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13章 王承柱训话

  “柱子哥,这炮弹你还能研究出来?太牛了吧你?”
  另一个战士也瞅了瞅桌上的图纸,忍不住地惊叹一声。
  王承柱淡然笑道:“哎,瞎搞而已,随便画画。”
  自从穿越到现在,系统给的东西他还没有弄出来一个,所以他对自己也没有多大的信心,自然不敢把话说的太满了。
  如果真的让他研究出炮弹制作,往后新一团就可以自己组建一条生产线,无论规模大小,哪怕是一个月造出一两发炮弹,也已经足够了。
  王承柱心里不想让打炮楼伤亡了这么多战士的场景再发生,他只能以自己微薄的能力,将伤亡降到最低。
  其他部队他管不了,但现在在新一团,王承柱自然要发挥好自己的本事。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张大彪已经牵马来找他了。
  这次招募的新兵都集合在夏庄以南十二公里的小陈村,张大彪要亲自过去视察,同时,也带上了王承柱。
  新兵入伍,首要任务就是了解八路军是什么,什么是革命斗志意识,最后才到新兵训练,然后再正式编入各营连级单位。
  当然,前面的政治工作张大彪都让营级指导员去教导了,那么新兵入伍,张大彪自然要到场说几句话。
  小陈村村口外,这几天新一团招的新兵都汇聚在了这里,通过点数归整,这次新兵有三百三十人。
  这些人都来自各乡各镇,穿着不一,有的甚至还牵着家里的马一起来参军。
  “大彪!经过筛选,这次募兵总共有三百三十人,他们已经在等您讲话呢。”
  这时候,二营长带着两个指导员走了过来,同时,汇报了一下情况。
  张大彪抬头看了看村口站成几排的新兵,就道:“嗯,我们现在过去吧。”
  “同志们!欢迎你们加入我们新一团,我想大家都知道新一团吧!”
  张大彪站在村口前,看着跟前的三百多名新战士,兴致激昂地高呼道。
  “知道!”
  “我们早就听说李团长的大名了,一炮干掉了小鬼子的指挥部,真了不起!”
  登时,新兵们一阵一阵地高呼,可见其热衷的革命战斗意志是多么的坚定。王承柱看着这些灰头土脸的新兵蛋子,心里不由有了一番感触。
  今年是庆祝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国庆阅兵的时候他也去了,虽然只是在外场远远地看着,但能看到中国军队从无到有,从小米加步枪到东风-17弹道导弹,王承柱内心都忍不住地燃起一腔热血。
  穿越前他没有当兵打过仗,来到这里,他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革命艰难,什么叫革命意志,二十一世纪的光鲜亮丽是用这些穿着单薄,灰头土脸的战士的血肉一点点换来的。
  虽然他们各个看着有点傻里傻气,但王承柱一点儿也笑不出来,这些都是战友,换句话说,都是前辈。
  “王承柱!过来。”
  就当王承柱感叹之时,张大彪忽然朝着他招了招手。
  王承柱赶忙上前,张大彪就向着全体新兵战士解释道:“各位,刚才你们提到一炮干掉坂田指挥部的英雄是谁,现在我就来介绍一下。
  王承柱,他曾是打猎出身,两年前入伍,大大小小也打了不少硬仗,更是一炮干掉了鬼子指挥部。”
  “啪啪啪!”
  登时间,新兵战士们忙地鼓起了掌,同时,一个个眼神炙热地盯着王承柱,似乎,王承柱刹那间成为了全团的榜样一般。
  此时,王承柱有些明白张大彪这么早叫他来的用意了。
  他可是一炮干掉坂田指挥部的炮兵英雄,让他来露露脸,自然能跟提高不少新兵战士的斗志和士气。
  “好了,柱子,跟战士们说几句。”
  张大彪说得差不多了,忽然就把讲话权交给了王承柱,王承柱登时懵了一下,心想我能说什么?能讲什么?
  以前他就是个混混学生,都没怎么上过台讲话,此时,就更加别说当着这么多战士训话了。
  但车到山前必有路,王承柱也没办法,只能硬上。
  “同志们,我……我王承柱没啥本事,也就打炮打得准了点,这次能干掉坂田指挥部,还是多亏了前沿战士拼死杀出了一条血路来。
  战士们用血肉之躯换来了那五百米炮弹距离,没有他们,我也不能一炮轰了坂田指挥部,所以我并不是什么英雄,而那些为我争取时间的同志,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啪啪啪!”
  王承柱脑子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几句话下来,倒是巧妙地燃起了新兵战士们的斗志士气,登时间,鼓掌声连连。
  几百人鼓掌,声音犹如鸿鸣,王承柱这时毫不犹豫地抬起头,一眼望穿跟前的战士们,又道:“抗战仍在继续,我们应当更加努力,不能让英雄的血白流,不能让小鬼子得逞!”
  “不能让英雄的血白流,不能让小鬼子得逞!”
  “不能让英雄的血白流,不能让小鬼子得逞!”
  登时,新兵战士们鼓掌高呼。
  张大彪此时也一脸满意地鼓起了掌,随之,他又走近了过来,喊道:“各位,柱子是咱们新一团的炮手,这次咱们团长让他组建一个炮兵班,只要大家满足考核标准,一并列入炮兵班中,当然了,大家也不用争着进来,只要是打鬼子,就算是拿菜刀也能剁了他们!”
  “是!”
  “是!”
  新兵战士们纷纷响应,同时,有些人也开始私底下讨论了起来,显然,他们似乎很有兴致加入炮兵班。
  但毕竟炮兵班只需要8~10人,他们知道考核难道肯定很高,此时心里都在掂量着自己。
  发完了话后,张大彪便让新兵营的指导员去训话,同时,他就把王承柱拉到了一边。
  王承柱看张大彪神秘兮兮的模样,还没问他干什么,他反倒是急迫地问道:“柱子,你打算用什么方式挑选炮兵啊?我看这些战士各个都想进你的炮兵班,可别到时候因为这件事打起来。”
  炮兵,首先学习打炮要很久,同时上了战场,你只能用炮弹轰小鬼子,不能真刀真枪地往上冲,这对素质不高的新兵战士们,很多都不愿意进的一个兵种行列。
  所以张大彪才想到了让王承柱上台讲话,以他的战绩来煽点战士们的兴趣。虽然张大彪知道肯定会有效果,但没想到效果居然这么大。
  考核科目?王承柱还没有头绪,于是就道:“这个我得好好想想,等新兵们通过了新兵训练营再选。”
  王承柱还真得好好想想,虽然教战士们用掷弹筒很简单,但要论深入一点的知识,那就得用到很多专业经验了,比如如何用手指测量距离,如何把握炮弹的着落点,这些都要学。
  王承柱的炮兵班定义很简单:掷弹筒只不过是随身武器,往后炮兵们终究会使用到各种火炮,所以人才必须要提前培养。
  张大彪见王承柱还在思量,心想也只能这样。
  “营长!营长!”
  便在这个时候,团部指挥所的通讯兵忽然匆忙赶到。
  “怎么回事?”
  张大彪看通讯员脸色不对,忙地问道。
  那通讯员苦着一张脸,一副极不情愿地说道:“团长刚刚从师部开会回来,师长,师长要撤了团长的职。”
  “啥?!”
  张大彪和王承柱都同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