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老公是醋桶苏黎陆宴北 > 第1115章 苏黎 出海
陆宴北阴沉的脸,顿时又困惑歉疚起来。
  
  人都是贪婪的。
  
  以前,他觉得自己拥有这个女人就够了。
  
  可现在,他越来越不满足于这种偷偷摸摸的见面。
  
  他想在光天化日之下,牵着她的手走过街头,就像这几日陪着贺雅琳那般。
  
  苏黎见他沉默了,又后悔刚才的话。
  
  转过身来,正色看向他。
  
  苏黎认真地说:“我不在乎名分什么的,你也不必给我承诺。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会全力支持你。若有以后,我们再做打算。”
  
  “什么叫若有以后?”陆宴北不悦地呵斥,“我们一定有以后。”
  
  她笑了笑,没接话。
  
  生不逢时,在这乱世,谁敢说自己一定能活到明天呢。
  
  时间不早了,陆宴北的确该走了。
  
  然而,他今天过来的目的还没有达到。
  
  “苏黎,我是认真的,你得离开江城。”
  
  苏黎抬眸,也严肃地看着他,“可我现在还不能走。”
  
  陆宴北明白,皱眉,“因为陆辰九?”
  
  他顿了顿,眼光狠厉:“我可以马上派人把他杀了!”
  
  苏黎皱眉,“你之前不是说,他还有利用价值吗?”
  
  “无妨,杀了他永绝后患,我需要得到的消息还可以从别的渠道获得。”
  
  苏黎想了想,“我还是想亲手报仇!”
  
  两人僵持了片刻,陆宴北妥协:
  
  “两个月,我最多给你两个月的时间,到时候,我会直接杀了陆辰九,送你离开江城。”
  
  话落,没给女人拒绝的机会,他起身下床。
  
  苏黎生气,抢在他要离开时一把抓住了他。
  
  男人回头,目光与她相对。
  
  “我可以听你的安排,但有件事,你得听我的——”
  
  心跳开始加速,她抬头望着男人,清澈漂亮的眼眸透出一种决绝。
  
  陆宴北看着她的脸色,先是沉寂,而后忽地眼睑抬起,“不——”
  
  “我要生一个孩子,你的孩子!”
  
  陆宴北没能阻止她说出这决心。
  
  苏黎紧紧盯着他,趁着勇气还没散尽前,再次强调:
  
  “等我怀孕,我就离开江城,孩子快出生时,你来找我。”
  
  她想好了,那样的话,他的毒就可以解了。
  
  只是,一旦怀孕,这长达十个月的时间里,他要自己艰难度过每月两次毒蛊发作的痛苦。
  
  当然,他若愿意,她不介意他去找别的女人解毒。
  
  陆宴北脸色阴沉严肃,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行!我不在你身边,这样做太冒险了!”
  
  “我是医生,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那也不行。”
  
  “陆宴北——”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他拒绝的很冷硬。
  
  见女人面色不悦,他转过身来,大掌抚摸上她柔嫩的面颊。
  
  “黎儿……我当然希望你给我生个孩子,生很多更好——但不是现在……”
  
  他怕自己经不过这战乱岁月,到时候她一人带着孩子,要如何在这乱世生存?
  
  他做事一向冒进,只有要三分胜算,便敢去赌一赌。
  
  但这件事上,他不一点也不敢冒险。
  
  必须是有十足的把握,他才会让她冒险。
  
  苏黎何尝不懂他的担忧。
  
  两人盈盈对望了好一会儿,陆宴北倾身下来,在她唇上浅浅一吻,柔声安抚:“好了,早些休息,我走了。”
  
  话落,他转身走向窗户。
  
  如同雄鹰展翅,他利落地跳窗而下。
  
  ***
  
  苏公馆一时成了城中炙手可热的宝地。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好几个媒婆也热情地登门来了,要给苏黎说婚事。
  
  不过,都被秦凤云找各种理由挡了回去。
  
  苏黎不胜其扰,后来索性让家丁拦着。
  
  如果不是正儿八经要看病的,一律不让进。
  
  如此一来,苏公馆才安静了几日。
  
  “黎儿,妈知道你不想嫁人,但说实话,趁着现在行情好,你也应该考虑考虑。”
  
  秦凤云是明眼人。
  
  只是架不住做母亲对女儿的操心,虽然知道这些人是有利可图,但依然幻想着其中有真心实意的,想让女儿考虑考虑。
  
  苏黎正整理着药材,闻言淡淡一笑。
  
  “妈,他们图什么,您又不是不懂。”
  
  “可万一有真心的呢?”
  
  “不可能。”
  
  苏黎一口回绝。
  
  见母亲站在一旁,面露愁色,她突然问道:“二娘呢?”
  
  秦凤云扭头朝着佛堂那边一点,“理佛,她还能做什么。”
  
  苏黎道:“您以前最喜欢打牌了,怎么现在不约太太们来家里打牌了?”
  
  她想着,那样也能给二姨太找点事情做。
  
  秦凤云叹道:“前阵子,苏家名声坏了,都说这是不祥之地,谁肯来?现在她们倒是上赶着来,我不愿,一个个溜须拍马,没一句真话,听着恶心。”
  
  苏黎笑了笑,同样感慨世态炎凉。
  
  “而且,二姨太这样子,也没心思打牌。”
  
  知道女儿的考虑,秦凤云如是说道。噺⒏⑴祌文全文最快んττρs:/м.χ八㈠zщ.còм/
  
  苏黎放下药材,想了想说:“妈,您还是多陪陪二娘。薇薇不在了,她一个人孤独。我如今莫名其妙成了督军的干女儿,只怕二娘心里也不舒服,但又不好表现出来。”
  
  秦凤云点点头,明白这层深意。
  
  自己的女儿死于非命,而苏黎这边却飞上枝头成了凤凰。
  
  这其中好坏,她们自己清楚,但旁人肯定就只看到光鲜荣耀的一面。
  
  对比之下,二姨太心里肯定更难受。
  
  苏黎想到前几日陆宴北在闺房跟她说的话,突然道:“妈,或许过些日子,我们会离开江城。”
  
  “离开?”
  
  秦凤云吃了一惊,“为什么?”
  
  苏黎思索了下,又觉得这事没安排好,说出来只会让母亲平添忧愁,她又一笑了之。
  
  “算了,我随口一说,没个准数……只是觉得,这突如其来的繁荣,不像是什么好事。”
  
  “嗯。”秦凤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
  
  又过了几日,苏黎算着时间,心里又担心起陆宴北。
  
  许是心有灵犀,中午时分,她正午睡,一只洁白的信鸽扑闪着翅膀飞来。
  
  她打开小纸条。
  
  “明日回城,来接你。”
  
  苏黎心儿乱跳,原来这人又出门了?
  
  知道他只是通知一句,她没回信,捧着信鸽直接放飞了。
  
  翌日一早,有人打着督军府的名义上门来请苏黎。
  
  直接说,要陪同督军夫人出门一趟,须得两三日才能回来。
  
  苏黎听闻,吃了一惊。
  
  陆宴北要带她去什么地方,还要两三日?
  
  秦凤云自然不能拂了督军府的面子,只好对苏黎一番叮嘱,送她出门了。
  
  小汽车出了城,远远看到荒郊野外,一辆汽车旁站着的挺拔身影。
  
  苏黎一眼认出。
  
  陆宴北。
  
  汽车停下,男人过来开了车门。
  
  苏黎瞧着他,不解地问:“你搞什么鬼?要带我去哪儿?”
  
  身边跟着的都是亲信,陆宴北没什么避讳,直接一把牵着她的手,将她带到自己车上。
  
  “随我出趟门。”
  
  男人淡淡解释。
  
  “去哪儿?”苏黎愈发吃惊,突然惊疑地问道,“你该不会要把我送出江城吧?”
  
  “不会。”
  
  他回头,浅浅笑了笑,“虽然我的确很想,但还是会提前征得你的同意。”
  
  苏黎这才放下心来。
  
  陆宴北带着她,两辆小汽车行驶了一个多钟头,到了海港。
  
  虽然江城离海边不算太远,但苏黎从未到海边玩过。
  
  对大海的记忆,还停留在早年留学出国时乘坐的轮船。
  
  只觉得大海浩瀚,无边无际,人飘在海上,渺小如一粒尘埃。
  
  远远看到军舰模样的“轮船”,苏黎突然明白过来,“这该不会就是贺督军的那支海军?”
  
  “聪明!”陆宴北看着她,优雅一笑。
  
  可苏黎越发吃惊,“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带你出海玩玩。”
  
  苏黎皱眉,又感慨这人做事越发没谱了。
  
  军舰上都是水兵,她一个女人,怎么能上这种地方?
  
  而且,军舰出海肯定是有军务执行,她跟着做什么?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里是属于津南的地盘,他公然带着自己过来,不怕被贺大小姐发现?!
  
  “走吧,先带你换身衣服去。”
  
  陆宴北带着她下车,走向港口一栋小楼。
  
  苏黎本以为,她是要换一身裤装。
  
  谁知,陆宴北给她拿了一套女式军装。
  
  “我穿这个?”
  
  “嗯,这样跟在我身边方便一些。”
  
  苏黎这才明白,原来他还是有所顾及的,所以要她扮成女军官。
  
  陆宴北准备的很充分,除了军装外,连束胸的白布都准备了。
  
  男人拽着长布一边,苏黎按着另一边,在他揶揄含笑的眼神中,她一圈一圈转过去,直到被男人抱满怀。
  
  顺势亲了一口,陆少帅歉意地解释:“军舰上都是男人,看到一个女军官肯定会多瞄几眼,你身材太好了,须得藏一藏。”
  
  话落,又说:“可能会不舒服,晚上睡下后就解开。”
  
  苏黎粉面羞红,推开他,将束胸整理好,确保不会散开,才套上衬衣。
  
  等把军装穿好,陆宴北细细端详了下,点评:“英姿飒爽,不错!”
  
  苏黎一直很羡慕宁雪迎,脑子里的确幻想过自己穿军装的样子,没想到,这一天还真来了。
  
  不过,欣喜过后,她还是忐忑:“你确定这样没问题?”
  
  男人牵她出门,“跟在我身边,你只管放心,这次带你出去,也不光是游玩,你好好把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