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三章 开枪,驱逐!

  上方便是村民所说的山洞。很容易辨认,洞口的藤蔓,有人为动过的痕迹,应该是住过人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住在这么高的石洞里,但地方应该是没错了。
  陈晓慧也露出了罕见的笑容,这一路寻来,确实不容易,终于找到了。
  “小岚,你跟我上去。”陈晓慧招呼易岚道。
  “上去?我们俩?”易岚一愣,这可是九十度的峭壁,不是什么土坡,二十多层楼的高度,怎么上去?
  当然,她是有办法上去不错,毕竟以前在军校受过这方面的特许。但陈晓慧是文职人员,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她没法向上面交代。
  “陈主任,这种粗活,还是交给我们吧,毕竟是我们协助您。”协助两字,用了重音,显然是另有所指。
  说罢,易岚立即招呼一声,张兴和另外一名特警马上取出备好的钩枪,对准洞口,簌簌两枪,射出两条拇指粗的钩锁。几十米长的攀绳,自上而下垂挂下来,一路垂落到地面。
  易岚上前扯了扯攀绳,确认安全,正要起身登上,一只女人的手臂率先抢过她手中的绳子,正是陈晓慧。
  此时的陈晓慧,已经挽起了袖管和裤腿,灰色西装扎在腰间,头发盘起,背上还背着一个铝制的公文箱,一改之前的文素模样。
  紧接着,三步并做两步,一阵助跑,陈晓慧突然跃起,像猿猴一般,快速向上攀去,动作一气呵成,哪是什么生手?
  易岚刚开始还想看陈晓慧笑话,看到后面,嘴角一阵抽搐,不禁猜测,这陈晓慧难道也是军校出身,否则怎会有这么熟练的身手?
  招呼两声,易岚也攀了上去,让几名队员守在下方,以防陈晓慧不慎落下,可以及时接住。
  但她毕竟多虑了,陈晓慧动作娴熟,几分钟时间就爬到了洞口。
  不到片刻,易岚也翻身上来,眼神不由多打量了陈晓慧几眼。不得不说,在陈晓慧这个年纪,身材和体力保养得像她这样的很少,一口气爬上来,竟然都不带喘的。
  陈晓慧没看她,而是换了一副肃穆的神情,站在山洞前,高声道:“范先生,我是陈晓慧,突然到访,冒昧打扰!”
  洞里没有任何回应,陈晓慧又道:“国安十九局的陈晓慧,牛局长的老部下,范先生,您在里面吗?”
  话音落下许久,洞里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易岚突然道:“陈主任,洞里可能没人。”
  陈晓慧默了默,担心的就是这个,连忙上前拨开青藤,三丈见方的石洞显露在两人面前,一览无遗。
  石洞是天然形成的,地方不大。
  地上铺着一张棕色的兽皮毯子,对面是一堆熄灭的篝火,边上散落着几个空瓶子,像是调味罐,已经空了。
  除此之外,再无它物,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易岚上前去,伸手在篝火堆里探了探,迅速做出判断:“炭火有余温,是昨晚的,人应该走了。深山老林,不好找。”
  说罢,抬头看了看陈晓慧,那意思是根本不想再陪她折腾了。不过她说了不算,这一行人最后还是要听陈晓慧的命令。
  “人没走。”
  陈晓慧没理会她,径直走到石洞底部,借着光,盯着一处凹进去的石槽,神情有些动容,身子甚至激动地颤了一下。
  石槽边上的凿痕粗糙,应该是人为临时凿出来,中间摆着一块巴掌大的黑炭物,长方形,材质似石似铁,有点像祭拜用的灵位。
  确实像是灵位,因为在黑炭物前面,还插着三支香火,只是余灰已经燃尽了,只剩光秃秃的柄子。
  可奇怪的是,这“灵位”上面没有任何名字,也不知祭拜的是谁,只有无数斜来斜去的横线,像用刀子划刻上去的,每一道都下刀很用力,刻得触目惊心。
  易岚扫了一眼,只觉得密密麻麻,数不清有多少,看得头晕脑胀,甚至有些胸闷,仿佛这面灵位要压在她身上一样,沉重得说不出话来。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
  再看陈晓慧,似乎已经习惯了,而且早有准备:取下身上的公文箱,打开,取出三支香火,点上,然后毕恭毕敬地插在“灵位”面前,再退回原地,右手缓缓抬起,郑重敬了一个军礼。
  看着陈晓慧标准的军礼,易岚有些发怔。
  什么情况,灵位?香火?军礼?这画风怎么这么古怪?
  而且,陈晓慧似乎早就知道这里会有个灵位,一开始就备了香火过来,这灵位究竟祭奠的谁,值得她如此礼遇?
  “陈主任,您这是?”
  “一百三十九道刻线,一百三十九位传人,可怜青山无名骨,一朝功名几人知。”
  陈晓慧喃喃自语,没有回答她,反倒叮嘱道:“这人性格有些古怪,等下你见到他,不要多问,不要多说,一切听我安排。当然,可能会让你受点委屈,但任务需要,你就暂且忍耐下。回去之后,我会向上面为你表功。”
  “委屈,什么委屈?”易岚本能地有些警惕,主要是陈晓慧的身份特殊,这种人说是委屈,那可能是真的委屈,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点小挫折,算不上什么。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一切都以配合我完成任务为重,个人荣辱都是其次,这是命令,听懂了吗?”陈晓慧的语气不容质疑。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易岚哪能不知轻重,就算不了解情况,此时也只能一口答应下来。
  “明白了。”
  说罢,易岚环顾山洞,忽看到一根光秃秃的树枝,横插在石壁上,显得十分突兀,正要上去查看,下方突然传来一阵惊叫:
  “小心,有动静!”
  “是熊,好大一只熊!”
  “怎么会这么大?!”
  “快,快,全体戒备!”
  紧接着,咔咔咔,是一阵枪栓上膛的声音!
  易岚和陈晓慧大吃一惊,立即冲到洞口的位置,向下一看,登时瞳孔缩紧!
  只见下方空地边缘的密林里,探出一个车轮大小的野兽头颅,利齿交错,白花花的口涎流到地上,一双拳头大的眼睛,凶光毕露,赫然就是一颗棕色的熊头!
  咚,咚,随着棕熊的身子缓缓带出,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这棕熊的体型太大了,简直堪比一辆悍马车,不,只怕比悍马车还大,因为熊科动物是可以站直起立的,以这头熊的体型,要是站起来,只怕有近十米的高度!
  这种行走的肉山,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尤其是那颗低垂的熊头,半个车头大小,仿佛一张口,就能吞下半个成年人!
  太大了!
  所有人的脑子都是这个想法。把动物园里的北极熊拉出来,放在在这只棕熊旁边,就好比,一只猴子站在一个成年壮汉旁边一样。其体型之大,可想而知。
  咚,咚,咚。
  棕熊步步前进,踏得地面微微颤动,伴着那庞然身躯,一个个脚步声像一把巨锤,狠狠撞击在众人的耳膜上。
  “快,全体瞄准!”
  上方的易岚也紧张了,一声喝令,下面九名特警刷刷举枪,九杆黑黝黝的枪口立即对准棕熊,只待第二声命令,就能将对方打成肉泥。
  开玩笑,要是让这种体型的棕熊近身,谁挡得住?
  但开枪的命令还是没有下下去,易岚扭头看着陈晓慧,这支队伍的最终命令权还是在陈晓慧身上,这种关键时刻,她不好替陈晓慧决断。
  当然,她其实也早就做好了临时决断的准备,毕竟不能拿弟兄们的性命开玩笑。棕熊靠近后,易岚一眼就测算了安全距离,只要棕熊越过安全线,不等陈晓慧发号施令,她也只能再次逾越了。
  陈晓慧果然没有下令,而是盯着下方靠近的棕熊,眉头一挑,若有所思。
  “陈主任,您还在等什么?”易岚催促道。
  陈晓慧还是没有下令。
  咚,咚,咚。
  棕熊摇头晃脑地,距离更近了,几乎压着易岚划定的安全线过来,下一步,只要一个扑击,就能咬上众人。
  “易队?!”一名特警也忍不住开口了,实在是距离太近,已经产生性命威胁。
  “开枪,驱逐!”
  易岚一声喝令,但还是因为摸不清陈晓慧的态度,命令有所保留。
  九命特警立即会意,几乎在同一时间射击,但子弹都稍微偏了一些,避开棕熊的要害位置,射向其体表。这样一来,既能让棕熊吃痛,又不会直接击杀。
  噗噗噗,一阵射击之后,棕熊的身躯被子弹打得接连颤动,体表隐隐有血花溅出。
  连续射击了两阵,开始有人发现不对了,接着枪声稀稀拉拉下来,众人纷纷停止了射击。
  “什么情况,这熊不知道痛吗?这样都不躲?”
  “打了这么多枪了,一点叫声都没有,什么情况?”
  “等等,它怎么站住不动了!”
  众人有点摸不到头脑,不敢松懈,实在这熊的表现太古怪了,连子弹都不怕。
  易岚脸上也满是古怪的表情,她又看了陈晓慧一眼,发现后者跟她一样,也是一脸狐疑。
  “不对,我想起来了,这是那头杀人熊!”一名特警突然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