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16章 团长走好!

  “新任务,30日内完成炮兵班编制职务任务……”
  这个子任务,王承柱显得有些懵,编制职务是啥?但很快,王承柱就反应了过来。
  职务,那不是安排这些新兵战士的职位嘛?炮兵班还能有啥职位?也就那几个:炮长,指导员,炮手,最多加两名炮兵背炮弹。
  基本大致的编制就是这样了,一个战斗炮班有七个人组成,炮长(班长):负责接受传达指令,一炮手(副班长):负责瞄准目标与攻击,二炮手:负责开闭炮膛与检查并报告后座量,三炮手:负责装定引信与装填炮弹,四五六炮手:负责擦拭炮弹与搬运炮弹和挑弹壳儿。
  现在新一团就只有掷弹筒,所以打炮的程序压根就没有那么复杂,换句话说,这个子任务几乎没什么难度。
  “柱子,发什么呆呢?”
  这时候,张大彪发现王承柱居然发呆在那儿,以后他是不是高兴过头了。
  王承柱登时回过神来,就道:“没啥没啥。”
  张大彪见王承柱没事,这才轻轻地拍了拍王承柱的肩膀,笑道:“嗯,那这个炮兵班就交给你了,好好搞,搞点成绩出来,别给你大哥我丢脸。”
  “是!”
  王承柱当即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张大彪既然认他做老弟,往后肯定少不了他的好处,想到张大彪往后跟着李团长走南闯北打天下,王承柱心里开始有些担忧,团长马上就要走了,往后自己还能和团长一起打鬼子吗?
  这个问题,王承柱此时还纠结着。
  同时,王承柱又道:“大哥,能不能在这帮新兵里帮我问问有没有‘了解炸药’和‘铁匠出身’的战士,我想成立一个炮弹研究小组。”
  “炮弹研究小组?”
  张大彪皱了皱眉头,显然,他也听说王承柱搞出了炮弹图纸,如果王承柱这事儿在一个月前提出来,他会笑王承柱不知天高地厚,但自从陈瑛拿走了迫击***纸后,他就开始相信王承柱真有过人之处了。
  故而,他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放心吧,这事儿包在大哥身上,咱们全团几百号人,总会能找到几个。”张大彪拍着胸口爽朗地道。
  时间在流逝,没过两天,王承柱就收到了团部通讯员的口信,团长已经和丁团长碰上面,交接工作开始,李团长很快就会离开新一团。
  正如王承柱所料,团长直接被撤职到后勤部被服厂干活,想想团长要在被服厂里待一段日子,后面才去了独立团。
  王承柱心里就在想,如果不跟团长一起混,就跟不上亮剑剧情的发展轨道,跟不上轨道,就别提什么未卜先知了,只有跟在团长身边,他才能发挥未卜先知的能力。
  这次打炮楼的剧情在电视剧里是没有的,所以王承柱不敢保证往后还能遇到什么样的突发事件。
  团长马上要走了,张大彪自告奋勇地集结了整个团的战士为团长送行。
  似曾相识的一幕发生了,张大彪让人牵团长的马,正巧王承柱就在马槽旁,对于这种能跟团长亲近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夏庄村口,全团战士包括新兵营都集结在这里,众人分成两排站在左右两旁,目送着团长离开。
  此时此刻,王承柱牵着团长的马站在团部指挥所门口,没过多久,李云龙便和丁伟从里面肩并肩地走了出来,当看到丁伟的那一刻,王承柱差点没惊讶地掉了下巴。
  太像了!简直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这丁伟团长的容貌居然跟电视剧里的演员几乎一模一样,那浓眉大眼,那精巧善辩的小嘴,简直像得不能再像。
  尤其是还背负着双手的那一副神态,王承柱仿佛又看到了丁伟在帮李云龙围点打援的时候的画面。
  王承柱依稀记得,不久之后,李团长的大老婆要被山本小鬼子掳了去,团长义愤填膺,怒发冲冠为红颜,率领着独立团攻打平安县城,那一场仗还真不容易打。
  小小的山本甚至连太原的小鬼子都惊动了,没有丁伟等革命友军鼎力相助,李云龙也拿不下平安县城。
  所以,面对这位丁伟丁团长,王承柱还是十分敬畏的。
  “两位团长好!”
  当即,王承柱迫不及待地向两位团长敬了一个礼。
  “柱子,喊啥呢,我以后不是团长了,你他娘的得叫我李厂长。”
  李云龙一出门就瞅着王承柱来气了,同时,他也看到了一路都是目送他离开的战士们,顿时间,内心不由得五味杂陈。
  随之,团长大大咧咧地嗔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呀?送我啊,解散,解散。有什么好送的,又不是去当上门姑爷。”
  丁伟面不改色,眼神扫视了一下众位战士,忍不住地就道:“老李啊,你这就是不近人情了。你要走了,这是同志们的一点心意嘛。”
  “他娘的,人要是倒霉,放屁都砸脚后跟。你说我有什么错?不就是没从正面突围吗?
  从他娘的哪个方向突围不是突围啊?老子干掉坂田,不给我嘉奖也就算了,反倒给我降了职。你说说,我这到哪儿说理去。”
  丁伟又道:“行了,老李,你就别发牢骚了。不就降职吗?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还可以在后方休息一下。你放心吧,总部首长忘不了你,不定哪天你就官复原职了,新一团早晚是你的。”
  二人边走边说,王承柱牵着马跟在团长身后,旁边是张大彪,王承柱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就像电视剧里后面牵马的那个群众演员。
  这,简直太神似了。
  这时候,李云龙却不以为然,又哼声哼气地道:“老丁啊,你小子别站着说话不腰疼。降职没什么,哪怕让我当个连长呢,他娘的竟然让我到被服厂当什么厂长。那是爷们儿干的活儿吗,这不是逼张飞绣花吗?”
  这番话,看似搞笑,可全团战士们都没笑得出来,丁伟无奈地摇了摇头,随之大喝一声:“新一团全体注意,向老团长敬礼!”
  “唰唰唰!”
  登时间,全体所有战士目送着李云龙,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有的战士甚至眼眶都湿润了,有的战士更是咬紧了牙根,各个心里都在想,团长这一走,啥时候能够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