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团长李云龙 > 第0004章 团长请我喝酒

  “彪哥!早!”
  王承柱扭头一瞧,只见张大彪拄着拐杖走来,脸色似乎有些沉重。
  自从突围来到夏庄后,张大彪伤还没好得利索就拉着王承柱拜把子。
  这家伙说一不二,当着团长的面和王承柱喝了结义酒,张大彪年长他几岁,所以称呼王承柱就叫他一声哥。
  张大彪凑上来后,开口就道:“柱子,你小子干嘛呢?在这里发呆?”
  王承柱眼神示意了一下地上摆着的草图,笑道:“这两天我在研究怎么弄个九七式迫击炮呢,这是图纸。”
  图纸?
  张大彪瞅了一眼那张草纸上的手绘图,登时是眼前一亮,只见这图纸画工极好,九七式迫击炮的各个部位勾画得有模有样,甚至旁边还有小字注释,乍一看,就像一件艺术品似的。
  张大彪没读过几年书,当然认不得这图纸。
  张大彪拿起图纸仔细看了看,不由低声佩服道:“柱子!你还真能搞出迫击**纸来啊,嘿嘿,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这本事!”
  王承柱很无奈地摇了摇头,确实,这图纸是他按照系统给的图纸绘制出来的,以前他读大学学的就是室内设计专业,手绘的功夫说不上到位,但也不差。
  虽然有了图纸,但王承柱很苦恼,这两天他仔细地看了看图纸所需要的材料和工具,登时感到犯难了。
  制造一门迫击炮的所需要的技术他有了,但工具和人力却很难凑足,比如这迫击炮管就需要机械车床和熔炉才能打造出来,虽然这时代有人力车床,但王承柱一时之间也难找到这种大型工具。
  简单点说,现在的中国工业技术还很落后,想要独自制造出一门迫击炮,几乎是难于登天!
  “目前我们的技术很落后,短时间还不能搞出来,哎!”
  王承柱仰天长叹一声,心想自己还是太异想天开,这种逆天的技术放在工业技术落后的时代,想搞出点成绩来太难了。
  本以为能造几门迫击炮炸炸小鬼子威风,可现在他就像刚从新手村出来的小角色,拿着一门逆天技术没办法施展一样。
  “哎!走吧,团长叫你呢,有啥问题可以问问团长!”
  张大彪拍了拍王承柱的肩膀,王承柱这才回过神来。
  站起身收好图纸,王承柱就扶着张大彪一路回了村里找团长去。
  一间小土房里,团长李云龙坐在土炕上,炕上摆着花生米和两瓶酒,此时,李团长正眯着眼看着眼前两个站定军姿的家伙。
  王承柱和张大彪刚到,一进门就闻到了浓郁的酒香味儿。
  “柱子,诺,说好的给你半斤地瓜烧。”团长将桌上半瓶酒挪向王承柱的方向,脸色颇有些不舍地道。
  王承柱本人喜欢喝酒,但那是穿越前的事情,现在王承柱穿越到这个家伙身上,自然带了一点自己的特色。
  酒这种玩意儿还是少喝,没穿越前他就是因为嗜好喝酒,被十几任前女友抛弃了。
  酒是他的敌人也是他的知己,既然已经来到这里,王承柱还客气个毛。
  王承柱拿起酒瓶,给团长敬了个军礼。
  “嘿嘿,闹两口。”
  李云龙把自己的酒碗递到王承柱和张大彪面前,嘻嘻笑道。
  这次王承柱一炮干掉坂田指挥部,给团里立了大功;一营长张大彪更是带着突击队撕开了鬼子的包围圈,李云龙自然不会吝啬赏碗酒喝了。
  王承柱当即接过喝了一口,酒香入鼻,一口入肚,犹如蛟龙入海,只感到喉咙辛辣,甚至有点呛。
  但过了片刻,王承柱就感到腹中一阵温暖,甚是舒心!
  这民间自制的地瓜烧果然够辣,够带劲。
  随之,王承柱把碗递给了张大彪,张大彪也是够虎,一口气把剩下的酒喝完了。
  团长登时眼睛瞪得跟虎眼一样,嗔骂道:“嘿,你小子让你喝两口还来劲了,一口把老子的酒喝光了。”
  张大彪才不管,抹了抹嘴就把碗递了回去,一副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王承柱看团长酒碗里没酒了,当即开了手里的酒瓶子,满满地给团长来上了一大碗。
  团长皱了皱眉头,低头抬眼瞅着倒酒的王承柱,咧着嘴道:“柱子,你给我倒酒干啥,那瓶酒是老子送你的。”
  王承柱是什么人?那是二十一世纪拥有大专学历的大学生啊!
  虽然是大学生,但在学校社团里摸爬滚打了一两年,他早已领悟到什么叫为人处世,什么叫讨好上级。
  他可不想拿回去,团长是个老酒鬼,此时不表现表现怎么行?
  “团长,这酒拿回去喝也是喝,在这里喝也是喝,一个人喝也是喝,三个人喝也是喝!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嘿嘿,所以我想和团长一起分享。”
  “嘿嘿!你小子,越来越精灵鬼了,好,大彪,坐下,闹两口。”
  三人坐在炕上,没过一会儿,半斤地瓜烧就给干完了。
  团长很够义气,把另外一瓶地瓜烧也奉献了出来,酒过三巡,三人已经喝得有些醉醺醺得了。
  “柱子,你小子前两天瞎忙活啥呢?听说你要弄个迫击炮出来?”团长吐着酒气,身子依靠在后面的床柜上,一副醉醺醺地盯着王承柱。
  这地瓜烧还是比不上二锅头,喝了半斤多了王承柱也只是觉得脑门有些热而已,并未感到很大的醉意。
  当即,他麻利地拿出了图纸,递给了团长。
  李云龙眯着眼睛瞧了瞧,嘴巴更是巴拉巴拉地吃着花生米,看过之后,他直接把图纸还给了王承柱,就道:“不用看了,你小子画工是不错,但有点异想天开,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现在的情况,想自己弄出门迫击炮来,做梦呢?”
  张大彪忙地附言道:“团长,我觉得柱子就是在瞎胡闹,没有兵工厂,没有人力和工具,几乎不可能,”说着,他还拍了拍王承柱的肩膀,“柱子,咱们战区和你有这样的想法的人很多,可咱们这不是没工具和技术嘛,还是放弃吧,只要小鬼子有啥咱们就抢啥,还用得着自己造?”
  团长很赞同地点了点头,“对!小鬼子有啥咱们就抢啥,咱团本事不大,就他娘的会抢。”