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104章 货不对主

  一张大大的黄纹雕花圆木桌,桌上放着赌牌,桌旁坐着几个汉子,此刻,这些汉子正一脸惊恐地看着闯进来的王承柱。
  王承柱看了他们一眼,眼神很快就定格在桌子正前方!
  张大彪居然也在这里!
  只见此刻他一身地主老财的打扮,正拿着一把枪顶着坐在正位上一动不动的中年男子的脑袋,张大彪旁边还有一个带着头巾的年轻人,年轻人依附在张大彪身边目视着四周,他显然是张大彪带来的。
  再细看那中年男子,年近五十的年纪,带着瓜皮帽,穿着华服,他能坐在主桌上做东,显然身份不凡。
  饶是此时张大彪站在旁边拿着枪顶着他的脑袋,他脸上的表情似乎也一点儿都不惊慌。
  再看四周,六个枪手拿枪对着张大彪的脑袋,显然,这些枪手都是中年男子的手下,一旦张大彪乱动,他们就会开枪射击。
  王承柱看得出来,自己刚才没进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发生了状况,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张大彪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是去独立团了?怎么会在这?
  王承柱心中疑惑。
  而此刻张大彪也是一脸懵逼,王承柱,他怎么也来了?难道他也有任务来阳县了?
  “柱子,怎么是你?你咋来了!”张大彪惊讶地问道。
  王承柱看了一眼燕双鹰,只见燕双鹰向他示意了一下眼神,那眼神已经很清楚,张大彪手中劫持的人,正是李老八。
  对此,王承柱用手指了指李老八,“我们也是冲着这个家伙来的,张大哥,难道你也是?”
  张大彪一听,明白了,感情王承柱也是来找李老八谈事,当下他就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他看了看四周几个枪手,就道:“看来大家都来得是时候啊,正好一起把事儿解决了。”
  “几位兄弟,我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要如此大打出手?”
  这时候,那被张大彪劫持的中年男子说话了。
  张大彪皱着眉头道:“让你的人放下枪,不然一枪打爆你的头。”
  被挟持的正是李老八,李老八此刻都有些懵逼了!
  刚才打着牌,正庆幸时,同一桌打牌的张大彪忽然就掏枪指着他的脑袋,紧接着就是外面一阵乱糟糟,随后王承柱等人就破门而入了。
  李老八做的是黑色生意,手上难免沾了点血,仇家自然不少,他以为这是一伙人,没想到却是两伙。
  此刻,人家的枪顶着他的脑袋,李老八一时有些惊慌了起来。
  “几位,你们是哪条道上的,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李老八虽是心里惊慌,但表面上还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
  张大彪直接给他比划了一个“八”字的手势,当这个手势一出现在李老八的面前,顿时,他从容淡定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登时瞳孔都放大了,一副表情显得惊恐万分。
  “八……八路,你们是八路?”
  李老八还以为是江湖帮派,没想到居然是八路,这让他不得不害怕!毕竟他下意识地想起了这几天要做的一场买卖,买卖就与八路有关!
  “嗯,现在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老实回答就是!”张大彪见他怂了,当即就问。
  然而,李老八似乎一副很不配合的模样,居然还说道:“我和你们八路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你要问也不用拿枪指着我的头吧?”
  “少废话,最近你们接了一单生意,那个卖主在哪里,快告诉我,否则我一枪嘣了你。”
  “卖主?”李老八一愣,他随之他就假装不懂地摇头,“什么卖主,我不知道,我只是个生意人,每天生意多的是,我哪里都清楚?”
  张大彪能看不出这家伙在装傻?当即拿枪狠狠地戳了一下李老八的脑袋,一副威逼的模样。
  在生命受到这样的威胁下,李老八终于只能全部交代了出来。只听他说:“那个卖主说搞到一批山货,是从你们那儿抢来的,都是好东西,出的价格还很高,我当时没多想,于是就接了这单生意。”
  张大彪一听,登时大骂开来:“什么山货,那是我们打鬼子据点缴获的十支步枪和四只驳壳枪,还有一挺歪把子,几百颗子弹。他娘的居然敢半路抢我们的东西,当我们八路是好欺负的!”
  李老八被吓得一跳,忽然就拱手求饶:“这位兄弟,这不关我们的事啊,是他带货过来的。”
  张大彪又道:“那你们什么时候和他交货,在哪里交货?”
  李老八咬了咬牙,最终无奈说出:“几天前,我和他商定一周后在六陈码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得了!张大彪知道了自己的东西的下落,这才放心下来,与此同时,他看向王承柱而去,显然,王承柱也是来找李老八的,正好让王承柱也问问。
  而此刻,王承柱都懵逼了,不错,他这次也来追这批货的,只是,怎么听着不对呢?怎么就变成了贩卖军火?不应该是车床才对?
  对此,王承柱就道:“李老八,我问你,你最近有没有接到一单售卖车床的生意,就是那种工业车床,你应该懂吧?”
  李老八皱了皱眉头,不错,他是黑色生意的,什么玩意没见过,对于王承柱提到的车床,他很是吃惊,还说道:“这位兄弟,我近段日子没听说过什么车床之类的啊,车床这东西体型巨大,不像枪支弹药容易隐藏,所以我根本就不敢接这种生意,毕竟不好出手。”
  王承柱一听,得了,没有!居然没有!
  难道是这家伙在说谎?
  当即,他也把伤口对准了李老八,李老八一看到,登时吓得腿都软了不少,不断地向王承柱拱手求饶,一副很是委屈的模样。
  “可恶!那真是奇了怪了!”
  看到这家伙一副诚恳的样子,王承柱知道这家伙没有说话。
  那么问题就来了,车床不是出现在阳县嘛?怎么现在又不见了?
  王承柱一提到车床,张大彪顿时明白了过来,感情王承柱来阳县是为了寻找遗失的车床啊!
  想当初他在新一团的时候,王承柱搞了两台车床,其中一台在回来途中被土匪劫走了,丁伟是大发脾气,下令要全力寻找遗失的车床。
  可没想到新一团又遇到了武藤联队的进攻,随之就是梅岭战役爆发,寻找车床的事儿就耽搁了,现在鬼子撤退,新一团又开始寻找遗失的车床。
  张大彪虽然到了独立团跟李云龙混,可他也是新一团走出来的兵,换句话说,新一团的事就是他张大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