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后一个怪物猎人 > 第十二章 这一人一鸟够无耻的

  郭美芸伸手拿了几本,一本本翻开,表情瞬间有些精彩:
  “《熊科类动物特许狩猎证》?!”
  “《犬科类动物特许狩猎证》?!”
  “什么意思,有这证就能杀吗?”
  “还有《獴科类动物特许狩猎证》,这是什么?”
  “《猫科类动物特许狩猎证》?老虎和狮子也算猫科?”
  “还有这本,双斑狸科是什么?还有鼬科、海象科、海狮科……”
  郭美芸有些不敢相信,弃了一摞证书,又从对方的抽屉里拿出另一摞,果然都算“XX动物特许狩猎证”,虽然不明白这些都从哪里来的,但也知道意味着什么,有点不敢相信地看向范长安,“都是你的?”
  范长安点了点头,对方终于明白了。当然,他猎杀的肯定不是这些普通的野兽,只是需要一个合理合法的身份,十九局就给他弄了这些。
  郭美芸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确认没人,这才压低了嗓门,向范长安小声警告道:“你不要命啦!外面抓的这么紧,你还办假证,捅出去了,你的警察朋友也保不了你!”
  正要再提点两句,发现一人一鸟,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郭美芸反应过来了,有些不敢相信道,“你不会是想告诉我,这些都是真的吧?”
  这话问的没毛病,但发现对方的眼神更古怪了,明显是看傻子的那种眼神。
  也是,有些证能作假,有些证做不了假的,主要是经不起查。这熊闹这么大动静运回来,对方手上要没真的证件,回头有人过来一查,不是找死吗?
  这么一想,对方手上的这些证件,还真有可能是真的。
  但还是难以置信,毕竟太多了,跟批发一样,郭美芸忍不住又问,“你别告诉我,这些都是你的警察朋友帮你弄的?这年头,做事也是要讲规矩的,我可不信他们有这么大能耐。”
  说罢,指了指抽屉里还躺着的一百多本证书,那眼神分明在说,要搞也不是这么搞的,太吓人了。
  “我说了,我跟你不一样,说了你也不会明白。”范长安没打算跟对方解释,也没必要解释。
  郭美芸啧啧两声,慵懒的美目难得睁大了些,半调侃道:“没看出来啊,年纪轻轻,背景这么大?”
  范长安耸耸肩,没搭话,倒是一旁的八爷开口了:“大,大的很。怎么样,大屁股,想不想给他生个儿子?”
  噗,郭美芸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狠狠瞪了那鸟儿一眼,发现这只畜生打她踏进门开始,就没拿她当正经女人看过,三言两语不离生孩子。
  郭美芸怨念地看向范长安,埋怨道:“这鸟是你教的?”
  “不……”
  “哎,我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你就直说吧,愿不愿意?”
  范长安还没说完,八爷已经横刀插入,“只要你愿意,我能做这个主,那头熊就是你的了!”
  说毕,拍了拍胸脯,表示自己在这里还是说得上话的。
  “当真?”郭美芸美目瞅了范长安一眼,发现后者一脸黑沉。
  “怎么,姐姐这么好的身材,给你生个儿子不愿意了?”郭美芸看出了什么,眉头一挑,送了一个媚波过去。
  “愿意,愿意。安哥,你还等什么,我路都给你铺好了!”
  不待范长安考虑的,八爷已经替他答应下来。
  见范长安的脸色更阴沉了,郭美芸心里有点明白了,白皙的脖子却凑了上去,香风扑面,酥酥道:“长安,你不愿意吗?”
  那语气,听的八爷使劲点头,心想等下一定要旁观一下,没见过这种的。
  范长安也犹豫了,确实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解决传承的事,好像比他预想的要简单许多。这样也好,早点了结,自己说不定还有几年时间再去找它。
  “行吧,跟我来。”范长安终于松口了,转身要带领郭美芸进厨房。
  “去哪?”郭美芸一愣。
  范长安还以为对方误会了,解释道:“这屋子的楼梯在后厨,从这里上楼。”
  这会轮到郭美芸傻眼了,“什么意思,去你房间?”
  “要不然呢?”范长安看了看四周,仿佛是在问,难道要在这吗?
  “不是……”郭美芸赶紧摇头,一脸诧异道:“咱两不应该发展发展吗?这就直接上楼……”
  说着自己都脸红了,就差没说,没见过你这么猴急的。
  “怎么发展?”范长安不解,他确实没有一点感情经验。
  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野外度过的,见的更多的,也是动物之间的行为。跟女性的相处经验也很少,自小便是单亲,由父亲一手带大。除了陈晓慧等几个就事论事的有工作交往的女性之外,就没有再跟其他异性深入接触过。
  “怎么发展?”胖鸟儿也竖起耳朵,一副大感兴趣的模样。
  “还能怎么发展……”这回轮到郭美芸看傻子似的,盯着这两个家伙,心想不会吧,难道这两个家伙是真的想老娘当场给他们生个儿子?
  玩笑开大了,再这么下去非闹出笑话不可,郭美芸赶紧收拾媚态,肃容道:“别当真,姐姐刚跟你们开玩笑呢。我虽然对男女之情放的开,但还没这么随便,一头熊就想坏姐姐清白,姐姐未免也太便宜你了。”
  一人一鸟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郭美芸突然反悔了。
  “哎,还是再说说那头熊吧。姐姐是真想要,你们说个正经的,有没有别的办法?”郭美芸又将话题扯了回来,今天是势在必得了。
  范长安想了想,道:“你若想吃,我可以给你做点,刚好,我和小八也还没吃饭。”
  “不是我想吃,不是说了吗,给一个客人准备的。”
  “那我帮不了你。”涉及规则底线,范长安还是这个态度。
  “唉,看姐姐这么可怜,难道就不能通融通融?那个客人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不管说什么,范长安都是油米不进的样子。郭美芸甚至连鸟都求了,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求一只鸟儿,可对方也是只眨眨眼,不肯答应。
  得,这回算是明白了,除非自己放下身段,给这家伙生个孩子,不然今天是别想从这头熊身上拔下一根毛走。
  关键那事郭美芸接受不了,她也有她的底线,也犯不着为这个糟践自己。
  “唉,难不成要我去弄几本假证?”说罢又摇头,对方不卖给她,弄了也白弄,还给自己挖坑。
  说到假证,郭美芸突然眼前一亮。
  怎么大意了,这么多“特许狩猎证”,上百本呢,什么背景的人能搞到这么多玩意?
  之前对方说“他跟她不一样”,郭美芸没多想,如今仔细一琢磨,大概明白了其中深意,眼前这家伙,恐怕后台硬的很。
  再回想那群警察里带头的那个女的,对眼前这人似乎也是毕恭毕敬,更加印证了郭美芸心中的猜想。
  这个人,说不定来头很大。
  她之前跟范长安说有个重要的客人,那是说给对方听的,实则是有个有权有势的客人看上她了,想包养她,这种情况在海东市很常见。
  她几番不愿意,人家就说要带一帮朋友过来,还包了整个店,说是来捧场的。郭美芸能信才怪了,到时候店里全是他们的人,免不了要自己助兴陪客人喝几杯,只怕对方不安好心。
  但躲又躲不得,人家有钱有势,多的是手段让自己无法在海东市立足,不是自己这样的小人物能招惹的。
  正头疼这事呢,本想弄点新鲜东西让对方高兴了,兴许能躲过一劫。如今看来,似乎有更好的办法。
  等郭美芸再开口时,已经换了一副笑吟吟的脸庞,“长安,你打算怎么处理这头熊呀?”
  “随便,反正不适合卖给你,原因也跟你说了。”范长安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郭美芸赶紧解释,语气也亲切多了,“我是想呐,这熊你一个人吃也吃不了多少,剩下的,没几天就坏了,难道要丢了不成?”
  “你到底想说什么?”
  “冰柜呀!”郭美芸知道对方误解自己了,赶紧道:“你难道不买个冰柜吗?不然怎么保质?”
  范长安一顿,原来说的是这个。保质的问题他当然想过,又不是第一天干这行。只是之前没遇过这么大的,厨房里的冰柜也装不下,顶多塞进两成,其他的还是要丢掉。
  “有超大号的冰柜。”
  郭美芸看出了范长安的疑惑,拍拍丰满的胸脯,道:“你忘了我也是干这行的,放心吧,我有熟人,很快就能给你弄到。当然,也不需要你的熊肉了,算是姐姐的一点心意。”
  “大屁股,你能有这好心?”胖鸟儿嗤笑一声,别看它心大,观察力可是敏锐得很,从对方一进门就知道是奔什么来的。
  不然也不会门口来人,就一语道出来者是个女人。这也是它和范长安各有所长的体现之一。
  范长安也迟疑了一下,他确实需要一个大号冰柜,但迟疑的地方跟小八不一样,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没钱……”
  “什么意思?”郭美芸瞪大了美目,“难道你还想吃白食不成?”
  “不是,我现在没钱,等以后有钱了会还你的。”范长安说这话,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还是第一次开口说这种事。
  但他也确实没钱。
  他是很能赚钱没错,十九局委托他的每个赏金任务,价格都是上千万。还不算事后处理战利品的收入。
  但他的开销也很大,主要还是因他使用的武器特殊,需要使用到一种特殊的箭头,每一枚都是上百万,还需要提前找人定制。
  半年前,范长安为了击杀它,就在黄山山脉射了几个亿出去。因为那种箭头威力太大,一旦射出,几乎没有找回的可能。
  那一战不仅没有杀死它,还把范长安所有的积蓄都打光了。身上仅有的一些现金,也早就烂在山里。以当时的情况,哪还管这些?
  郭美芸可不这么想。
  她发现这一人一鸟还真够无耻的,一个是扭扭捏捏的无耻,一个是明目张胆的无耻。她只是帮忙介绍熟人,哪有让她掏钱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