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93章 新任务!

  “你们几个,在嘀嘀咕咕什么呢?”
  就当王承柱疑惑地挠头抓耳时,旅长已经从台上下来了。
  丁伟一瞧,当即让众人闭嘴不要再说了,然而,旅长是谁,都说戴眼镜的有文化,脑子转得快,陈更一看几个老小子脸色不对,就知道有事儿瞒着他。
  “怎么回事,丁团长!”旅长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丁伟。
  旅长这话虽然没啥,可旅长终归是旅长,这句话就相当于在质问丁伟,丁伟作为下级就得回答。
  可丁伟也是贼得很,他眼珠子一转,当即辩解道:“旅长,没什么,我在夸奖柱子呢。”
  旅长登时就道:“扯淡!当我眼睛瞎么?我一看你们的眼神就知道有事瞒着我,快说,赶紧的。”
  旅长眼睛可是雪亮啊,他见丁伟有点支支吾吾,当即就追问旁边的二营长,“说,你们刚才在讨论什么。”
  那营长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还下意识地看向丁伟,登时就被陈更瞪了一眼:“说啊,看他干什么。”
  那营长被吓得一哆嗦,只得如实回答:“报告旅长,刚才有通讯员报告,说一台车床出现在阳县。”
  “车床?什么车床!”旅长一听这名词,顿时眼前一亮,开什么玩笑,他一旅之长,哪会不知道什么是车床?
  “唉!”
  丁伟一见旅长脸色不对,得了,他知道瞒不住了,没办法啊,只能将新一团偷运车床的事儿讲了出来。
  陈更一听竟是这么一回事,他是忍不住地打量众人,还道:“你们新一团要车床干什么,既然去到人家修械厂了,搞点装备回来它不香吗?老实讲,还有什么事瞒着我,要是敢说半句假话,让我查出什么事来,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啊。”
  丁伟一听,又是叹了一口气,得了,本以为瞒着旅长还好一些,现在旅长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再隐瞒下去,那就是知情不报,违反纪律了。
  当下,丁伟无奈地给了那个营长一个眼神,眼神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这事儿让营长去说,丁伟感觉自己说出来,心会更痛。
  二营长见状,只能将新一团要制造炮弹的事儿说了出来。
  “嘿!”
  旅长一听完,整个人都一哆嗦,他先是看了看丁伟,又看了看王承柱等人,忽然竟爽朗地大笑了起来,还夸赞道:“可以啊!你们新一团都会自力更生了,嗯,很好!很好!看来王承柱同志留在你们新一团,是很值得庆幸的事儿!”
  旅长说完,眼神又打量了一下王承柱,又道:“王承柱同志,你真是奇事一件又一件啊,好好搞,搞起来!”
  王承柱忙地点头,不知为什么,他感觉旅长这话中有话!
  旅长说完,随之扭头看向丁伟,就道:“你,跟我过来一下。”
  “是!”
  丁伟一听,顿时脸就黑了下来,得了,他知道自己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要发生。
  无奈,丁伟只能闭了闭眼,咬着牙跟着旅长到旁边别处说悄悄话。
  旅长和丁伟一走,几个营连长忽然就叹起气来,王承柱也不知道这些家伙在叹气什么劲儿,就问道:“几位领导,你们叹气干啥,旅长刚才不是笑哈哈呢,估计事儿的严重性不大吧?”
  “大你个球球哟,我的柱子兄弟啊,你还不知道旅长的性子吧,旅长这是看上咱们的车床咯。”一个带着川音的连长忍不住地嗔怪了一声。
  “啥?看上咱们的车床了!”
  听到这话,王承柱都惊呆了,很快,他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日了,日了,真是日了!旅长这是趁火打劫啊!这旅长的性格咋就跟电视剧里一模一样呢!
  王承柱之前就没怎么在意旅长的脾性,毕竟平日里没啥联系,可现在看来,似乎新一团要大出血了。
  果不其然,真是果不其然!
  只见远处的旅长正和丁伟有说有笑,很快,丁伟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团长,你咋了……”王承柱皱着眉头,试探性地问道。
  丁伟登时瞪了王承柱一眼:“还能咋滴,得了,旅长说了,要是咱们团搞出了炮弹,第一时间要向他汇报。”
  “咳咳……”
  王承柱咳嗽两声,以此化解尴尬。
  丁伟这话已经很明显了,旅长这是看上了新一团的炮弹制作小工厂了,什么第一批炮弹出来了就要打报告,说白了,想打劫就明说……
  表彰大会持续一个多小时,终于结束了下来,旅长是开开心心地骑马离开了,而王承柱等干部,都被召唤到了新一团指挥部中。
  丁伟要找部下商议车床的大事了!
  连级以上的干部都在,王承柱也跟着在指挥所,他之所以能在场,只因为他是偷运车床计划的发起人,对这件事了如指掌!
  而此刻,新一团得到侦查员最新消息,这帮土匪居然要拿车床去阳县卖!
  所以丁伟召集人过来商议,如何把车床搞回来,不惜一切代价!
  “团长,这事儿让我去吧,我是阳县人,对那个地方很熟。”
  “团长,让我去,我知道阳县地下的黑市,这帮土匪既然拿的是黑货,就不会摆在明面上卖,还是让我去吧!”
  丁伟一说完情况,很多干部就自告奋勇地想去阳县执行任务,王承柱站在旁边,都有点插不上嘴。
  丁伟已经注意到王承柱了。
  丁伟让众人安静,随之就道:“柱子,以前你可是抢着任务去做,怎么这个时候不说话了。”
  王承柱抿了抿嘴,笑道:“团长,车床他们都不懂,我想团长心里已经有这次任务的人选了吧?”
  丁伟一听,得了,心想这小子说话是越来越老成了,居然跟他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虽然如此,但丁伟还是不得不说道:“嗯,不错,这次潜伏任务还得你去做,毕竟只有你懂车床,他们几个都不行。去吧,任务就交给你了。”
  “是!”
  王承柱就知道丁团长会将任务交给他,确实啊,车床运输可不简单,土匪不会傻到拿着车床零件去卖,肯定是胡乱拼凑起来了。
  所以让不懂行的人去干这事儿,就算得到了车床,说不定也会中途出问题,磕磕碰碰万一就散架了,责任谁来负?
  而王承柱就懂了,让他去,确实是明智之举!
  “放心吧团长,王承柱保证完成任务!”
  对此,王承柱信心满满地点头,敬礼。
  然而,丁伟却道:“唉!如果实在搞不回来,就算了,你务必要注意人身安全,别回来的时候丢了身上的零件。”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