抵在吧台上,刘正和抬头看到那只鸟儿,又是一惊,又往前走了几步。
  来来回回,在这一人一鸟之间进退,终于一下瘫坐在地。
  “怎么,吃了霸王餐还想跑?”范长安步步紧逼道。
  一股野兽般的气息扑面而来,刘正和冷不丁一个哆嗦,赶紧摇头:“没……不敢……不敢……”
  “死胖子,我看你不是不敢,只是没这个能力。”吧台上的八爷冷笑。
  刘正和一抬眼,登时一怔。
  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可确实还是那只吊儿郎当的鸟儿,心中一阵惊疑,刚才那只怪物呢?
  心中突然冒起一个念头,有点不敢相信的盯着这鸟儿,脑海中只有两个字,“妖兽!”
  正如他之前所说,妖兽变异分为三种,最普通的是体型变异,就如旁边这头熊妖,其次是开启灵智的异兽,最后,是传闻中那些诡异的妖孽,据说掌握一些怪力乱神的异能,匪夷所思,非常人能理解。
  刘正和想到自己看到的那只燃火的怪鸟,还有那种噬骨食心道恐惧感,这不是妖兽是什么?心中一阵惊涛骇浪。
  郭美芸更是眼珠子都看直了,她可是亲眼看见这胖鸟儿从一只火鸟,变成眼前这样子的。那些熊熊燃烧的火焰,不是不见了,而是被它收进体内。这种电视里才能看到的诡异场面,就这么出现在她面前,简直像做梦一样!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起来结账!”
  八爷喝了一声,吓得刘正和赶紧爬起,但显然还有些神不守舍。
  “钱!”
  看刘正和傻愣愣的模样,八爷就来气。
  实在不是刘正和愿意这样,而是心中发现的秘密,彻底将他惊住了,恍了恍神,刘正和才哀求道:“大人大量,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
  “谁说要为难你,把帐结了,立马让你们走。”范长安呵呵一笑,似乎恢复了那副好商量的表情。
  刘正和打了一个寒颤,再也不觉得这笑脸好欺负,赶紧拱手求饶,“范哥、安哥、长安哥,不是我不给这个钱……实在是这一千万不是小数目啊,在哪吃饭都不可能吃到这个价格……”
  “怎么不可能,你不就在我这吃到这个价格了吗?”范长安又是一笑。
  刘正和脸色一僵,“是是是,可这价格也太黑了吧……”
  “没错,就是黑!”
  八爷直接摊牌了,也懒得跟对方解释那么多,“死胖子,啰里啰嗦那么多,直白跟你说了吧,老子今天就是想宰你!这钱你不给也得给,否则今天休想活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