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72章 被阴了一枪

  “班长!那家伙在哪里啊!”
  “班长,阿大的尸体都快被糟蹋坏了,不行。我要把他抢回来!”
  院子里,李华兵等人眼睁睁地看着赵阿大的尸体被敌人用子弹蹂躏,他们怎能不着急,纷纷提出要抢回尸体。
  王承柱看他们这么冲动,心里也百般理解,可是,眼下要是冲出去,这不是正好中了鬼子狙击手“抛砖引玉”的诡计么?
  对此,王承柱语气严肃地命令道:“不可!你们一露头就暴露了,他巴不得等咱们出来。”
  “这……”
  李华兵等人愣了愣,很快,他们都明白了王承柱的意思,但看着死去的战友尸体还要被敌人蹂躏,这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敌人间隔几秒放枪,枪枪打在赵阿大的尸体上,上身好几个子弹枪口,可怜的赵阿大死了还要被这样折腾。
  炮兵班的战士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正如王承柱所说,一旦露头就中了敌人的诡计。
  “他奶奶的!”
  此刻,王承柱躲在牛棚里忍不住地暗骂一声,是的,他此时正不断判断敌人的位置,可地图实在太大,一时间很难确定狙击手在哪个位置。
  虽然知道子弹来的方向,但对面是杨村外面和山头,谁知道这狙击手躲在哪里。
  换句话说,一个敌人的目标实在太小了,需要不断查找。
  同时,让王承柱十分纳闷的是,现在是夜间,小鬼子特工队是怎么瞄得这么准?
  毕竟他可记得,就算是最早的红外线夜视仪也是要到43年才投入战场使用,小鬼子特工队是怎么在夜间锁定目标的?还打得这么准!
  一堆问题随之而来,更让王承柱难以接受的是,地图上显示山本一木的标记慢慢走远,很显然,山本一木已经开始撤退了。
  这样搞下去,可别被一个狙击手耽误了时间,让山本一木这狗日的逃走了。
  当即,王承柱心生一计,随之忙喊道:“李华兵,杨小喜,带上掷弹筒跟我来!大飞留在此地牵制对方狙击手,千万不可以露头。”
  “是!”
  虽然李华兵等人不知道王承柱要搞什么,不过他们也纷纷点头应允。
  当即,王承柱悄悄地走到牛棚后面,翻过棚子直接跳出了院子,李华兵带着掷弹筒跟在其后,杨小喜则带着一箱炮弹紧跟上来。
  一路撤出来,敌人的狙击手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王承柱等人,还不断地在院子里放枪。
  到了院子外面,枪声已经弱了很多,王承柱打开地图快速锁定山本特工队的位置,发现这帮人已经撤到了杨村后山去了,距离这里都有七百多米。
  七百多米,已经大大超出了掷弹筒打击距离,王承柱不想错过这次好机会,四下一看,眼睛很快就定格在了村里的一处马棚中。
  马棚拴着几匹战马,王承柱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解了马绳,对着李华兵二人说道:“骑马跟我来。”
  “是!”
  李华兵二人纷纷上马,一时间,三匹快马直接出了村,一路出来遇到不少独立团的同志,独立团的人本还想追问干什么去,可还没等话说出口,马儿已经离他们十几米远了。
  “驾!”
  “驾!”
  村口外面,王承柱策马奔腾,三匹马直往后山飞奔。
  “砰!”
  然就在王承柱赶路之时,虚空又是一声枪响。
  王承柱下意识就道:“狗日的,又被这家伙盯上了!”
  “是神枪手吗?他在哪里,他在哪里!”李华兵和杨小喜紧跟其后,也许是因为骑马的缘故,敌人狙击手这一枪并没有打中他们。
  王承柱四下观察道:“你们没事吧?没事跑快点,别让这小子放黑枪了。”
  “是!”
  李华兵等人当即挥着马鞭拍马加速。
  很快,不过几分钟,王承柱已经来到了杨村外的山脚下,王承柱一看地图,发现距离特工队不过三百米了,他也不管什么狙击手,一下马就朝着李华兵招手:“把炮架好。”
  李华兵忙地点头,下马架炮。
  等李华兵把炮架好了之后,王承柱亲自操纵迫击炮,按照地图上给的坐标距离,快速确定敌人的准确位置。
  没过几秒,王承柱已经确定了敌人的位置,当即道:“好了!炮弹给我!”
  “刷!”
  杨小喜早就准备就绪了,当即把炮弹递了过来。
  王承柱把位置调好,拿起炮弹就往掷弹筒里面塞。
  “噗!”
  “咻!”
  天边一阵硝烟掠过,只见炮弹已经打了出去。
  “砰!”
  果不其然,往前几百米的后山处,登时响起了一声炮响。
  紧随之,王承柱当即观察地图,发现敌人的标志暗淡了一点,很显然,他这一炮又打中了!
  看到这一幕,王承柱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两个同志刚被打死,他要报仇!
  “狗日的!再给我炮弹!”
  当即,王承柱再次瞄准位置,准备发起第二次炮击。
  “是!”
  杨小喜连忙点头,当即拿着炮弹递过来,王承柱快速地接过炮弹,但,就在他刚要把炮弹打出去的时候。
  “砰!”
  虚空又是一声枪响,一颗7.66mm的子弹,瞬间没入了王承柱后背,登时,王承柱只感觉胸膛一阵剧痛,紧随之,手一抖,炮弹脱手落在了地上。
  他暗骂一声,扭头指着后面一片山林,叫骂道:“狗日的,那家伙在后面!”
  王承柱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是被敌人阴了一枪。
  这一枪可真疼,第一次被子弹打中的感觉竟然是这样的,就算他现在还想继续打炮,可双手已经有点失去知觉的状态,压根就没办法继续任务。
  “他娘的,他到底在哪里,在哪里!”
  李华兵一急,掏起腰间的驳壳枪对着眼前一片山林不断放枪,他乱打一通,根本就没有一个准确的目标。
  “噗通!”
  随之,二人就看到王承柱班长瞬间瘫倒在地上,二人很快就看到了王承柱后背的伤口。
  “班长!”
  “这……”
  李华兵睁大了眼睛,忙地俯下身子扶起王承柱。
  而此时此刻,王承柱的意识还很清醒,这颗子弹并没有打中他的要害,他现在只感觉浑身很难使得上力气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