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67章 旅长来看咱们啦!

  “旅长好!”
  众人纷纷朝着戴眼镜的旅长敬礼,他们此时内心无比的激动,不得不说,他们才进来没几个月,就有幸见到旅长真容,着实不易。
  尤其是赵阿大,憨得一批,居然敢主动上前和旅长握手。
  旅长见炮兵班的战士容光焕发,精神抖擞,是一边握手一边夸赞道:“嗯!很不错,刚刚我听丁团长说了你们的奇闻,今天你们打得非常好,咱们旅有这样的兵,是组织的楷模,是民族的荣幸。”
  “嘿嘿!”
  李华兵等人咧嘴一笑,笑容更是像一朵花儿一样。
  旅长又道:“你们班长怎么样了?”
  顿时间,炮兵班等人脸色就暗沉了下来,李华兵更是报告道:“报告旅长,还不知道,还在里面呢。”
  而正巧这时,帐篷门帘被人拉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军医走了出来,登时,所有人蜂拥而上,炮兵班的战士们更是急不可待地询问王承柱的情况。
  只听那老中医说:“目前观察不出什么,但看样子是因为劳累过度,晕过去了。”
  “啊?”
  丁伟等人愣了愣,劳累过度?不应该吧?刚才王承柱可是头疼得厉害,怎么检测不出来呢?
  丁伟忙地道:“医生,这小子刚刚轰了小鬼子指挥部,这战功还没记上呢,可千万别出什么事。”
  那医生点头应允:“丁团长放心,我们会好好观察他的情况,只要他有任何反应,我们都会上报。”
  “好!”
  丁伟连连点头,同时,一帮人挤进了帐篷当中,帐篷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众人看到了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王承柱。
  “唉!等这小子醒过来,我要亲自在全旅面前表彰他的英雄功勋,还要上报师长。”
  旅长瞧了瞧王承柱,很是坚定地道。
  丁伟等人点了点头,丁伟忽然就道:“旅长,王承柱这次还带回了坏消息,不知道旅部师部怎么决断?”
  显然,丁伟口中指的事儿,就是那支渗透到我方根据地的小股敌人。
  旅长显然颇有见解,还道:“师部已经知道此事,我们也会尽快查清楚。小鬼子一直以来都有特务潜入我们根据地,这是不容忽视的潜在危险。”
  “好了,我去看看其他的伤员,你们新一团这次战斗损失惨重,小鬼子又突然撤退,这事儿,值得我们深入研究。”
  “是!”
  丁伟等人目送旅长离开了之后,随之就向炮兵班的战士下令:“照看好你们的班长,这小子什么时候醒过来,再告诉我。”
  “是!”
  当即,李华兵等人纷纷点头。
  然而,事出突然,让所有人不解的是,王承柱直接昏迷了三天!
  三天后的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缕寒风掠进了帐篷里,王承柱本紧闭着的双眸,登时睁开了。
  “哇操了……”
  王承柱一醒过来就感觉到口干舌燥,脑门还颇有些余痛,他起身抬眼看了看四周,黑压压一片,除了临床病人的呼噜声和外面呼啸的寒风,没有任何其他的异动。
  “奶奶的,这什么几把系统,不是把我当实验小白鼠使唤吗?”
  王承柱只是本体昏迷,但他的灵魂意识尚在,所以这几天外界发生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
  仗打完了,王承柱暂且不管,但系统这次给他整的这一出,真的让他很难办!
  他很生气!甚至很想用头撞墙,一死百了算了!
  狗日的系统一点都不人道,居然还有不能透露剧情的说法,按照这样说,自己打不了小报告,亮剑里要死的人,还得死啊!
  “马勒戈壁!操-蛋!”
  生气之下,王承柱一拳砸在床板上,登时砰的一声响。
  这一响,直接吓醒了睡着的病人们,登时帐篷里声音四起,所有病人都看向王承柱而来。
  “咦?王班长,你没事了?”
  “老王,你他娘的终于醒了!”
  这个帐篷里,住的都是新一团的伤员,王承柱昏迷了三天,忽然半夜醒过来,众人自然很是吃惊。
  王承柱也没意识到会吵醒大家,当下解释道:“嗯,我没事,就是头疼昏迷了过去,现在醒来,除了口渴,并无大碍。”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你可不知道,张营长和炮兵班的同志天天来看你,可都盼着你醒过来呢。”
  王承柱又怎能不知?
  “嗯嗯,我都知道,你们接着睡吧,大晚上吵醒你们了。”
  而当他刚说完,忽然脑海里就传来了系统妹子软绵绵的声音。
  “恭喜宿主重启系统,欢迎继续冒险,努力加油干吧~”
  “去尼玛的!干,干泥马勒戈壁!”
  王承柱当着众人的面,忽然大吼一句,吓得旁边的伤员们都一愣一愣的。
  那系统提示音也没有回答,王承柱本还想继续发脾气,可旁边的人都看着,他只能作罢。
  王承柱心里就在想:这踏马的什么系统,是哪个混蛋发明的,他看小说的时候,人家主角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
  紧箍咒,系统还真想得出来,日了!
  夜已深,伤员们也没多聊几句,大家很快就再次进入梦乡中。
  翌日。
  “王班长?王班长?”
  王承柱正睡梦间,一个如黄莺一般的妙龄少女的声音将他唤醒,眼睛一睁,小麦色的小脸蛋就露在了王承柱眼前。
  王承柱虽然身体不能动,可意识尚在,所以当这个穿着军装,带着医护军帽的女人出现后,他下意识地就喊:“小桃护士,麻烦你了。”
  阮小桃,年龄十九岁,长相柔美,可就是矮了点,身高也就一米五八左右,但她一双灵动的眸子却如一江秋水,眨动之间,颇具丰艳之美。
  她早些年在沈阳卫校读书,学过一些药理医学知识,抗日战争爆发之后,毅然和同班同学一起参加八路,成为一名光荣的革命战士。
  虽然不能像男儿郎一样拿枪上战场杀敌,但她们在后方医院治好不少的伤员,为抗日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阮小桃作为这个帐篷的医护兵,已经照顾王承柱三天了。
  让阮小桃有些意想不到的是,王承柱一醒过来就叫得出她的名字,不说别的,说明王承柱脑子没有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