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十五章 竟敢说我们是黑店

  说到赚钱,自然是把店铺重新开起来了。
  这店虽然是范长安父亲开的,但他也待过一段时间,依葫芦画瓢,应该也能弄得差不多。
  这不,眼下正好有一头熊,冰柜也送到了,正好重操旧业。
  说干就干。
  范长安走到冰柜边,双手一扣,抓住冰柜的两边抱起。他要先将棕熊扒了皮,放进冰柜里。
  三个大汉才抬得起的大型冰柜,就这么被他抱着,举重若轻般,在屋里走来走去,不停调换位置。
  片刻后,终于将冰柜摆好了,然后又将那头巨大的棕熊翻了肚皮朝天,底下还铺上一层防水的帆布。
  接下来,就是剥皮放血的过程。
  这事范长安在野外常干,只见他拿着一把尖刀,从棕熊的肚皮一路划到下巴处。熊皮向两侧微微翻开,范长安抓着其中一边,刷的一下,就将半张熊皮撕起,然后快速在接口处划刀断肌,接着又撕起。
  很快,一张完整的巨大熊皮已经摊开,足足铺了半个地面。旁边还躺着一头刚剥完皮、红白相间的熊体,一身熊肉鲜嫩欲滴,白色则是体表的脂肪。
  场面很血腥,也很残忍,但也绝对是老练至极的手法,没有破坏任何肌理和皮毛。
  虽然猎妖人已经脱离了最开始的猎人角色,但祖传的手艺没丢,还是一代代传了下来。
  八爷显然已经见怪不怪,还跳到盛满熊血的盆子边上,低头舔了一下,啧啧道:“好烈的血气,再过几年没准就成妖了,难怪喜欢吃人。安哥,晚上拿来下酒吧?”
  范长安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接着把整只剥皮的熊用铁架子撑起,横着摆成大字,放进冰柜。
  这冰柜是双拉的玻璃门,咋一看去,仿佛一只十米高的巨熊横躺在冰柜内,浑身鲜血淋漓,很有视觉冲击力。
  现场收拾一番,再把仓库里的牌匾擦干净挂出来,算是正式开张了。
  抬头一看门上,正是“猎人小屋”四个古朴的大字。
  范长安一时神情恍惚,仿佛回到了多年前。那时,他也是这么抬头看着,只是如今个头更高了,那个人也不在了。
  略做感慨,他又进屋检查一番,尽量把每个细节做到位。
  ……
  海东市警署中心,一间特殊的指挥室内。
  陈晓慧站在一面巨大的屏幕面前,上百个黑白监控画面,倒映在她的眼镜上,光影迷离,看不清后面的眼眸。
  嗒嗒的脚步声从后面响起,一个短发干练的女警走到她旁边,正是易岚。
  “怎么样了?”陈晓慧稍稍侧了下头。
  “跟以前一样,气管搅碎,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易岚道。
  “没什么特别的发现吗?”
  易岚摇了摇头,“现场都看了,目击证人也都录了口供,没有发现锯齿类动物的痕迹。死者遗物法医还在做进一步分析,有结果了会马上送过来。”
  说罢,看着陈晓慧的侧脸,有些欲言又止。
  “又是一个?”陈晓慧露出思索的神情,喃喃道:“两天内连续死了三个人,节奏比之前更快了,死的人也更多了……”
  想不出所以然来,陈晓慧向后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再去查吧。”
  “慧姨……”易岚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带着试探的语气道:“那个范长安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陈晓慧一愣,“他怎么了?”
  “他……”易岚说道这个就来气,脸颊有些燥红,也不知是羞得还算气得,冷哼一声道:“那家伙每天都在游手好闲,根本就不管这些人的死活!”
  “怎么个游手好闲法?”陈晓慧笑着看向易岚。
  易岚气恼道:“据咱们兄弟观察,那家伙刚回来就赶着去相亲了,接连相了好几场!”
  “哦,那相上了吗?””陈晓慧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其实她心里多少已经知道答案了。
  “没有,也活该没相上!”
  易岚将情况简单一说,听得陈晓慧不由莞尔。
  这边之前留了一个特警给范长安,说是用来紧急联系的,其实也存了观察的意思,好及时掌握对方的情况。
  “除了相亲之外,那家伙还开起了店,开始做生意了!”易岚又道,一副恨得牙痒痒的表情。
  陈晓慧点了点头,笑道:“那家店是他父亲留下,早年间可是一家奇店,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进去的,他想重操旧业也很正常。”
  “很正常?”易岚简直无语,急道:“难道就让他这样下去?”
  “那还能怎么办?”陈晓慧笑了笑,似乎也有些无奈,“我们答应人家了,不提案子的事,难不成要反悔吗?”
  就算这边反悔,也不见得对方能答应。
  易岚显然也知道这点,气道:“可我想到那家伙就来气,兄弟们在前面拼死拼活,那家伙却缩在那里逍遥快活,难道怪物猎人都像他这样吗?”
  陈晓慧看了易岚一眼,意味深长道:“像他这样的怪物猎人可不多。”
  不待易岚说话,陈晓慧叹了口气,“再等等吧。”
  “还等?!”
  易岚重重吸了口气,又重重吐了出来,气鼓鼓的胸口难以消平。
  ……
  再说猎人小屋。
  浦东新区的小镇并不大,猎人小屋开张的消息,很快就在镇里传开了。
  人心都是猎奇的,没过多久,镇上的就有零零散散的客人上门了。
  然后,又一个个黑着脸出去了。
  后来也不知是传出了什么名声,来的人更多了。但这些人明显都是看热闹来的,一个个兴致勃勃而来,似印证了什么,又嘘嘘一阵,一个个离开。
  才两三天的时间,猎人小屋就火遍了整个浦东新区。只不过火的方式有点特殊,按后代的说法,就是一家只有流量没有成交的网红店。
  没办法,实在是猎人小屋的标价太贵了,里面动不动就是十几二十年以上的年陈老酒,售价少则几千,动辄上万,还有几十万、上百万的。这对镇上这些大多以务农为生的村民来说,简直就是天价。
  关键八爷根本不让别人讲价,按它的说法,这些酒就是值这些价钱。要是按红星二锅头的价格卖了,对它来说,比杀了它还难受。
  “宁愿倒了也不卖!”
  这就是八爷的态度。
  再说那头熊,原本价格定的高,也吓退了一些顾客。后来范长安决定降价,可就在这时,镇上不知突然起了什么风声,说这熊是保护动物,谁吃了谁倒霉,回头要被捉到局里。
  这一下就把这些老实巴交的村民都吓住了,还打算花点钱尝鲜的,一个个吓的缩回家里,不管范长安拿出什么证件,怎么解释都没用。
  结果,开张了整整三天,也就卖出了一千多块钱。还是最开始人少的那个早上卖的,从熊身上剃了一点肉,之后就再也没刮过。
  又是忙活了一天,送走了最后一个摇头晃脑的客人,八爷实在忍不住了,指着对方后背一阵怒骂:“穷逼,没钱还敢进来,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你说什么?谁是黑店!”
  八爷扑的一声飞过去,在对方头顶上一阵猛啄。几下功夫,就把对方啄了个半秃,双手抱头,仓皇逃窜。
  “呸。”八爷吐出嘴里的毛,怒骂道:“安哥,这帮穷鬼太过分了,竟敢说我们是黑店!果然口袋里干净的,嘴上没一个干净!”
  范长安无奈看了一眼小八,心道,难道你就不过分吗?镇上有一半人的头都被你啄秃了吧,谁还敢上门。
  范长安:“奇怪了,酒水的价格没变,猎肉的价格还降了,生意还这么差,以前的生意是怎么做的?”
  “唉,以前店里哪是招待这些穷逼的!”往事不堪对比,八爷提起这个更来气,“之前我和老鬼宰的都是有钱人,比如牛鼻子那种的,一顿饭吃他三年工资,他还乐呵呵的。还有那四家的老家伙,动不动就送钱上门。你跟他说这顿饭值十万,他绝不敢多说一句话,还得把钱数好了递过来。他鸟的,如今遇到的都是些什么穷逼!真是气死我了!”
  范长安也是长长叹了一声。
  他也知道情况,没八爷说的那么夸张,什么动不动十万八万的。
  但确实当年他父亲开这家店的时候,招待的主要是朋友。能进这家店喝酒的,要么是这个圈子里的人,要么是熟人引荐的朋友,档次都不会太低。钱财对他们来说,都是身外之物。
  大家看重的东西也不一样,毕竟,一些稀奇古怪的妖兽,不是什么人都能、而且有资格弄到的。
  那会范长安还小,只当他们是店里的普通客人,大家也对他客客气气的。等后来成为猎妖人,心态也不一样了,也没结交这些人的必要。
  跟他父亲不一样,到范长安这一代,猎妖人已经几乎只剩他一人了,也没有了所谓的圈子,更没什么朋友了。
  再说回眼前这店铺,范长安真是头回体验了一把穷人的感觉,彻彻底底的。
  “我怎么觉得这事有点奇怪?”范长安想了想,突然道。
  八爷:“哪里奇怪?”
  “酒水就不说了,这吃熊违法的事,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怎么这些人来之前,好像都知道一样。一个个不管怎么解释都不买,光是来看热热闹,”
  听范长安这么一说,八爷眼睛一亮,也明白了什么:“难道是有人在搞鬼?”
  “能是谁呢?”
  “肯定是那个老女人!”八爷忿忿不平,“那老女人肯定是想把我们逼急了,好去找她借钱,这样一来就让我们给她解决麻烦。”
  范长安也有这个怀疑,但总觉得有点不对。
  “也有可能是那个大屁股,从她一进门,我就知道她不安好心。”八爷又道。
  但这又有点说不通,搞砸了自己的生意,这里就没钱还她,郭美芸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想来想去实在想不通,范长安索性一挥手,招呼上小八,道:“走,去找她问问就知道了。”
  这边正要去兴师问罪,刚一出门,就看到郭美芸领着一大票人奔来,一个个眉目不善,大概有二三十号人。
  “你说的就是他?”为首的一个胖子指着范长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