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七章 给八爷赔礼道歉!

  “不跟?哼。”
  刷的一下,易岚突然掏出一把92式手枪,指着野人的眉心,冷笑道:“我劝你最好考虑清楚,我跟陈主任不同,没那么多耐心陪你耗。不妨直白告诉你,今天你想走也得走,不想走也得走,这里我说了算!我不管你是谁,力气再大,大得过子弹吗?想清楚了,敢让我听到一个不字,我立马毙了你!”
  “黑女人,你敢!”胖鸟儿大骂,急了。
  野人则是不动声色地盯着她,眼里闪过一丝寒意。
  “小岚,干什么,快把枪放下!”
  陈晓慧怒喝,也赶紧上前劝阻,但脚步明显慢了,手上也没怎么用力,只是轻轻拉了一下,眉宇间还朝对方使了一个眼色。
  “都给我走开!”
  砰!
  易岚抬手就是一枪。
  这一枪,几乎是擦着胖鸟儿的头顶射出,吓得胖鸟儿一个激灵,嘴巴也长成了O型嘴。
  它没想到,这女人真敢朝它开枪。
  就连陈晓慧也没想到,怔住了。
  实在是易岚的心思没她细腻,她压根就没理会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也许陈晓慧是觉得她在借题发挥,殊不知,易岚是真的怒了。
  陈晓慧说的没错,海东市死了那么多人,有人会觉得自己无能,觉得自己愧对他们,她就是其中之一。半年了,每次看到一个个受害者的悲惨模样,她都恨得瑟瑟发抖,既恨凶手的残忍无道,也很自己的办案无能。
  她之前以为,只要再给她一点时间,一定马上将真凶绳之以法。但一次次都在这样的期盼和煎熬中度过,半年过去了,案件毫无进展,死的人却越来越多,有时候,何尝不是觉得自己在纵容凶手呢?
  当然,她也觉得这案子有点不正常,但先前没有往一些方向去想,直到陈晓慧带她到山里来,见到了眼前这人。她就明白了,她不是陈晓慧,掌握着那么多不为人知的信息,看不出这个案子背后的东西。
  既然整个十九局都将希望寄托在眼前这人身上,必然是看出了什么名堂,也许,眼前这人,还真是破解这桩奇案的关键人物,连她都开始有些期待了。
  只是可恨,眼前这家伙百般推脱,连人命都不管不顾,哪还有陈晓慧说的什么背负使命。就是一个自私自利,不愿惹麻烦的态度,先前存留的一点敬意,瞬间荡然无存。
  至于对方说的什么收山,谁去救他,还有其他四家之类的事,易岚不知道,也不想管。总之就一句话,她要破案,要救人,今天非得把这家伙带出去不可!
  可陈晓慧不这么想啊!
  她那番话当然不是自言自语,更不是对野人说的,其实就是别有用意说给易岚听。对她而言,易岚的性格太好琢磨了,只要掐准了脉,什么时候让她哭,什么时候让她笑,不说百分百,十有八九的把握还是有的。
  所以,她这一路来就给易岚透露一些只言片语的信息,其实就是想多备一手,万一她谈判不成,可以通过易岚的加入,搅下局,多一个周旋的机会。
  仅此而已。
  但没想到,她还是低估了易岚的果敢和火爆啊!
  竟然直接开枪了,还是朝八爷开的枪!
  我的天,这一枪开出,搞不好要出人命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只见野人身形一晃,啪的一下,直接环手抠在易岚握枪的手腕上。
  易岚大惊,二话不说,直接开枪,手上还没来得及用力,突然咔的一声闷疼,整个手腕直接被对方抓脱臼了,手枪应声而落。
  但易岚反应也是极快,咬牙忍痛,扭腰就是一个旋踢,直扫对方的太阳穴。
  这是一招致命的打法。以她这个力道和速度,任谁让她踢中了,都要脑浆爆裂而亡!
  野人的反应更是迅捷,伸手一挡鞭腿,凌空打住,但因左右开弓,胸前门户大开,又给了易岚可趁之机。
  易岚直接单腿凌空跃起,屈腿一弹,直踢对方面门,可谓招招狠辣,没留一点余地。
  就在此时,野人突然猛一抬腿,直接踢中易岚的脚板,登时将她踹得顶飞出去,咚的一下撞到石壁顶部,然后又摔下来。
  噗,这一脚力道太大了,直接将易岚踹得吐血,险些晕厥。
  “住手!”
  两人这一番交手,可谓电光火石,只在眨眼间,等陈晓慧反应过来,易岚已经趴在地上咳血。
  眼见不妙,陈晓慧立即冲过去,拦在两人中间,急道:“范先生,一场误会,都是一场误会!”
  “误会?老女人,你脑子进水了吧,你的黑跟班差点把我做了!你跟鸟爷说是误会?”
  胖鸟儿已经振翅飞到陈晓慧面前,勃然大怒道:“信不信,我立马误会你一下?”
  “八爷,息怒,息怒……我代她给您赔个不是。”陈晓慧赶紧鞠躬,但身子仍挡在易岚面前,不肯让开,忙解释道:“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她性子就是这样,蛮横惯了,但也是破案心切,本意是不坏的。”
  说罢,赶紧指了指地上的手枪,道:“要不然的话,这一枪也不会故意打偏了。”
  “你什么意思,你还想她打中不成?!”胖鸟儿大怒。
  “范先生?”陈晓慧恳求得看向野人,知道他才是做主的人。
  “她向小八开枪了。”野人只给了一句。
  “小岚!”陈晓慧向后者厉声道:“还不快起来给八爷赔礼道歉!”
  易岚的脑子被撞得七荤八素,但也听清了,咬着牙,正要骂回去,陈晓慧突然转身,伸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小声耳语道:“怎么,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吗?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
  说罢,还向易岚递了个眼神,这回是生怕对方不理解,连续递了好几个。
  易岚一怔,想起之前陈晓慧的交代,说是会让她受一点委屈,还非逼她答应了。先前没有想通,如今再一看陈晓慧挤眉弄眼的样子,哪还不明白?
  肚子里翻江倒海,还疼着,反应过来了——自己被利用了!陈晓慧那番话是激将她,有意让她跟野人起冲突的!
  脑中嗡的一声,心中又羞又怒。
  知道陈晓慧有手段有心计,可没想到算计到自己头上,把她也编排进去了。
  心里好恨!
  可怎么说?怎么骂?
  陈晓慧逼自己了吗?没有。
  明明是自己撞上去的,要说利用,只是陈晓慧说了一番话之后,自己就忍不住出手了。这也算的话,也是自己太经不住刺激。
  可她知道,当这边低三下四请求对方帮忙,对方一再拒绝的时候,陈晓慧说不定早就料到她会插手,才故意说了那番话。
  易岚看向陈晓慧的眼神,充满了怨恨。
  其实她只猜对了一半,陈晓慧猜到她会插手,可没想到她会这么插手,还直接开枪了。早知如此,陈晓慧还真不敢编排他。开玩笑,打死了八爷,整个十九局都要给你陪葬!
  差点就玩脱了!
  陈晓慧看向易岚的眼神,有歉意,也有责怪。
  摇摇晃晃爬了起来,感受着全身的伤痛,易岚终于开始感到后怕,实在是对方的力气太大了,估计这一脚踢得她内出血。
  “小岚。”陈晓慧在易岚背上轻轻推了一下。
  易岚咬牙,心有不甘,可撞上野人的眼神,心中登时一凛,看得出,对方动杀心了,似乎很在意那只胖鸟。
  可绷了绷嘴唇,满嘴血腥,易岚仍是没有开口。
  “小岚!”陈晓慧急了,声色俱厉。
  易岚鼻息嗤了一声,咽下血水,板着脸,语气生涩道:“对不起……”
  声音很小,听得出来,不是情愿的。
  胖鸟儿直接怒了,“黑女人,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道歉的吗?大声点!”
  “瞪什么瞪,说的就是你!”
  易岚正要发作,陈晓慧的手已经悄无声息按在她的肩膀上,在其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让易岚憋足的一口气,硬是没有发作出来,化作一声长长的无奈和愤恨。
  “对不起!”易岚闭眼大喊,牙齿咬得咯咯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